回首頁

別忘了要再點「左上角、左下角」的「回首頁」,更多精采內容要與您分享。

太精彩:北檢【檢察長-邢泰釗】欽點【偵弊高手:出股-吳曉婷】承辦「專遞→存證信函」。「dgz.tw」網站首頁「存證信函」篇。

 

107/05/02「高檢署」最新發文,大震撼:

【新北市政府笑歪了】竄改地籍圖「移位、直立」詐欺,原81年現場拍攝【無“新塔”下方“丘”】的事實證據,完全 未作隻字片語“否認”犯罪,直指『請台端逕洽司法檢調單位』,而「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竟一再“攬案包庇”,“確實可悲”。

每日
Hot load:「周士榆」挺犯罪、邱宅「航照圖」全都錄、地籍圖「移位直立」、「蘇維達」偽公文遞「聲判」。請看「最新看此」篇。

 

▼▼▼▼▼▼▼▼▼▼▼▼▼▼▼▼▼▼▼▼▼▼▼▼▼▼▼▼▼▼▼▼▼▼▼▼▼▼▼▼▼▼▼▼▼▼▼▼▼▼▼▼▼▼▼▼▼▼▼▼

弊案最新進展、隨時更新中、請各位幫忙“督促”「北檢」辦案。【北檢檢察長只忙著查辦其宿敵?對官員犯罪、弊案,想庇護到底?】

請問原本以為會“不一樣的”「賴行政院長」還在嗎?支持「法務部」【不要讓“檢察官、廉政官”不高興】的處理「陳情」模式認同嗎?

▼▼▼▼▼▼▼▼▼▼▼▼▼▼▼▼▼▼▼▼▼▼▼▼▼▼▼▼▼▼▼▼▼▼▼▼▼▼▼▼▼▼▼▼▼▼▼▼▼▼▼▼▼▼▼▼▼▼▼▼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吉股-周士榆】106年度調字第58號,“邏輯錯誤,踐踏法律”。
能成就名聲的〖挑案攻擊〗,市井小民的〖棄之如敝屣〗

 

「達觀鎮社區」工址中部是原「崩塌地」、「大斷層」經過、「電塔緊鄰之後方」就有原「斷層分枝」大呈現,其餘「斷層分枝」已經建案整治,如今已難看到「原貌」,工址中部是原「崩塌地」、「達觀鎮社區」的「中央大道」因而大改道,民國76年「工研院能資所」就嚴重警告「不宜建構房舍」,如今卻能公然蓋成滿山滿谷,超高超大型住宅社區,官商勾結、藐視國法、官官相庇,自民國94年調出「航照圖」後就“證據明確”不停積極提告至今,仍然被「北檢、廉政署」公然以勾結犯罪的「北檢-蘇維達」檢察官已不起訴處分定案、「蘇維達」已不合辦案程序的作案、且用「偽公文、偽證」給「聲判駁回」定案為由,無視一大籮筐的「犯罪事證」。

「北檢-少股-溫祖德」不作為,滿滿數頁,竄改被告、大抄與「訴求、被告、事證」完全無關的「聲判」簽結。「北檢-餘股-梁光宗」僅把“二個”吃案「不作為案號」寫上,躺著「爽結」。「北檢-吉股-周士榆」居然護盤稱:「少股、餘股」二人並無明顯違法、失職,駁回「不作為、亂抄、吃案」的陳情,全力支持「北檢的-檢察官們」就是不用去辦「官商勾結的大弊案」,讓人瞠目結舌。

 

「少股-溫祖德」拒辦弊案,照抄的「聲判全文」,被「周士榆」等十數位檢察官們力挺,還無數次不准提「檢察官評鑑」。

 

「聲判全文」絕非僅會寫「一頁、二句」荒謬「14m2偽說詞」「看到二根舊樁」,就稱: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並無遷移,「不起訴處分」之「蘇維達」傑作。

「蘇維達」勾結團訴律師「陳凱聲」作案,抄其擬的稿,(偽公文偷遞給聲判,轟轟烈烈製造出六大頁「聲判全文」)這並不是「告訴人」所能控制的「勾結、犯罪行為」。

「蘇維達」的48頁不起訴處分書,(除僅一頁的偽說詞及名冊外)更是轟轟烈烈一字不漏大抄別團「高院判」,這又與其承辦的「電塔訴求」無關。

 

 

「吉股周士榆」檢察官有什麼權力稱「少股溫祖德」檢察官「抄聲判、拒辦弊案」並無不法?

「少股-祖德」大抄的「判」黑字

→→75年至92之租約書影本575之租約書即明 公司之764041土地面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之租約書記載 公司承租之上土地面均未改

→→證人「廖國智」稱:「新塔」內“尚見”的「二舊塔樁」,2/3處原先在土裡,為增「新塔」平面地被整平挖低,舊塔墩才會露出。

▼▼▼▼▼▼▼▼▼▼▼▼▼▼▼▼▼▼▼▼▼▼

「北檢檢察長-邢泰釗」、「總統剋星-周士榆」:法律是要講求證據的,「他字案」簽結法則就能恣意「爽用」,拒辦「弊案」是嗎?

「蘇維達-不起訴、聲判-駁回」之「偽公文、偽證」: 請看下圖

如果:「75年至今」→「新塔、舊塔」:「同地號、同面積」之「原地升高」。
請問:“二根”樁「75年至今、原地存在」,「83」年「粗大」新塔「如何迸出」?

再問:「全都錄」的「航照圖」:「舊塔」確實位在「社區外」低下處,「檢察官們」“偏要”說「看不出」、「證據無用」是嗎?

 

台電「葉雲堯」遞「蘇維達」之「偽公文」:

嚴正要求「北檢發言人:總統剋星-周士榆」【正視司法、依法辦案】。
「偽公文:81/12/11」竟知「83年-新塔」面積228m2  ? 地號「76之40、41」與「偽圖-舊塔」也不符。
42+186=228(還缺角).........+14(創造的偽“地標”、又非“緊鄰舊塔”)=正方形。

 

 

因查證「達觀鎮社區」〝電塔〞勾結、詐欺、違建。 【94年調出〝航照圖〞】真相大白,檢附證據,提告「官商勾結-公職人員」。

92年調偵677號『蘇維達-不起訴』僅寫二件事。(一):新塔內看到二樁,證明原地升高。(二):14m2緊鄰舊塔=新塔「新增」面積。『蘇維達』與團訴律師「陳凱聲」製造「聲判」內文。偽公文」:75年至今,新、舊塔同地號=76之40、41「同面積原地升高。

 

新店地政事務所 →「地籍圖線」移位「標的14m2」何來?台電偽圖:「新塔」後方「斷層」、非「層層坡」;「舊塔」在「斜坡」?

 

 

「新店地政事務所」將〝地籍圖套繪地形〞時,往新店市”達觀鎮社區“內移,目地是想把「侵入」架到社區的“新塔”移出“達觀鎮社區“範圍,【偽造新、舊塔是75年同位置】,偽造是「新店區公所」的地,偽稱是合法的。

於是擠縮掉的三角面積,就架高直立,由【丘側變出三角形面積】,所以平面圖的三角形頂端角:『設計的14m2』【筆直、豎立在架高之山丘最頂端】「明確犯罪、事實證據」就在眼前。

 

因為要將“侵入達觀鎮社區”的「新塔」移出,偽裝成合法的「新店區公所」土地,於是在85年描繪「地籍圖」套繪「航照圖」時,將外圍「地形邊界線」向社區右下方「位移」,於是『擠縮掉的地籍圖上:三角面積』架高成五層樓高的「山丘」16公尺高,『擠縮掉的地籍圖上:三角面積』就「直立」起來,再由『丘側:魚目混珠』偽造、設計個『14m2』“說詞”是「新塔」之一小角,當成堆高的『山丘側面』上缺乏「標的」之認證。

【平面的地籍圖上,新塔一小角『14m2』直立到丘頂,這是沒面積的】。(由丘側偽造變出的假象)

 

 

 

「少股-祖德」大抄的「判」黑字

→→75年至92之租約書影本575之租約書即明 公司之764041土地面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之租約書記載 公司承租之上土地面均未改

→→證人「廖國智」稱:「新塔」內“尚見”的「二舊塔樁」,2/3處原先在土裡,為增「新塔」平面地被整平挖低,舊塔墩才會露出。

 

 

蘇維達92/12/15「葉雲堯」發的」偽公文:【75年至92之租約書影本575之租約書即明 公司之764041土地面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之租約書記載 公司承租之上土地面均未改說這公文』。

「台電」自己畫的「偽圖」及「現場」就是舊塔10*10,新塔15.5*15.6,「偽公文」竟然敢寫出【自75年起至今承租的面積地號一模一樣,“從未變過”的原地升高】,因為►►►「 偽證」又稱【75的舊塔位在上層,還未向下開挖】►►►【哪裡會承租83年改建下挖的「新塔」平面地?】........全盤皆假,自相矛盾。

 

 

勾結的〝北檢〞【蘇維達】檢察官:

〝北檢〞【蘇維達】檢察官勾結團訴律師【陳凱聲】,用【偽造文書】包庇吃掉龐大弊案,讓十多年來官商勾結的公職員們,官照升、俸照領、快樂逍遙法外,造成國家司法弊端,造成國家級大損失,就因為〝北檢〞檢察官【蘇維達】犯罪,北檢的檢察官們就要護航包庇,這是可恥【犯罪行為】,十多年來已100~200檢察官們【包庇、簽結】不理。知法犯法,更是【國恥】。

 

 

 

 

 

 

 

 

【北檢「出股-吳曉婷」】能承辦:【專函遞給「北檢檢察長-邢泰釗」的「存證信函」。】想必欽點。
【北檢檢察長-邢泰釗】欽點的【偵弊、高手】:【北檢「出股-吳曉婷」】總該「詳查慎重」回覆吧?

「他字案」簽結「法則」超級好用,「自肥」之偉大發明:【躺著簽結、照抄簽結、隻字不提訴求簽結、有簽結過的案號抄幾個簽結、竄改訴求、竄改被告也能簽結。】不碰、原封不動的 "原"「他字案」,也不用理「訴求意旨」【北檢「出股-吳曉婷」】全「爽」用。

 

「有名有姓」具體指控,犯罪事證滿滿陳列「dgz.tw」網站,「無法理」概念的【「出股-吳曉婷」】套上「未提出具體指謫及相關事證」官方「空洞」文句,「隻字不提」訴求,就能「作掉」案子,太「爽」了吧?

 

►►【「蘇維達」不起訴後,才調出「航照圖」鐵證 : 新、舊塔位在二個山頭,中間隔著「大斷層」,依法提「新事證」。.........北檢狂妄的執法官員們一個接一個「拒辦、不作為」勢必需“國賠”。】

 

 

 

「新店地政事務所」將〝地籍圖套繪地形〞時,往新店市”達觀鎮社區“內移,目地是想把「侵入」架到社區的“新塔”移出“達觀鎮社區“範圍,【偽造新、舊塔是75年同位置】,偽造是「新店區公所」的地,偽稱是合法的。

於是擠縮掉的三角面積,就架高直立,由【丘側變出三角形面積】,所以平面圖的三角形頂端角:『設計的14m2』【筆直、豎立在架高之山丘最頂端】「明確犯罪、事實證據」就在眼前。

 

因為要將“侵入達觀鎮社區”的「新塔」移出,偽裝成合法的「新店區公所」土地,於是在85年描繪「地籍圖」套繪「航照圖」時,將外圍「地形邊界線」向社區右下方「位移」,於是『擠縮掉的地籍圖上:三角面積』架高成五層樓高的「山丘」16公尺高,『擠縮掉的地籍圖上:三角面積』就「直立」起來,再由『丘側:魚目混珠』偽造、設計個『14m2』“說詞”是「新塔」之一小角,當成堆高的『山丘側面』上缺乏「標的」之認證。

【平面的地籍圖上,新塔一小角『14m2』直立到丘頂,這是沒面積的】。(由丘側偽造變出的假象)

 

 

 

鐵證!!鐵證!!鐵證!!鐵證!!鐵證!!「銷售現場」“無”16公尺“五層樓高”「尖三角丘」。這就是:鐵證!!鐵證!!鐵證!!

 

【達觀鎮社區】高壓電塔違建,將社區外低下處電塔,改建升高時,便宜行事,將遷移的新塔架到堆高五層樓的山丘上,為向右移動之地籍圖線,【消失的三角形面積】,由架高的【土丘側面變出直立的面積】。詐欺(假面積)、侵占(領土)、偽造(文書)、偽證(預埋的二根舊塔基樁)、竄改(地籍圖)、衍生出邱創煥利用權勢,將受賄之820室坪、480地坪,2億6千萬元,受賄圖利之超大豪宅配合詐欺,讓建商枉顧工研院能資所【76年調查報告】崩塌地、斷層帶,不適建構房舍、引起基礎沉陷問題。順利在斷層、崩塌、填土、山坡地,蓋得滿山滿谷大樓。

 

「法務部」正是【檢察官們公然吃案、枉法犯罪】行為“背後推手”。............→漠視鐵到不行「航照圖」、「現場拍攝」的「犯罪鐵證」

 

「法務部」支持「廉政署」拒辦“大貪官”、「高檢署」“竄改被告”「拒辦弊案」。稱:竄改「被告」就是→【適當處理、明確答覆】。「法務部」爽領高薪→只想著【不要讓檢察官、廉政官不高興「守好職位、坐領高薪」“超級無能”稱:爾後「本部」將“不再答覆”】。

 

法務部【“三度”稱:請“參閱”「高檢-陳正芬、陳文琪」“竄改被告”駁回文】,“堅守”就是不讓「勾結犯罪公職員們」進“司法審判”。

1:「高檢-陳正芬、陳文琪」竄改「被告」是:【權威展現,必須順從】?

2: 指鹿為馬?「法務部」的認知【被告是建商?台電?地政事務所?】?

3:「法務部」力挺:凡沒律師的「他字案」就是可【全不作為“簽結”】?

4:「法務部」竟敢指示「廉政署」不須辦【勾結、藉勢圖利貪官「邱創煥」】?

5:「法務部」官員貪求安逸,漠視【達觀鎮.tw】網站滿滿【詐欺、犯罪】?

6:有現場拍攝的鐵證、航照圖鐵證…【「法務部」仍力挺「犯罪公職員」】?

 

“行為不檢”檢察官們 : 枉法扭曲【他字案-吃案法則:凡“心無” 「檢察官倫理規範」,敢寫「未提出任何具體事證……“制式”官話」】

不用理“原告訴求”、“新事證”、“「刑事訴訟法260條」”是什麼 ???只要 “無良”敢寫「他字案法則」:“制式”官話,就能不用作為、吃案、作案 、竄改、自己亂編訴求、逃避、樂的不用作為、為所欲為、盡情躺著享用。

【枉法事“想做就”大胆行之】,「法務部」100%全力挺、 推辭“不碰”裁定,「檢察官評鑑」亦100%任由「檢察官們」“自行作掉” 。

【「法務部」更是支持下屬機構「廉政署」無須查辦“受賄圖利”貪官污吏】 讓枉法公職員們官照升、俸照領、快樂逍遙法外、造成“國家”極大的損失。

懇請【「行政院」能用心,移轉給適當的單位】為盼,並請「行政院」詳加 了解【「法務部」公職員“法理正義拋腦後、藉詞推責”壁上觀】是否違法?

陳情人: ⃝ ⃝ ⃝ 107/05/11

107/05/02「高檢署」最新發文,大震撼:

【新北市政府笑歪了】竄改地籍圖「移位、直立」詐欺,原81年現場拍攝【無“新塔”下方“丘”】的事實證據,完全 未作隻字片語“否認”犯罪,直指『請台端逕洽司法檢調單位』,而「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竟一再“攬案包庇”,“確實可悲”。

「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一再故我,操弄訴求、被告【視我等為賤民、恣意踐踏、竄改、誣指、轉移訴求】 包庇罪犯:將司法敗類「蘇維達」與團訴律師「陳凱聲」勾結犯罪“成果”當【得意佳作、喜滋滋操弄】。

「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一再濫權、拒聽訴求、說明,強壓“真實事證”【蘇維達作案後、聲判之後, 才因新調出「航照圖」新事證後】依“刑事訴訟法260條,新事實新事證”依法提告之【竄改地籍圖詐欺、 侵佔土地、電塔違建、偽公文、偽證、預埋二基樁詐欺、邱創煥倚仗權勢“受賄圖利”2億6千萬,逃聲報 將受賄豪宅配合地籍圖“移位”詐欺,將早已公告不適建構房舍,有斷層帶經過、工址中部崩塌的山坡地, 蓋成滿山滿谷超高密集大樓圖利,建商完工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憐的是不知情住戶,身家財產毫無保障。

「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漠視“公職員勾結、犯罪”。為了包庇,強行“變造訴求內容、變更被告” 為了同儕,大胆“護航套交”強行“竄改對公職員的被告”硬是“拉往建商”妄想將龐大弊案“不了了之” 再次聲明:告「建商」的是拿百萬團訴律師費8664「陳凱聲」,早、早、早,就已結束、“早已結束”。 本告訴人的是8663只對“勾結犯罪-公職員”提告,打贏了就會有「國家靠山」“賠”、“賠”、“賠”。

本人、陳凱聲“各自”提的告訴,不同的案號,都併到“前團體”之「台北地方法院」“前團體”被駁後, 共三個案號8662\8663\8664分「蘇維達」再審,「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心術不正、掩人耳目【只寫上早已結 案的8664案號“混淆視聽”】,本人8663在「蘇維達」庭上訴求單一明確【“高壓電塔”是從他處遷來, 台電埋二基樁詐欺,派員做偽證,發偽圖、偽造公文】,「蘇維達」庭上僅審本人8663 “單一訴求電塔” 。

8664的「陳凱聲」放水,庭上從未吭過半句,然而「蘇維達」好大胆【花費一年半,唯一審理之“48頁” 92調偵字677號不起訴書“正案”僅寫“一頁二句話”】其餘“47頁”作弊給【全程無作為8664陳凱聲】。

“正案”8663竟僅寫“一頁二句話”又“偽造、錯誤離譜”,法律→「證據」“非昏庸、勾結者”說了算。 (一)稱:現場新塔內尚見二舊塔基樁,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試想山丘上原“二根樁”豈 能保持原封不動,原山丘不挖動,就能迸出“四根粗大”新塔樁嗎?「檢察官」大白癡的耍無賴! (二)稱:14m2緊鄰舊塔,新塔下挖後新增的平面地。「蘇維達」知道什麼又什麼嗎?無腦大鬼扯蛋!

8664之「陳凱聲」訴求:因「蘇維達」根本沒碰過公設議題,面對「陳凱聲」陳年“唯一訴狀”依法不得 理會,為了要給互通勾結吃案的「陳凱聲」拿百萬團訴費交差,「蘇維達」膽大包天、無法無天的將「高等 法院89年度上易字第4231號」針對“前訴訟團體”的“駁回全文”僅更改原“公訴意旨”字句,為8664 「陳凱聲」的“告訴意旨”字句,【一字不漏copy至「蘇維達」“48頁”92調偵字第677號不起訴書上】 。

團訴成員“早已迴避未提”→“前團體已起訴”之議題,所以“訴求完全不同”,拿百萬團訴律師費8664 「陳凱聲」配合漠視「蘇維達」昏天暗地胡亂抄牛頭不對馬嘴的”高院判文”,“拒提聲請再議”,喜稱: “案件已全部結束”當下公然打包事務所搬到“汐止東帝士大樓”至今。證據明確的相互勾結,不容狡辯。

8663“一頁二句話”的「電塔」議題,「告訴人」一直孤軍奮戰至今,首先「高檢署」的“93年上聲議字 第1330號”稱:因為「蘇維達」有到“現場會勘”看到“新塔內尚有二舊塔基樁”,所以證明「新塔、舊 塔是“原地升高”」未深思地認為「蘇維達」無缺失“駁回”。正是因所謂“秀才遇到兵(官)”有理說不清。

「高檢署」對“93年上聲議字第1330號”卻也另有英明一面,就是“認同”「蘇維達」並沒有針對“被告” 「台電」做查證,令其再分案。於是「蘇維達」灰頭土臉的“再自行分案”給「陳韻如」,這可是對「台電」 之“原案訴求” 再重新做查證,請問這豈非極為“矛盾、不合程序”辦案事實?不合法無效的→「蘇維達」 「48頁」92調偵字第677號不起訴書對吧?然而「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竟然喜滋滋地稱【已被本署“駁回”】 。

「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居然是略而不提【93年聲判字第78號已被“駁回”】「洋洋灑灑聲判內文」,絕非只知 “枉抄”腦袋空空一無所知「蘇維達」所能寫出。而且還寫出【新舊塔是:同地號、同面積“原地升高”】 。

92/12/15最後一庭看到「台電」遞的書狀,立刻就說這是“偽公文”所以「蘇維達」僅敢於「聲判」書面 審核時才偷遞「告訴人」無力控制惡行“反駁機會都沒有”要駁斥時,層層「北檢、高檢檢察官們」全引用 「蘇維達」已不起訴,聲判已駁回,無視新鐵證,強行護“勾結犯罪「蘇維達」”至今。尤其是「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 。

「告訴人」竭盡所能地“依法”用新事實、新被告、新證據,證明一切都沒用,為了包庇罪犯“不顧法理” 的竄改被告、訴求,最後「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還理直氣壯用自肥不用作為的「他字案」法則“吃案” 。

陳情人: ⃝ ⃝ ⃝ 107/05/07

「法務部」稱:高檢「陳正芬」“竄改被告”是【個案】,力挺「檢察官」橫行、作案。公職員勾結,官照升、俸照領、大弊案就擺著?

 

鐵證!鐵證!鐵到不行 “超級”大鐵證!!滿滿陳列「dgz.tw」「達觀鎮.tw」網站。被告們“無言”反駁,全靠(檢察官們)濫權“護庇”

法務部「差官」稱:檢察官【“違背倫理法則、違背檢察官守則” 竄改被告、包庇、吃案、漠視證據、隻字不寫“訴求主旨-犯罪內容”、全不作為】→【是“個案問題”,非“行政問題”,不便“介入”】。打臉「行政院、監察院」,「不甘他家事」,那麼這是“誰家”的事?

法務部「差官」稱:請「陳情人」好好參閱【高檢署宿股-陳正芬107/04/03回復文】,請看下方早已陳列。

107/04/24

 

「新北市政府」既然已“確認”了「地政科人員」勾結「竄改位移」“地籍圖邊線”,83年才堆積迸出「偽地籍圖邊線“尖三角詐欺丘”」。

將平躺“有面積的三角形”「尖角處:號稱是電塔之“小角14m2”」“直立”起來到【83年才“堆積迸出”的三角形丘】“最頂端”,再在【“直立”的丘側】釘上【偽地籍圖邊線】柱子。

這種“騙小孩子”的“家家酒”遊戲,請問「新北市政府」都沒大人在管了嗎?犯錯的事實,「地籍圖邊線」就不用再“還原真相”;都不用道歉“歸位”了嗎?

 

 

107/04/11呈「高檢長」如附上之「陳正芬」“竄改被告”內文,詳述「陳正芬」的“ 行為認知 ”是錯的,“法律是講證據的”「高檢長」仍“三度”交「陳正芬」自行處置,疑似被「存查不理」因04/13詢其「書記官」被訴說:『早就告訴你了,“要放下”,檢察官早已明確答覆,也回「監察院」了,同一事件一再提出,不予受理。』

 

 

 

高檢「陳正芬」檢察官,107/04/03嗆→監察院→挑釁【竄改被告】,再度「包庇」大弊案、勾結犯罪公職員。

當年「蘇維達、陳凱聲」作案,告「建商」的「公設訴求」、是不同的二個案件。

拿百萬團訴律師費「陳凱聲」的案號是8664,張冠李戴→「電塔詐欺」案號是:8663

如今投訴的是:「蘇維達勾結不起訴」之後,才因調出「航照圖」,證據明確地提出(一群官商勾結)大弊案。

並不僅只是「電塔位移、詐欺」單一案件了,這又與「蘇維達已不起訴」有何關聯?

高檢「陳正芬」沒見到【達觀鎮.tw】網站滿滿【詐欺、犯罪】事證?
不知羞恥的仍稱「蘇維達」已犯罪不起訴。

訴求明確,卻大辣辣地公然【藐視司法、挑釁、裝愚痴】
是誰在縱容?是誰在縱容?是誰在縱容?

 

107/04/11

 

 

 

 

藍晒圖、地籍圖、建商提供圖、吻合擺放,地籍線右移,線壓邱宅上,道路上、緊貼大樓牆上,正符合設計的「14m2」移出「新塔」

 

 

 

「達觀鎮社區」工址中部是原「崩塌地」、「大斷層」經過、「電塔緊鄰之後方」就有原「斷層分枝」大呈現,其餘「斷層分枝」已經建案整治,如今已難看到「原貌」,工址中部是原「崩塌地」、「達觀鎮社區」的「中央大道」因而大改道,民國76年「工研院能資所」就嚴重警告「不宜建構房舍」,如今卻能公然蓋成滿山滿谷,超高超大型住宅社區,官商勾結、藐視國法、官官相庇,自民國94年調出「航照圖」後就“證據明確”不停積極提告至今,仍然被「北檢、廉政署」公然以勾結犯罪的「北檢-蘇維達」檢察官已不起訴處分定案、「蘇維達」已不合辦案程序的作案、且用「偽公文」給「聲判駁回」定案為由,無視一大籮筐的「犯罪事證」,「北檢-少股-溫祖德」拒辦大弊案,滿滿數頁,一字不差的大抄與「訴求、被告、事證」完全無關的「聲判」簽結。「北檢-餘股-梁光宗」就稱亂抄不作為是對的,同一事件還一再提出不需受理。「北檢-吉股-周士榆」接著護盤稱:「少股、餘股」二人並無明顯違法、失職,駁回「不作為、亂抄、吃案」的陳情,全力支持「北檢的-檢察官們」就是不用去辦「官商勾結的大弊案」,讓人瞠目結舌。同時間「廉政署」的「奇股-廉政官」更以「時間、內容」八竿子打不著的說詞:「蘇維達」已不起訴、聲判已駁回為由,拒辦超級大貪官「邱創煥」藉勢受賄圖利、逃聲報、配合詐欺的投訴陳情,「至今仍公然吃案不理」。107/02/01只好發出「存證信函」警告、為證。

 

107/02/01已正式向「廉政署長:朱家崎」、「北檢檢察長:邢泰釗」發出「存證信函」:同一時間影本都有寄送給:「蔡總統」、「賴院長」、「張院長」、「邱部長」、「顏署長」、「王署長」。

 

 

「少股-溫祖德」拒辦弊案,照抄的「聲判全文」,被「周士榆」等十數位檢察官們力挺,還無數次不准提「檢察官評鑑」。

 

「聲判全文」絕非僅會寫「一頁、二句」荒謬「14m2偽說詞」「看到二根舊樁」,就稱: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並無遷移,「不起訴處分」之「蘇維達」傑作。

「蘇維達」勾結團訴律師「陳凱聲」作案,抄其擬的稿,(偽公文偷遞給聲判,轟轟烈烈製造出六大頁「聲判全文」)這並不是「告訴人」所能控制的「勾結、犯罪行為」。

「蘇維達」的48頁不起訴處分書,(除僅一頁的偽說詞及名冊外)更是轟轟烈烈一字不漏大抄別團「高院判」,這又與其承辦的「電塔訴求」無關。

 

 

 

「蘇維達」『偽公文、偽圖、偽證』偷遞(書面審核)『聲判』誤導駁回。

「蘇維達」知道『偽公文』,不敢寫在『不起訴書』。僅遞(書面審核) 『聲判』,讓不知情法官,見『台電偽公文』, 
 ►►► 出『錯誤駁回』依據。因為是(書面審核)致判文總結以:【綜上證人證述、台電公文,確認電塔並無遷移。】

 

 

 

18經查】簽結文,從第一開始,【吉股-周士榆檢察官】就毫無法理、濫用法條不當套用,成就“調字案”就是:速速、草草結掉,護著自家組員、被控違法犯罪的檢察官們就是神,是依法的。】示意小市民不可不服而提告。再將“厚厚滿滿的具體證據指責”,『未駁斥半字』僅寫上【吉股-周士榆檢察官】認為“沒有具體指謫”六個『空洞』大字,強行“簽結”。究竟“有無具體指謫”?若『上當與之爭辯』更成就 “法律見解不同”之“狡辯”

把心思花在『玩弄法律、曲解律法』之“個人檢察官”, 『適用法令錯誤缺乏事實認定基礎的告知』憑空『寫幾字』就當“裁定”昭示,僅寫與訴求無關的“法律名詞”正是『違法濫權的證據』【吉股-周士榆檢察官】把小市民「依法」辛苦陳述“證據滿滿”的犯罪大案「當人脈籌碼」,判生判死【吉股-周士榆檢察官】會衡量價值,能出名的“無罪的攻擊成滔天大罪”,不作為、不查辦、還能討人情之“大弊案”:就歪曲『法律』見解,正因有“法律見解不同”『可狡辯』+『同儕護庇』造就【周士榆檢察官】恣意操弄、搓掉本案。

『僅空寫幾字,套上不適當法條』,輕輕鬆鬆就“剝削、搓掉”小市民花 “數年(十多年)辛苦查證、提告”,侵害『憲法』所保障人民的『訴訟權』,【吉股-周士榆檢察官】面對螻蟻般「沒價值的小市民」輕鬆結案是小“case”,不恥不屑『提告內容』究竟是寫些什麼【犯罪、弊案、證據】,會傷神、擾亂其更有價值的目標,需全力運作的大腦。

(少股、餘股)檢察官隻字不提訴訟內容,不查證、不作為的“基本吃案法則”就是拒分“偵字”查辦,「告訴人」不停盯案,「法務部」也稱本「告訴人」的案件都有列管,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停遞狀請求分“偵字”查辦,「副本」也都有向「法務部檢察司」同步呈遞,全都有憑有據,【(少股、餘股)有何理由拒不理會?(少股、餘股)至少也該寫出為何不用分“偵字”查辦的理由】,(少股、餘股)隻字不提、不理案件,拒分“偵字”就是違法犯罪的行為。然後【吉股-周士榆檢察官】不看訴狀說明,稱(少股、餘股)拒分「偵字」查辦,就是依「他字案」辦案法則,所以不用查證,“邏輯錯誤,踐踏法律”

【吉股-周士榆檢察官】再寫上「同一事實重複告發」,更是(少股、餘股)無罪的完美「依法」行為,整個歪曲掉本案是【有很明確的證據告知】,本案【同一事實重複告發】早已近二百次,至少(100位以上檢察官們)是用【犯罪的(蘇維達檢察官)已不起訴處分,(聲請交付審判)已駁回】,當簽結理由,「告訴人」早已一再很明確說明在訴狀上、網站上,指明全都是(蘇維達檢察官)不起訴處分後,再查證所新發現的大弊案,這是“從未有任何一位檢察官承辦過”,與(蘇維達檢察官)的不起訴處分書的“時間、內容”完全不同,(少股、餘股)拒分“偵字”查辦,全不作為。【吉股-周士榆檢察官】就稱:【他字案、同一事實重複告發】(少股、餘股)無罪。“操弄法條、邏輯錯誤、踐踏法律”

(蘇維達檢察官)勾結犯罪,無效的不起訴處分書,有一大籮筐的『新事實、新事證』提出,「檢察官」依法就“必須受理”,若有「不需受理的理由、或已查證不實」就應“充分說明”,都已讓螻蟻般沒用的小市民【同一事實重複告發】近二百次了。至今【吉股-周士榆檢察官】仍然違法『拒不理會說明』,硬是要拼拼湊湊『套上不適當的法條』,就只為了圖自己不用作為,兼顧護盤自家同儕的便利,凸顯【吉股-周士榆檢察官】確實庸碌無能、好逸惡勞、完全不適格,根本不能公平公正、不能「依法」執行案件的審理。

【吉股-周士榆檢察官】 把「小瑕疵當大弊案」猛攻,「真正大弊案」“視而不見拒辦”,這樣利用職威,“二套標準、權謀運作” ,傷害的,是檢察官全體的聲譽;傷害的,是人民對司法及檢察官的信賴。就算螻蟻般沒用的小市民們也不能若無其事、置身事外,任其宰割,只有依法提出「檢察官評鑑」,以【淘汰昏庸無能、心態不正的檢察官-周士榆】。

檢察官代表國家追訴犯罪,應本於專業良知,勤慎執行職務,以竭力審慎完成身為法治國之守護人及公益之代表人之理念及使命。按檢察官倫理規範第6條第2項規定:「檢察官應本於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之價值理念,不得因各種「不同因素」不當區分〝差別待遇〞」

 

 

 

陳請評鑑之事項

「未寫出【訴求、主旨、理由查證、法律見解、駁斥證據、憑證、傳訊…等作為。】僅寫【他案、同一事實重複告發、無具體事證。】『三句空話』就強行〝簽結〞,將神聖「法律條文」恣意引用。看不到適當「解釋說明」,輕鬆搓掉當事人“十多年辛苦查證、提告”權。「檢察官」辦理刑案應致力於真實發現,兼顧當事人參與刑事訴訟之權益,維護公共利益與個人權益平衡,以實現正義。因違法、怠於執行職務,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權利,「違反檢察官倫理規範,情節重大」。有損〝檢察形象〞,被侵權受害「當事人」只有依法【請求檢察官評鑑】。

〝「檢察官」〞是代表國家【依法追訴處罰犯罪,為維護社會秩序之公益代表人。】
〝「檢察官」〞須【維護憲法及法律保護之公共利益,公正超然、勤慎執行檢察職務。】

〝「法務部」〞為提升〝檢察形象〞,加速司法改革,發布「檢察官評鑑辦法」,明定「檢察官」有濫用權力,侵害人權,或品德操守不良、敬業精神不佳、辦案態度不佳,
有損司法信譽,嚴重違反辦案程序規定,長期執行職務不力,違反職務規定情節重大者,【得付評鑑】。以【淘汰不適任之〝「檢察官」〞】。

{民法}:第184條(獨立侵權行為之責任)規定的三個類型侵權行為
1.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需負損害賠償責任。
2.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
3.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需負賠償責任。

{民法}:第184條:「犯罪之成立要件」為〝不法且有罪責〞即〝有責與違法之行為〞。
一、「不法行為」構成〝事實要件〞部分
1.「刑法上的行為」於刑法中具〝刑罰效果〞條款內,以作為可罰行為之前提要件。
2.「行為與結果間」須有〝因果關係〞。
       依客觀之審查,認為不必皆發生此結果者,其行為與結果間即無相當因果關係。
3.「行為人」於〝權益侵害〞須有〝故意或過失〞。
二、違法性部分:須「行為」〝沒有阻卻違法事由〞
       「行為人」於具體個案中,〝欠缺阻卻違法事由〞的行為,即屬「不法行為」。
三、刑事責任部分:「行為人」要有〝責任能力〞
       「行為人」若【〝知悉〞其行為〝侵害法益〞,竟還加以實施】須〝負擔刑事責任〞。

{法官法}:第 89 條
 〝「檢察官」〞有下列各款情事之一者,應付【個案評鑑】,有懲戒必要者,應受懲戒:
    【一、裁判確定後,不起訴處分確定之案件,有事實足認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致有
     明顯重大違誤,而嚴重侵害人民權益者。七、違反檢察官倫理規範,情節重大。】

{依據公務人員懲戒法} :第2條(懲戒事由)
〝「公務員」〞有違法執行職務、怠於執行職務或其他失職行為,依法應受懲戒。

{國家賠償法} :第2 條第2 項:「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 因故意或過失
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 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
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者亦同。」之構成要件,依法可請求國家賠償。

{釋字第469號}【解釋文】 :〝公務人員廢弛職務〞
  法律規定之內容非僅屬授予國家機關推行公共事務之權限,而其目的係為保護人民生命、身體及財產等法益,且法律對主管機關應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之事項規定明確,該管機關公務員依此規定對可得特定之人所負作為義務已無不作為之裁量餘地,猶因故意或過失怠於執行職務,致特定人之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被害人得依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二項後段,向國家請求損害賠償。最高法院七十二年台上字第七○四號判例謂:「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二項後段所謂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係指公務員對於被害人有應執行之職務而怠於執行者而言。換言之,被害人對於公務員為特定職務行為,有公法上請求權存在,經請求其執行而怠於執行,致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者,始得依上開規定,請求國家負損害賠償責任。 (規範保護理論)

保護規範理論:倘法律規範之目的係為保障人民生命、身體及財產等法益,且對主管機關應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之事項 規定明確,該管機關公務員依此規定對可得特定之人負有作為義務已無不作為之裁量空間,猶因故意或過失 怠於執行職務或拒不為職務上應為之行為,致特定人之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被害人自得向國家請求損害賠 償。至前開法律規範保障目的之探求,應就具體個案而定,如法律明確規定特定人得享有權利,或對符合法 定條件而可得特定之人,授予向行政主體或國家機關為一定作為之請求權者,其規範目的在於保障個人權益, 固無疑義;如法律雖係為公共利益或一般國民福祉而設之規定,但就法律之整體結構、適用對象、所欲產生 之規範效果及社會發展因素等綜合判斷,可得知亦有保障特定人之意旨時,則個人主張其權益因公務員怠於 執行職務而受損害者,即應許其依法請求救濟。(大法官釋字 469 解釋理由書)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 : 第24條(公務員責任及國家賠償責任)
  凡公務員違法侵害人民之自由或權利者,除依法律受懲戒外,應負刑事及民事責任。被害人民就其所受損害,並得依法律向國家請求賠償。

{民法} :第184條(獨立侵權行為之責任)
  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

{國家賠償法} :第2條(國家賠償責任)
  本法所稱公務員者,謂依法令從事於公務之人員。 
  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
    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者亦同。 
  前項情形,公務員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時,賠償義務機關對之有求償權。 

{國家賠償法} :第5條(補充法)
  國家損害賠償,除依本法規定外,適用民法規定。

對「公務人員」的〝違法失職認定〞,實際上只有該「公務員」的「上級長官與監察院」才有這樣的權利,又因為這個違法失職的行為,『實質上已經影響』到「相對當事人」的〝法律利益〞,所以依法提出【請求檢察官評鑑】及{國家損害賠償}。

 

 

敬告北檢檢察長「邢泰釗」:


貴署「蘇維達」檢察官(92調偵字第677號已不起訴處分)只寫了二句與承辦的「電塔」案件,簡短二句話:
一、新塔內尚見二根舊塔樁,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
二、14m2是為增「新塔平面」下挖100公分,「緊鄰舊塔」平面地。

►►蘇維達勾結被利用了,還搞不清狀況 “ 天馬行空、癡人說夢話 ” 。
一、舊塔「改建升高」,用仙女棒一點,四周山丘不動,就能蹦出四根16公尺高,粗壯「新塔樁」嗎?
二、「14m2」就是「無賴」瞎扯,都不打草稿的「醉話」。

►►「蘇維達」勾結將不起訴膨脹成48頁。「達觀鎮.tw」有詳述。
►►「蘇維達」先用偽公文、偽證不起訴,聲請再議時被「高檢署」令再分案,是不合行政程序、無效的(92調偵字677號不起訴)。
►►「蘇維達」另分案給「陳韻如」,將熱騰騰的「現行犯」,偽公文、偽證、預埋二樁詐欺:稱「已過十年時效」瞎扯作掉案子。
►►「蘇維達」勾結製造出的「聲判」內文,【「新、舊塔」絕不可能是同位置、同地號、同面積「原地升高」,“自75年起至今”,承租面積完全一樣】,因為“75年舊塔還在上層丘”,還未下挖,怎麼可能承租“83年下挖後新增”出的平面地?

 

堂堂「北檢」檢察長「邢泰釗」想護盤,也不長點智慧,真能包庇的了「自家勾結犯罪」檢察官?葬送司法聲譽、自身職位?



 

►► “ 拒分偵字 ” 查辦法則 :►►【將 “ 他字案 ” 空寫:“ 未提出具體指責及相關事證 ” 字句, 依法 “ 他 ” 字案就可以簽結。】


所以每個拒辦案件的檢察官,絕不分“偵字”案查辦,維持分案時的“他字”不動不碰、不看不理。然後就是如『達觀鎮.tw』網站,痛訴弊案,犯罪,勾結證據,一提再提十多年,都爆開了鍋湧出,「北檢」檢察官們仍是“氣定神閒” “前仆後繼”

如「忠股-陳佳秀」「吉股-周士榆」輕鬆『空寫』“ 未提出具體指責及相關事證 ”依“ 他字案 ”法則簽結,並無違法不當之處。

哇!哇!哇!【好嚇人啊!】僅靠這“玩法、弄權”能耐,卻是:檢察長【邢泰釗】指定的專辦「馬案」團隊之「總統剋星」啊


 
2017/03/15蘋果日報提到
檢察長【邢泰釗】指定【周士榆】偵辦【馬英九洩密案】,還成立一支勁旅「吉組」交由「周士榆」領軍,被其他同事戲稱是專辦「馬案」的「馬辦」。「周士榆」與另名主任檢察官【陳佳秀】組「馬案」團隊,團隊成員分工合作,由檢察官曾揚嶺負責偵訊閣揆江宜樺、檢察官【梁光宗】則專門偵訊總長黃世銘 ............ 哇!哇!哇!【真嚇人啊!】

 

 

「忠股-陳佳秀」無視 “ 士大夫之無恥 ” 是謂“國恥”,狂妄以►► “ 拒分偵字 ” 查辦法則 :►►【將 “ 他字案 ” 空寫:“ 未提出具體指責及相關事證 ” 字句, 依法 “ 他 ” 字案就可以簽結。】寫出被吃案「簽結」的「相同事實一再提出」,對執法「吃案」的公職員不服而申告,又 “ 未提出具體指責及相關事證 ” ,所以依「 他字案 」法則「簽結」,並無違法不當之處。

 

 

 

北檢「檢察官、檢察長」無非因“考試”晉任公職,「凡人」就會“犯錯”。

第一次犯錯...►►「無知!」沒關係人人都有一次機會,忍!
第二次再犯...►►「厚顏!」愚蠢,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再忍!
第三次累犯...►►「故意」無可救藥。「明知故犯」是“不能原諒”

 

【第一次犯錯】
北檢檢察長「邢泰釗」帶領「吉股-周士榆」(106調字58號)

►►►全力護盤
「少股-溫祖德」拒不作為,反而照抄“風馬牛不相關的被告及訴求”:「被告蘇維達」檢察官與團訴律師「陳凱聲」(日後證實確實為司法界白手套是事實)勾結作案的「聲判內文」。
「餘股-梁光宗」力挺「少股-溫祖德」“不辦弊案胡抄”。

「吉股-周士榆」(106調字58號)更是只顧著能成就其名聲的「總統剋星」封號,『挑案攻擊』。市井小民的『棄之如敝屣』。
沒有內容、不知所云的稱:“二個拒辦弊案、胡抄”的「少股-溫祖德」、「餘股-梁光宗」並無任何“明顯違法”。

「吉股-周士榆」認為「公職員勾結犯罪」事小,可以不用辦。
但是「總統剋星」封號,得之多榮耀,誓必『竭盡全力』以赴。


    

【第二次犯錯】
北檢檢察長「邢泰釗」再帶領「仁股-林黛利」(106調字174號)

►►►全力支持
「北檢」大勾結犯罪的「蘇維達」,已痛訴了1/5世紀,竟還再庇?
「露股-洪敏超」太過認真的洋洋灑灑順著「被告蘇維達」檢察官與被告們勾結、詐欺、偽造的成果一一陳列展示,正好給予「原訴」以事實證據轟轟烈烈『全盤痛斥』,全都完整放在「達觀鎮.tw」網站上,當然痛斥「露股-洪敏超」的說詞,只當是百餘北檢「檢察官們的代稱」,因為「露股-洪敏超」絕對勝過只寫三、二個案號,就大辣辣的拒辦「重大公職員勾結弊案」。

「仁股-林黛利」(106調字174號)“昏庸至極”倚賴檢察長「邢泰釗」護盤“敲鑼打鼓似公然作案”稱:因為超級大弊案已經被「蘇維達」勾結完畢成定局。(92調偵字第677號已不起訴處分)面對都炸了鍋的犯罪事實證據,還稱『沒新事實、新事證』。


 

 

   

【第三次再犯?】有高層上位的要出面力挺 " 一錯再錯 " 嗎 ?若是沒有,就請「權謀、無能」的「北檢」失職人員:立刻“ 下台 ”
「邢泰釗」仍再“三度”帶領「忠股-陳佳秀」(106調字173號)

►►►玩法弄權
將「公職員」勾結的一群「被告」蘇維達、陳韻如、邱創煥、葉雲嶢、廖國智、新店區公所、新店地政事務所當事公職承辦員等。

一稱►:一群「被告」早被「少股-溫祖德」拒不作為,反照抄“風馬牛不相關被告及訴求”:「被告蘇維達」與團訴律師「陳凱聲」(日後證實確實是司法界白手套)勾結作案的「聲判內文」。

二稱►:一群「被告」又被「餘股-梁光宗」力挺「少股-溫祖德」“不辦弊案胡抄”已被簽結。

三稱►:一群「被告」更被「為股-林安紜」將訴求、證據、置之不理,沒有訴求意旨及內容“空洞、不知所云”的幾個字稱:「所有被告 皆未構成刑責要件」簽結。

「忠股-陳佳秀」(106調字173號)無視 “ 士大夫之無恥 ” 是謂“國恥”,狂妄以►► “ 拒分偵字 ” 查辦法則 :►►【將 “ 他字案 ” 空寫:“ 未提出具體指責及相關事證 ” 字句, 依法 “ 他 ” 字案就可以簽結。】寫出被吃案「簽結」的「相同事實一再提出」,對執法「吃案」的公職員不服而申告,又 “ 未提出具體指責及相關事證 ” ,所以依「 他字案 」法則「簽結」,並無違法不當之處。

 

 




敬告北檢檢察長「邢泰釗」:再次率領「仁股-林黛利」檢察官【高估、抬愛:勾結犯罪的檢察官「蘇維達」】,完全不聽「告訴人」【達觀鎮.tw】網站鉅細彌遺地將犯罪事證、說明、指正陳列,實在有夠『昏庸、不適任』,身為公職人員,既然掌權,更需負責,需為【仗勢職位、咨意妄為】所造成的國家社會損失及「告訴人」日後【國賠求償】負責。(本文請參看網站上「蘇維達」勾結犯罪篇)

太高估抬愛「蘇維達」檢察官的【92年度調偵字第 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轟轟烈烈【全篇大勾結犯罪】的【48頁不起訴處分書】。

 


貴署「蘇維達」檢察官(92調偵字第677號已不起訴處分)只寫了二句與承辦的「電塔」案件,簡短二句話:
一、新塔內尚見二根舊塔樁,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
二、14m2是為增「新塔平面」下挖100公分,「緊鄰舊塔」平面地。

►►蘇維達勾結被利用了,還搞不清狀況 “ 天馬行空、癡人說夢話 ” 。
一、舊塔「改建升高」,用仙女棒一點,四周山丘不動,就能蹦出四根16公尺高,粗壯「新塔樁」嗎?
二、「14m2」就是「無賴」瞎扯,都不打草稿的「醉話」。

►►「蘇維達」勾結將不起訴膨脹成48頁。「達觀鎮.tw」有詳述。
►►「蘇維達」先用偽公文、偽證不起訴,聲請再議時被「高檢署」令再分案,是不合行政程序、無效的(92調偵字677號不起訴)。
►►「蘇維達」另分案給「陳韻如」,將熱騰騰的「現行犯」,偽公文、偽證、預埋二樁詐欺:稱「已過十年時效」瞎扯作掉案子。
►►「蘇維達」勾結製造出的「聲判」內文,【「新、舊塔」絕不可能是同位置、同地號、同面積「原地升高」,“自75年起至今”,承租面積完全一樣】,因為“75年舊塔還在上層丘”,還未下挖,怎麼可能承租“83年下挖後新增”出的平面地?

 

堂堂「北檢」檢察長「邢泰釗」想護盤,也不長點智慧,真能包庇的了「自家勾結犯罪」檢察官?葬送司法聲譽、自身職位?

 

 

 

告訴人「絕不會是閒著沒事,笨到去告建商的人」,本案也「從未告過建商」,本案「告建商訴求」這是團訴律師「陳凱聲」的職責,告訴人只是對「貪贓枉法、勾結、受賄、圖利」的『公職人員』不恥、絕不認同、深惡痛絕。一再說明不要將「蘇維達」與「陳凱聲」【勾結、相互篡謀、所製造出的“聲判”說詞】張冠李戴,栽贓到本「告訴人」這裡,在「蘇維達」的庭上,從頭到尾就只有一個訴求,【二根舊塔基樁是「預埋造假」,台電「廖國智做偽證」,「葉雲堯發偽圖」,「舊塔」是由其它處遷來】。根本沒有興趣瞭解「電塔興建」過程、也從未質疑過「電塔興建」與「告訴人」何干。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蘇維達」與「達觀鎮社區」交屋後,成立的300人團訴,主打「公設與地質」訴求之「陳凱聲」律師的“勾結”行為與本「告訴人」之「電塔是他處遷到社區上」之單一『台電電塔訴求』根本無關,『達觀鎮.tw』有詳盡證據說明,【屍位素餐】的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們,一再枉法的改稱:本告訴人的“電塔被告”是『建商-何俊揚』早已是經「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 號不起訴處分、93年度上聲議字第1330 號駁回再議、93年度聲判第78號駁回聲請」。公然眾目睽睽地「棄置」要承辦的【明確犯罪、證據、弊案說明】,不聽陳述內容,為能輕鬆不作為的「簽結行為」栽贓、解套。【法律畢竟是講求證據的】。

 

▲▲▲▲▲▲▲▲▲▲▲▲▲▲▲▲▲▲▲▲▲▲▲▲▲▲▲▲▲▲▲▲▲▲▲▲▲▲▲▲▲▲▲▲▲▲▲▲▲▲▲▲▲▲▲▲▲▲▲

 

少 股-溫祖德、餘 股-梁光宗, 拒 辦 的 弊 案 , 再 一 次 完 整 陳 述

被 告蘇維達 ; 陳韻如 ; 邱創煥 ; 葉雲堯 ; 廖國智 ; 新店地政事務所、 新店區公所」… (83、84年合謀詐欺、勾結,當事之承辦員)
 
前 言
本案【同一事實重複告發】早已近二百次,至少(100位以上檢察官們)是用【犯罪的(蘇維達檢察官)已不起訴處分,(聲請交付審判)已駁回】,當簽結理由,「告訴人」早已一再很明確說明在各訴狀上、網站上,指明全都是(蘇維達檢察官)不起訴處分後,再查證所新發現的大弊案, “從未有任何一位檢察官承辦過”,與(蘇維達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 “時間、內容”完全不同,「告訴人」“十多年”辛苦查證提告,這是『憲法』所保障人民的『訴訟權』。

主  旨:
『勾結、犯罪、作案』的「蘇維達」檢察官,錯誤的〝不起訴處分書〞,『 93 聲議1330』〞、〝『93聲判78』〞,明確彩照、滿滿的證據,完整的放在『達觀鎮.tw網站。

▲1:『蘇維達』勾結犯罪僅審『電塔遷移』,新、舊塔非『原地升高』議題。

一、『蘇維達』與團訴律師『陳凱聲』勾結,製造其「有作為假象」,『蘇維達』檢察官滿滿寫了48頁不起訴處分書,未曾碰過的當然寫不出字句,就把另一團體已被高院駁回的判文」,更改『告發意旨』字句變成團訴律師『陳凱聲』的『告訴意旨』字句,與『陳凱聲』訴狀不同,『陳凱聲』拒提再議,證明彼此勾結。

二、『蘇維達』92/12/15最後庭上,看到台電公文上寫:『【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75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 公司之「76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 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立刻當庭說這是『偽公文』。立刻遞狀+台電為被告。

 

 

理由1:新塔面積:15.5*15.6=242-14  舊塔面積:10*10=100 
理由275年舊塔在山頂,「增新塔面積」下挖100公分等高線,增【14m2】面積。
證明:【75年舊塔】是不可能出現有【新塔的同寬面積】平面地。
     配圖即現【14m2鬼扯,當笑話看吧,『蘇維達』「不起訴書」上,亂寫勾結證據。

三、『蘇維達』知道是『偽公文』不敢寫在『不起訴書』上,會被駁斥。僅呈遞給『聲請交付審判,讓不知情法官看到『台電的偽公 ,做出『錯誤的駁回』依據。

四、『蘇維達【新、舊塔非“原地升高”議題】,不起訴書」僅寫了一頁、二件事。

駁斥1:新塔內“尚見二舊塔基樁”證明「原地升高」......新塔開挖,山頭已翻爛。
駁斥2:【14m2】是舊塔下挖增加的新塔面積......新塔面積:15.5*15.6舊塔面積:10*10。

▲2:「蘇維達」檢察官是先以〝偽公文〞不起訴後,奉「高檢署『聲請再議』之令: 〝再主動〞將〝偽公文葉雲堯〞〝偽證廖國智〞分案給「陳韻如」檢察官查證。 【明確犯罪證據就在勾結的蘇維達遞「聲請交付審判」判文】★且已證明這是矛盾且『不合程序行為的不起訴處分書』,結果「陳韻如」檢察官果然如「蘇維達」之願,公然包庇。★將【「蘇維達」檢察官庭上剛發生的〝偽公文〞以〝過十年時效〞之理由作案作掉。】為此不停的提出了10多年至今,從未有任何檢察官碰過。

▲3:因查「達觀鎮社區〝電塔是勾結、詐欺、違建。★:94年調出〝航照圖〞後,真相大白。★:【大官邱創煥】為和要將「自家豪宅」配合『地籍圖』套繪現場地形『〝移位〞配合〝詐欺〞』?查證【大官邱創煥】〝豪宅〞是◆〝83年土地過戶〞,確實是:違反『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規定』未曾據實聲報,480坪土地,以每坪20萬計:〝9600萬元〞的土地突然蹦出,隱匿拒不聲報,當時不可能有人知道而去提出質疑。◆〝859月〞「建商」告知完工交屋,再去查證。★:【大官邱創煥】居然不多不少的準時於◆〝859月〞前一天,閃辭『考試院長』職位。蹦出的【26千萬,貪汙受賄圖利】大豪宅就躲著不用聲報,新聞告知:「建商大老闆」把「達觀鎮」的8億經費捲逃至大陸。【豈會〝憑白贈送〞「26千萬」豪宅給省主席邱創煥?】既有人提告,豈能拒査?

▲4:「新店地政事務所」將〝地籍圖套繪地形〞時,往社區內移,目地就是想把侵入架到社區的新塔移出社區範圍,【偽造新、舊塔是75年同位置】,偽造是「新店區公所」的地,偽稱是合法的。◆於是擠縮掉的三角面積,就架高直立,由【丘側變出三角形面積】,所以平面圖的三角形頂端角:『設計的14m2標地』▲【筆直的豎立到架高之山丘的最頂端】上去了,明確的犯罪事實證據就在眼前,務請查辦。

 

 

「新店地政事務所」將〝地籍圖套繪地形〞時,往新店市”達觀鎮社區“內移,目地是想把「侵入」架到社區的“新塔”移出“達觀鎮社區“範圍,【偽造新、舊塔是75年同位置】,偽造是「新店區公所」的地,偽稱是合法的。

於是擠縮掉的三角面積,就架高直立,由【丘側變出三角形面積】,所以平面圖的三角形頂端角:『設計的14m2』【筆直、豎立在架高之山丘最頂端】「明確犯罪、事實證據」就在眼前。

 

因為要將“侵入達觀鎮社區”的「新塔」移出,偽裝成合法的「新店區公所」土地,於是在85年描繪「地籍圖」套繪「航照圖」時,將外圍「地形邊界線」向社區右下方「位移」,於是『擠縮掉的地籍圖上:三角面積』架高成五層樓高的「山丘」16公尺高,『擠縮掉的地籍圖上:三角面積』就「直立」起來,再由『丘側:魚目混珠』偽造、設計個『14m2』“說詞”是「新塔」之一小角,當成堆高的『山丘側面』上缺乏「標的」之認證。

【平面的地籍圖上,新塔一小角『14m2』直立到丘頂,這是沒面積的】。(由丘側偽造變出的假象)

 

為了將侵入社區的「新塔」,偽裝成合法「公有地」,於是將「地籍圖邊線」向右下方「移位」, 移位的線正駕”受賄圖利”「豪宅」上,『“配合詐欺”』。 「邱創煥」820坪豪宅、480坪建地=2億6千萬,藉勢「受賄圖利、逃聲報」,犯罪行為「航照圖」全都錄。

 

結 論

明確的公職人員犯罪證據,上面文字形容就能充分證實理解,確實勾結犯罪,【少股、餘股、為股】庭上更是早已附上太多彩圖說明,網站上則更是完整詳列,若有不懂,務請詳看網站:達觀鎮.tw  ,或傳訊查問。

檢察官在現代司法實務上所擔當的角色與功能上,所規範檢察官需無私地調查真相,使無罪者獲判無罪,使有罪者受到法律應得之處罰,以達成刑事訴訟的目的。除維護個人的利益和權利之外,客觀性義務也是國家對貫徹和執行其適用的法律規範之保證,並且擔保訴訟程序的合法性;客觀性義務符合檢察機關定位為司法官與法律監督機關的性質,也符合世界潮流及刑事訴訟的現代化,具有普世價值,檢察官自應本諸良知切實履行;協助法院發現真實,實現公平正義,提升檢察官的形象與價值。

 

具狀人:○○○  106/06/05

 

 

 

 

 

★「106/03/13」向「北檢」呈遞「刑事告訴狀」,盡量濃縮也有滿滿的6頁,已放在『達觀鎮.tw』網站上,醜陋真相:【〝為股-林安紜〞;〝餘股-梁光宗〞:醜陋辦案】篇上,可用『達觀鎮弊案』關鍵字搜尋。

 

★有非常明確【被告、主旨、訴求、證據】。條理分明陳訴,舉證。★「不同被告」各自「不同犯罪」內容〝官商勾結〞的【達觀鎮大弊案】「106/03/22」分案給『為股-林安紜』:【數位公職員勾結犯罪、大官勾結配合詐欺、檢察官勾結犯罪,詐欺、貪瀆、侵占、偽造、竄改地籍圖……】如此龐大複雜的官商勾結大弊案:『為股-林安紜』檢察官自知【無能辦此大弊案】,也不向「檢察長」提出聲請支援。 ★非常明確【被告、主旨、訴求、證據】,條理分明陳訴之「刑事告訴狀」【106年他字第3402號】上,僅用極其簡單的一句話:台端「指述事實未對刑貴之構成要件有具體指摘」,就能吃案了結。

★『為股-林安紜』檢察官決心吃案,當然就不會依法傳訊「被告」、「告訴人」了解案情。經驗告知,檢方若想「吃案」動手腳的學問即是:以「他字」案來處理,則根本不必寫起訴書或不起訴書,只要寫個「簽呈」,經由「檢察長批結」即了事,然而這份【106年他字第3402號】『為股-林安紜』簽結文,既未具名,也未依法呈報「檢察長」核批。既然沒有蓋上「檢察長」的大印,簽結文上【亦經簽准結案】,究竟是經何人簽准?要求說明負責。

 

 

簽結文如下:
發文日期:中華明國106年4月18日
發文字號:北檢泰為106他3402號(原文寫2929號錯誤,非刑事告訴狀)

主旨:本署106年度他字第2929、3165、3249、3402號被告【蘇維達、陳韻
如、邱創煥、葉雲堯、廖國智、新店地政事務所、新店區公所】等
案,亦經簽准結案。請查照。

說明:
一、依台端106年3月3日致本署檢察長電子信箱郵件、106年2月17日及3月
3日致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長信箱郵件、106年3月13日告訴狀辦理。
二、經查,台端指述事實未對刑貴之構成要件有具體指摘,業已簽結。

 

 

★【痛斥】:


■◆■『為股-林安紜』不專心辦本「告訴人」「106/03/13」向「北檢」正式提出的「刑事告訴狀」所分出的『106年他字第3402號』,把不相干的給「檢察長信箱郵件」,給「最高檢察長電子信箱郵件」,一個訴狀多蹦出三個案號,如果內容相同何需另分案號?如果內容不同,又為何能混合打包?僅用簡單字句:台端「指述事實未對刑貴之構成要件有具體指摘」就不用辦案,全簽結了?本「刑事告訴狀」是本人親自署名呈遞,『為股-林安紜』全不作為,還賺了四個案號的業績,為何不向「北檢檢察長」回復查辦結果?為何不向「最高檢檢察長」回復查辦結果?【亦經簽准結案】是指:【經何人?是經檢察長之簽准嗎?】請告知【為何檢察長不敢蓋大印】?這份【完全沒有任何:內容、說明、查證、公信力】之簽結文,請問:【北檢檢察長認可嗎?】,要求【北檢檢察長背書認同】後,再論述。

■◆■「蘇維達」用「台電」公司【預埋的二根舊塔基樁,及設計的14m2(地標)】,稱:『新塔、舊塔是原地升高,當「不起訴處分」之唯一證據。』因為:◆首先14m2緊鄰「舊塔」就是荒誕無稽之說詞,是假造,要求查證說明,投訴再投訴。『為股-林安紜』檢察官為何不肯查辦?◆挖「新塔」時〝整個山頭早已翻爛〞,「蘇維達」的〝不起訴處分書〞之唯一理由,及「聲請再議被駁回」的唯一理由,都是「蘇維達」之稱:「新塔」內〝尚見〞「二舊塔基樁」,所以證明「原山頭」【〝原地〞保留未變】是【明顯偽造、明顯錯誤、明顯未查證勾結照抄】的〝不起訴處分書,及再議駁回〞,明顯就是必須:【依刑事訴訟法260條,應重啟調查的案件】,『為股-林安紜』檢察官又為何不肯查辦受理?★「蘇維達」與300多人團訴律師「陳凱聲」勾結(之後犯罪累累,報載有名之白手套),用【〝偽公文〞不起訴掉〝電塔是遷移、詐欺〞的弊案】,「聲請再議」後「高檢署」令【〝偽公文〞需另分案查證】★(因為92/12/15最後一庭時,當庭看到「台電」呈遞給「北機組調查局」上的公文寫著:《【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75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 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 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而:新塔15.5*15.6=242,舊塔10*10=100面積,當然不是同面積,立刻當庭說這是〝偽公文〞,立刻寫「訴狀」追加將「台電」正式列入詐欺之〝正式被告〞,因為原先會認為是「建商」埋的二根「假舊塔」基樁。》明確的〝偽公文〞,『為股-林安紜』檢察官有什麼權利?條件?後台?為何不肯查辦?

■◆■「蘇維達」檢察官是先以〝偽公文〞不起訴後,奉「高檢署」『聲請再議』之令:〝再主動〞將〝偽公文〞分案給「陳韻如」檢察官查證,★就已證明這是矛盾且『不合程序行為的不起訴處分書』,結果「陳韻如」檢察官果然如「蘇維達」之願,公然包庇。★將【「蘇維達」檢察官庭上剛發生的〝偽公文〞以〝過十年時效〞之理由作案作掉。】為此不停的提出了10多年,從未有任何一位檢察官理會,當沒看到的至今天的『為股-林安紜』。請問:『為股-林安紜』檢察官究竟有什麼權利可以不用查辦?把手上四面八方來的案號一股腦打包到正式提出的「刑事告訴狀」上,僅用極其簡單的一句話:台端「指述事實未對刑貴之構成要件有具體指摘」,案號那麼多,被告那麼多,情節那麼多,犯罪事實證據各不同,究竟是指什麼事件?還是說指「全部一股腦都是」?要求有人必須【負起責任、給個交代】。

■◆■證據明確的指控「蘇維達」與【拿100萬團訴費的白手套陳凱聲律師勾結】,這是多麼嚴重的指控,請問:『為股-林安紜』檢察官為什麼不肯查辦還當事人一個清白?如果指控屬實,『為股-林安紜』檢察官又有什麼膽量勇氣,違背職責,坦護犯罪的同儕?★「蘇維達」為了讓「團訴成員」看到轟轟烈烈的不起訴理由,讓大家看到庭上從未吭過聲的白手套「陳凱聲」律師是有作為,完全未碰過的東西當然寫不出半個字來,就把厚厚一大疊【八十九年度上易字第四二三一號】〝駁回全文〞,更改『公訴意旨』為「陳凱聲」提的『告訴意旨』字句,【一字不漏完整copy抄!抄!抄!】,成全「陳凱聲」是有作為的假象,寄發給:「團訴成員」。★【拿100萬團訴費的「陳凱聲」律師】,一眼就能看出「枉法胡亂照抄,與〝101訴求〞完全不對頭。」這是犯罪的行為,豈會不懂?居然拒提「聲請再議」,還開心的宣布,案件已結束了。

■◆■因為查證「達觀鎮社區」的〝電塔〞是勾結、詐欺、違建。★:94年調出〝航照圖〞後,真相大白。★:【大官邱創煥】為什麼要將「自家豪宅」去配合『地籍圖』套繪現場地形時『〝移位〞配合〝詐欺〞』★訴求證據明確的指控【國家的高官】配合〝詐欺〞如果【誣告有損名譽】是何等嚴重事件,『為股-林安紜』檢察官為何不肯查明真相?

 

 

■◆■查證【大官邱創煥】的〝豪宅〞是◆〝83年土地過戶〞,確實是:違反『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規定』未曾據實聲報,480坪的土地,以每坪20萬計算:〝9600萬元〞的土地突然蹦出,隱匿拒不聲報,當時不可能有人知道而去提出質疑。◆〝85年9月〞「建商」告知完工交屋,再去查證。★:【大官邱創煥】居然不多不少的準時於◆〝85年9月〞前一天,閃辭『考試院長』職位。
當時才「71歲」,豈能捨棄當大官,於是辭掉要依法聲報的大官,轉戰不用財產聲報的「黨國大官」,當起「總統馬英九」所敬重的導師,吃香喝辣,人人敬重,直到2014年與馬英九辭黨主席同進退,82年初次財產聲報都被中國時報記者質疑大篇幅報導:貧農苦讀出身一生公職的「邱創煥」居然財產聲報能有一億五千萬,覺得很驚人…83年再凸然蹦出480坪的土地,以每坪20萬計算:〝9600萬元〞的土地,當然違法不敢聲報,〝85年9月〞完工交屋前一天,閃辭『考試院長』職位。蹦出的【2億6千萬,貪汙受賄圖利】大豪宅就躲著不用聲報,【建商憑白贈送2億6千萬】,內麼明確的遞狀陳述,◆請問檢察官『為股-林安紜』為何不肯查辦?◆再問檢察官『為股-林安紜』有何權利不用去查辦?◆三問檢察官『為股-林安紜』有何「靠山」能夠不用辦案,還能猛灌水衝業績?

■◆■「蘇維達」私自將告訴人當庭指控是偽公文的字句,私自交【聲判駁回】用,這是告訴人無法控制,無機會反駁的【犯罪行為】。◆請問檢察官『為股-林安紜』為何不肯查辦?《【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75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 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 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而★新塔15.5*15.6=242,舊塔10*10=100面積,當然不是同面積,當然是〝偽公文〞。★還有畫著「新、舊塔」位在同一山頭圖是偽造的,因為航照圖很明顯告知,「新、舊塔」中間隔著一條天然地形的大斷層,偽圖卻畫著層層斜坡。◆一再的投訴說明,發偽公文及偽圖的是【台電員工葉雲堯】,有名有姓,有明確的犯罪事證,◆請問檢察官『為股-林安紜』為何不肯受理查辦?【聲判駁回】還提到做偽證的【台電員工廖國智】,證明【新塔內的二根舊塔基樁】就是他承辦的,◆挖「新塔」時〝整個山頭早已翻爛〞,【『新塔內』還留有原『75年時的二根舊塔基樁』】,明擺著就是偽證大謊言了。有名有姓的做偽證行為,一而再的投訴,◆請問檢察官『為股-林安紜』為何不肯查辦?

■◆■一而再的投訴14m2是荒誕、為了「地籍圖」要「套繪地形」時製造出的標弊,完全不是「蘇維達」不起訴書上,及「聲判」上所稱的:【緊鄰舊塔、是同面積的新、舊塔,所擴增的面積,所以要另外購買分新地號】,根本完全瞎掰,不知所云,因為:◆◆◆【「蘇維達」根本不懂,才會盲目配合勾結】。這麼明確的勾結犯罪行為,◆請問檢察官『為股-林安紜』為了「蘇維達」是「北檢」同儕,就要護短,就要胳臂內彎?就忘了司法要求公平公正的執法原則了嗎?忘了檢察官倫理、守則了嗎?

■◆■「新店地政事務所」將〝地籍圖套繪地形〞時,往社區內移,目地就是想把侵入架到社區的新塔移出涉出範圍,【偽造新、舊塔是75年同位置】,偽造是「新店區公所」的地,偽稱是合法的。◆於是擠縮掉的三角面積,就架高直立,由【丘側變出三角形面積】,所以平面圖的三角形頂端角:『設計的14m2標地』,【筆直的豎立到架高之山丘的最頂端】上去了,這麼明確的犯罪事實,◆請問檢察官『為股-林安紜』為什麼不肯查辦真相?

 

 

具狀人:○○○  106/04/27

 

▲▲▲▲▲▲▲▲▲▲▲▲▲▲▲▲▲▲▲▲▲▲▲▲▲▲▲▲▲▲▲▲▲▲▲▲▲▲▲▲▲▲▲▲▲▲▲▲▲▲▲▲▲▲▲▲▲▲▲

 

因為要將“侵入達觀鎮社區”的「新塔」移出,偽裝成合法的「新店區公所」土地,於是在85年描繪「地籍圖」套繪「航照圖」時,將外圍「地形邊界線」向社區右下方「位移」,於是『擠縮掉的地籍圖上:三角面積』架高成五層樓高的「山丘」16公尺高,『擠縮掉的地籍圖上:三角面積』就「直立」起來,再由『丘側:魚目混珠』偽造、設計個『14m2』“說詞”是「新塔」之一小角,當成堆高的『山丘側面』上缺乏「標的」之認證。

【平面的地籍圖上,新塔一小角『14m2』直立到丘頂,這是沒面積的】。(由丘側偽造變出的假象)。

 

官商勾結,『設計的14m2』,為將新塔移出社區,正符合【地籍圖線套位時,向右下方移位】,擠縮掉的面積,「直立」到山丘頂 由丘側變出「標的」位置。邱創煥將受賄大豪宅先圍成不像樣區塊,拆、再說補購買、再重新圍,【配合詐欺】航照圖全都錄。

 

 

達觀鎮社區,從「開發→建照」請領完畢:正好是「邱創煥」任職[省主席]期間。9600萬480坪〝83年土地過戶逃聲報〞
〝85年9月〞前一天,閃辭『考試院長』, 820建坪2億6千萬【豪宅逃聲報】將受賄豪宅「配合地籍圖線位移、詐欺」。

官商勾結,『設計的14m2』,為將新塔移出社區,正符合【地籍圖線套位時向右下方移位】當作「直立」到山丘頂,
由丘側變出 “ 0 面積 ”「標的」位置。

 

「邱創煥」利用受賄的超級豪宅,配合「地籍圖」位移『是配合呈現要告知原先地籍圖邊界線位置』,所以將豪宅先蓋成不像樣區塊,然後再偽稱還有平面地可向外突出,所以重新打掉圍牆,偽稱是再重新購買(未付分文)旁邊平地,擴建成像樣的正四方形,就表示說「豪宅當時是有平面地」的,卻要可笑的「擠縮先蓋成不像樣的先演戲」,然後「再拆掉重新正式圍」,若沒有「航照圖比照」絕對看不懂,但是看到『重新正式圍』的位置就是「原地形線正好吻合的位置」,而這條地形線直直的,又正好就切在豪宅還缺的「一小角」上,而偽裝「右移的線」又正好切在「新塔一小角14m2」上。

 

 

 

 

 

 

 

 

 

 

 

 

 

 

 

【梁光宗、溫祖德】二位檢察官:【陳請檢察官評鑑轉介單

陳請評鑑之具體事實

【不適任,東抄、西抄,便宜行事、不作為】〝簽結〞的二位檢察官:【少股-溫祖德(5個月)、餘股-梁光宗(3個月)】,將「告訴人」依法提出【犯罪事實證據明確的「訴求、被告」閒置、竄改】。拒分〝偵字〞查辦,也不傳訊「告訴人」了解案情。經驗告知:檢方若想「吃案」動手腳的學問即是:以「他字案來處理,則根本不必寫起訴書或不起訴書,只要寫個「簽呈」,由「檢察長批結」即了事。

【「他字案」是沒有明確證據或者被告,「偵字案」是指被告及犯罪事實明確案件。】「他案簽結」可以免去製作不起訴處分書的麻煩;亦可不許「告訴人」聲請再議,省卻了被上級檢察署發回重新偵查的麻煩,此一結案方式:就成了今日怠忽職守的【少股-溫祖德(5個月)、餘股-梁光宗(3個月)】執意〝違背職責〞不作為,以「他案簽結」用來免去【案牘勞形】的工具。

由〝他字案轉為偵字案〞,至少檢察官會有一個〝明確的決定〞,明確〝告知查證結果〞,因為早已熟知「北檢」不適任的檢察官們最為善用這個【執法漏洞:〝拒分偵字〞查辦,以〝他案簽結〞便宜行事】,於是等待的漫長日子不斷陳請「最高法院檢察長」、「法務部檢察司」,要求依監督職責,督促【少股-溫祖德(5個月)、餘股-梁光宗(3個 月)】依法辦案,★受評鑑人【溫祖德、梁光宗】二位檢察官,都已是〝 N次 〞陳情給「最高法院檢察長」後,都有再轉給「北檢」承辦官,明確指示:『需依「告訴人」所陳情訴求,依法辦案』。如此的「過程中」〝不停提醒:辦案、查證 〞;積極地傳達重視自己權利的訊息給★受評鑑人【溫祖德、梁光宗】二位檢察官,提醒他們〝妥慎處理案件〞,以免日後被申訴。

「檢察官之職務」就是在【偵查及追訴犯罪】。並於起訴後,為賦與「被告」享有接受「法院」〝公平獨立審判〞之機會,由「檢察官」代表國家基於「原告」之地位,在法庭上實行其〝告訴之主張〞。

因此【平庸、無能、不辦案、只會抄、一昧結案之檢察官】,嚴重侵害人民權益,有損司法公正形象,《法官法》所建立的〝個案評鑑制度〞,正是人民【制衡司法人員濫權】的重要工具,爰依《法官法》第89條準用第35條第1項第2款規定,請求對★受評鑑人【溫祖德、梁光宗】二位檢察官,進行〝個案評鑑〞,以維司法威信。

 

 

◆(1):未經合法調查或欠缺證據,卻認定事實。

例如:「蘇維達」檢察官之錯誤的〝不起訴處分書〞,錯誤的『 93上聲議1330』駁回〞,錯誤的〝『93聲判78』駁回〞,完全不看「告訴人」陳訴〝事實、證據〞的是非對錯。★受評鑑人【餘股-梁光宗】逕自寫上因為【張股-黃筵銘】檢察官已用此理由簽結, 所以★受評鑑人【餘股-梁光宗】自己也依據、跟隨〝簽結〞。

◆(2):不依「告訴人」調查所得之證據內容,認定事實。

例如:94年聲請『航照圖』★★★78年航照圖很明確告知:【舊塔位在社區外】,85年航照圖:【新塔架入社區內】。 【新塔與舊塔 位置間是一條天然地形〝大斷層〞】,明確的證據證明:〝舊塔、新塔並非位於同地號、同面積〞之〝原地升高〞。★受評鑑人 【餘股-梁光宗】仍逕自寫上因為:【少股-溫祖德】檢察官照抄『93聲判78』簽結,聲判內文是稱:(自75年至今「舊塔、 新塔」皆承租「新店市公所」同面積、同地號,是〝原地升高〞),所以★受評鑑人【餘股-梁光宗】自己也依據跟隨〝簽結〞。

◆(3):認定事實違反經驗法則。

例如:「蘇維達92調偵677」不起訴處分書上,只寫了P47頁(1/48)錯誤的二段話:
(一):現場「新塔」內「尚見二根」舊塔基樁,證明「新塔、舊塔」是〝原地升高〞,因為「新塔」興建工程,整個山丘早翻開,不 可能還保留「二根舊塔樁」,當證據給你看。
(二):說14平方公尺是【緊鄰舊塔】、【改建成新塔】所〝 擴增的面積 〞, 完全胡扯:因為『新塔15.5*15.6=242平方公尺,舊塔 10*10=100平方公尺』。如果能「略用點智慧、思考」,而非依賴「前輩檢察官」〝裁定行為〞,跟隨腳步走,很簡單的字面上就 能看出有疑點,「告訴人」一而再呈遞〝訴狀說明〞都置之不理。

★受評鑑人【梁光宗】逕自寫上因為【張股-黃筵銘】、【少股-溫祖德】二位檢察官就是以此理由簽結,所以★受評鑑人【梁光宗】自己也依據、跟隨〝簽結〞。

◆(4):認定事實違反論理法則。

例如:一再陳述「蘇維達」檢察官除了與白手套律師「陳凱聲」【勾結、犯罪】作案『大抄特抄』、用〝偽公文〞吃案外,什麼查證 作為都沒有,硬要將日後才發現的『航照圖』鐵證,大貪官受賄圖利、配合詐欺,及陸續查證出來的各種官商勾結大弊案, 全部歸類成「蘇維達」已不起訴處分,「聲請交付審判」已駁回為由,簽結不理,就太抬舉犯罪的「蘇維達」了。

◆(5):竄改變更訴求、被告。

★受評鑑人【溫祖德、梁光宗】二位檢察官,「置之不理」的〝訴狀〞,明確的寫明「被告」是『蘇維達 ; 陳韻如 ; 邱創煥 ; 葉雲堯 ; 廖國智 ; 新店地政事務所、新店區公所…(83、84年合謀詐欺當事之承辦員)』…【有明確被告、事證 :必需確辦】。★受評鑑人【溫祖德、梁光宗】二位檢察官,僅以【「蘇維達92調偵677」已不起訴處分】,將「蘇維達」庭上唯一訴求明確的被告:「台電〝 電塔違建 〞被告是:偽公文-葉雲堯、偽證-廖國智。因「不作為、便宜行事」的〝照抄〞錯誤的『聲判內文』,更改「被告」成建商法定代理人「何俊陽」。

「蘇維達」檢察官〝勾結、吃案〞後,「告訴人」不停蒐證,94年調出「航照圖」後確認、查證出:官商勾結、受賄圖利公職員們〝設計製造〞的【達觀鎮大弊案】:
(一):20多年來,台電高壓電塔:違建、偽造、侵占。
(二):20多年來:被新店區公所:侵占社區領土。
(三):20多年來,新店地政事務所:為了將侵入社區的〝新塔〞移出社區,套地籍圖時,移位詐欺。
(四):「邱創煥」,受賄圖利、逃聲報,運用職權、將受賄豪宅,任由因地籍圖移位,配合詐欺。』

 

 

■陳請評鑑之事項

◎◎◎(一)、事實經

★★★105他11616號,被『強行綁架』:【變造、竄改訴求及被告】。★ 105他11616號「餘股—梁光宗」檢察官不具名的簽結文上,蓋著『檢察長—邢泰釗』大印,簽結文上註明:『復台端105/11/23刑事告訴狀』、「張股—黃筵銘8756、10157、10641」、「少股—溫祖德5522、7038」已簽結,同一事實一再告發。

 

基於對「公務員依法執行公務」【不服而申告、告發】,避免內容抽象而未【具體指摘犯罪事實及相關證據】。■附上:

(1):105/11/23刑事告訴狀。

(2):「張股—黃筵銘8756、10157、10641」、「少股—溫祖德5522、7038」簽結文。

(3):「張股—黃筵銘8756簽結文」稱:「張股—黃筵銘4624、7169」、「劍股—曹哲寧4658」、「光股—侯靜雯2443、2858」已簽結。

(4):「張股—黃筵銘10157、10641簽結文」稱:「年股—蘇維達」已不起訴書、「93年上聲議1330」、「93聲判」已駁、「劍股—曹哲寧4658」 、「光股—侯靜雯2443、2858」、及其自己「張股—黃筵銘4624、7169」已簽結。

(5):「光股—侯靜雯2443、2858簽結文」稱:「年股—蘇維達」已不起訴、「劍股—曹哲寧4658」、「敬股—陳舒怡10466」已簽結。

(6):「敬股—陳舒怡10466」僅稱:「劍股—曹哲寧4658」已簽結。

(7):「少股—溫祖德5522、7038」簽結文:照抄「聲判」文。且說「蘇維達」沒有瀆職包庇被告『何俊陽』。

 

▼▼▼【整理如下】:

劍股—曹哲寧4658:→稱:「蘇維達」現場會勘,見現場「新塔」內尚有二舊塔基柱,勘認舊塔自75年起即設在上
開新店市公所土地。所以★難認定「蘇維達」包庇◆『何俊陽』。

敬股—陳舒怡10466:→稱:★難認定「蘇維達」包庇◆『何俊陽』的「曹哲寧4658」已簽結。

光股—侯靜雯2443、2858:→稱:「蘇維達」已不起訴;★竄改訴求且稱被告為◆『何俊陽』★的「曹哲寧4658」、「陳舒怡10466」已簽結。

張股—黃筵銘4624、7169:→稱:「年股—蘇維達」已不起 訴書、「93年上聲議1330」、「93聲判78號」已駁回。

張股—黃筵銘10157、10641:→稱:「年股—蘇維達」已不起訴書、「93年上聲議1330」、「93聲判78號」已駁回。再自稱「黃筵銘4624、 7169」已簽結、★難認定「蘇維達」包庇◆『何俊陽』的「曹哲寧4658」、「侯靜雯2443、2858」已簽結。

張股—黃筵銘8756:→稱:自己★「黃筵銘4624、7169」已二度簽結;★難認定「蘇維達」包庇◆『何俊陽』的「曹哲寧4658」、「侯靜雯2443、2858」已簽結。

少股—溫祖德5522、7038:→稱:★難認定「蘇維達」、「陳韻如」有何包庇◆『何俊陽』而涉〝刑法瀆職〞罪嫌。

 

 

 

◎◎◎(、違法及失職情事及其證明方法

▼▼▼【結論】:▼▼▼

105他11616號「餘股—梁光宗」不敢直言,假借他人簽結的〝唯一說詞〞是源起於:■【劍股—曹哲寧4658】:→稱:「蘇維達」現場會勘,見現場「新塔」內尚有二舊塔基柱,勘認舊塔自75年起即設在上開新店市公所土地。稱:★難認定「蘇維達」包庇◆『何俊陽』。之後一個接一個,直至■「張股—黃筵銘」仍延用。

★「聲判」全文是【勾結、犯罪的蘇維達】檢察官,運用職權,【偷呈之不實說詞】非「告訴人」有機會反駁,「溫祖德、梁光宗」檢察官,不看自己案件之「告訴人」訴求,完全照抄,才錯誤百出。本「告訴人」於「蘇維達」庭上,只是單純告【電塔違建】、是告【台電】,只有團訴律師是告【建商】,「聲判」全文寫的那麼複雜,這是犯罪的「蘇維達」檢察官【個人行為】。

 

◆◆◆現在回想◆◆◆

「蘇維達」根本狀況外,根本不了解什麼『建商』過程,因為「蘇維達」只在辦本「告訴人」遞的狀,而本人只專注寫「電塔」是違建,「葉雲堯」發〝偽公文〞、「廖國智」作〝偽證〞,一個「買賣、建商」字句都沒寫,★整個(聲判全文),條理分明的『扯建商、扯買賣糾紛、扯何俊陽...』★極有可能就是:【與「蘇維達」檢察官勾結的「陳凱聲」】律師為其〝擬的稿〞,讓「蘇維達」檢察官〝抄寫的〞。「蘇維達」也是違法照抄「高院判」全文,當自己查辦「陳凱聲」的不起訴處分書。可見他只會抄,什麼都不懂,被「陳凱聲」白手套律師牽著鼻子走。

◆◆◆原來如此◆◆◆

 

 

▲▲▲駁斥(1):『新塔興建』工程,整個山丘早已翻爛了,豈會原封不動保留『二舊塔樁』給你「當證據」看?

▲▲▲駁斥(2):【『何俊陽』只是團訴律師「陳凱聲」的被告】。★ 本「告訴人」自始至終〝只有一個訴求〞『電塔是由社區外略低下處遷移、架到社區上。 被告是「台電」發〝偽公文〞的「葉雲堯」、作〝偽證〞的「廖國智」。』★本「告訴人」與「陳凱聲」的團訴,是【二個完全無關,各自獨立的案號】。★「陳凱聲」成軍之時,主打〝公設廣告不實、及地質安全堪慮〞,所以我也有付錢,也是團訴成員。【各自為各自的訴求負責】。若因「陳凱聲」訴狀上有提到什麼的任何內容,要由收取100萬團訴律師費的「陳凱聲」負責,與本「告訴人」完全無關。

▲▲▲駁斥(3):105/11/23刑事告訴狀,明寫著被告「蘇維達」是【『勾結、犯罪』】,不可以擅自〝更改訴求〞說成:『包庇、瀆職』。

▲▲▲駁斥(4):105/11/23刑事告訴狀,明確寫著:被告:蘇維達 ; 陳韻如 ; 邱創煥 ; 葉雲堯 ; 廖國智 ; 新店地政事務所新店區公所…(8384年合謀詐欺當事之承辦員)【有明確被告、事證  :必需確辦】。

▲▲▲駁斥(5):『聲請再議』,結果「高檢署」一方面稱「蘇維達」有現場會勘,看見「新電塔」內尚有二根「舊電塔」〝基樁〞,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並無錯,被駁回。』★★★這是:『未曾深思,錯誤的認知』。★建新塔時,整個山頭已翻爛了,不可能「新塔」內還保留原來『二根舊塔樁』。 ★★★「高檢署」一方面竟又稱:『「蘇維達」並未對提出的「台電」〝偽公文〞作查證,令其再分案查證。』 簡直就是承認:◆◆◆「蘇維達」的不起訴處分:【是不合程序的,是無效的】。     

▲▲▲駁斥(6):『93聲判78』,上面的字句就是〝偽公文〞
(75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 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 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 )證據是:『新塔15.5*15.6=242平方公尺,舊塔10*10=100平方公尺』。

▲▲▲駁斥(7):「蘇維達92調偵677」不起訴處分書上,只寫了P47頁(1/48)錯誤的二段話: (一):現場新塔內尚見二根,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因為新塔興建工程,整個山丘早翻開,不可能還保留「二根舊塔」證據。 (二):說14平方公尺是【緊鄰舊塔】改【建成新塔】所〝擴增的面積〞, 完全胡扯:因為『新塔15.5*15.6=242平方公尺,舊塔10*10=100平方公尺』。

▲▲▲駁斥(8):「蘇維達」檢察官除了與白手套律師「陳凱聲」勾結作案『大抄特抄』、用〝偽公文〞吃案外,什麼查證作為都沒有,硬要將日後才發現的『航照圖』鐵證,大貪官受賄圖利、配合詐欺,及陸續查證出來的各種官商勾結大弊案,全部歸類成「蘇維達」已不起訴處分,「聲請交付審判」已駁回為由,簽結不理,就太抬舉犯罪的「蘇維達」了。『法律執行官』是不能這樣貶損自己『職責、榮譽、名聲』的。★『刑事訴訟法260條』新事實、新事證,★105他11616號「餘股—梁光宗」檢察官,可以隨意棄置不理嗎?

 

 

▼▼▼【總結】▼▼▼

『勾結、犯罪、作案』的「蘇維達」檢察官,錯誤的〝不起訴處分書〞,錯誤『 93上聲議1330』〞,錯誤的〝『93聲判78』〞,105他11616號「餘股—梁光宗」明知錯誤,自己不敢明寫】。〝輾轉藉由〞『黃筵銘、溫祖德』檢察官已簽結。

所以★105他11616號「餘股—梁光宗」檢察官,自己『吃案、拒辦』也是有理由的〝簽結〞。★以上就是「北檢」超級〝醜陋〞的辦案真相。

 



◎◎◎(、具體訴求

★「93年聲判」上面字句,非「告訴人」所提供,明明是告「台電」的專案,居然被竄改成是告「建商、是買賣糾紛、是告〝何俊陽〞」。

★尤其「告訴人」未曾寫過的字句,「不起訴書」都不會寫,大抄特抄「高院判」,更改「公訴意旨」字句,當成「陳凱聲」提的「告訴意旨」。這樣什麼都不懂的「蘇維達」檢察官為何能頭頭是道,條理分明的移轉成只是對「建商」不滿,所以:更證明★「蘇維達」與「陳凱聲」勾結,抄「陳凱聲」提供、擬的稿,還寫些與訴求無關的「電塔興建過程」「人、事、物」及夾雜不實的【「新塔」、「舊塔」是同位置、同地號,原地升高】的〝偽公文〞字句,誤導「聲判」不查,稱:〝新塔、舊塔確實原地升高〞『駁回』。

★94年聲請『航照圖』★★★78年航照圖很明確告知:【舊塔位在社區外】,85年航照圖:【新塔架入社區內】。 【新塔與舊塔位置間是一條天然地形〝大斷層〞】。於是官商勾結、受賄圖利的公職員們,所設計製造的【達觀鎮大弊案】才完整呈現。

 

▼▼▼【「蘇維達與團訴律師「陳凱聲」:〝勾結、犯罪〞】:
「告訴人」個人只是專注告:緊鄰社區大樓的〝高壓電塔〞是『違建』、是從社區外低下處遷移到社區內,承辦的檢察官是「蘇維達」,被告的對象只有「台電」而已。當時因「蘇維達」檢察官希望能「和解」改分『92年度調偵字第677號』,「蘇維達」庭上只問過這一個〝電塔〞個案。

 300人團訴律師『陳凱聲』,才是負責告「建商公設廣告不實」,建商的法定代理人是「何俊陽」,及【陳凱聲律師成軍之初,當時是自稱他最拿手「地質」訴求,因為當時正逢『林肯大郡』事件,「山坡地質」被吵得沸沸揚揚、人心惶惶,「陳凱聲」律師結合「吳善九」議員、另一個不知是誰的自稱「地質專家」,浩浩蕩蕩開說明會,因此很快就能號召到300多人加入,也許這才是「建商」對其買單,要求他〝閉口〞的要件】因此100人之他團於「高院」敗訴被駁回後,當下「陳凱聲律師事務所」,不避嫌,是讓人傻眼到興奮的搬到「汐止—東帝士」大樓至今,「蘇維達」庭上,陳凱聲(派代理人)自始至終『從不曾在任何庭次上吭過一聲』。

然而「蘇維達」檢察官,自己唯一承辦的電塔案,僅僅寫了【第47頁】,(1/48頁)而已,根本沒承辦(300人的團訴律師「陳凱聲」的訴求),憑什麼要把300人名冊附上?我當然願意:『將自己的訴求分享給團訴成員』,所以只有名冊可以接受。

但是【「蘇維達」檢察官,憑什麼能力,用什麼『公信力』能為團訴的「公設廣告不實」,或「地質訴求」作出裁定?】,完全未碰過,完全未聽過的訴求,【「蘇維達」檢察官當然寫不出隻字片語】,一般來說,正常的話,決不會自惹麻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是堅守『不告不理』的原則。

▼▼▼【「蘇維達」與「白手套律師陳凱聲」勾結證據明確】:一個要向受領100萬團訴費的「成員」有交代,是有『轟轟烈烈不起訴書』為證,遞上(101唯一未曾更新過的)成軍時擬的訴狀(有刻意避開併案之另100人團,已經起訴的內容),所以「蘇維達」將厚厚一大疊【八十九年度上易字第四二三一號】〝駁回全文〞,更改『公訴意旨』為「陳凱聲」提的『告訴意旨』字句,【一字不漏完整copy抄!抄!抄!】,成全「陳凱聲」是有作為的假象,寄發給:「團訴成員」。能拿100萬團訴律師費,一眼就看穿是「照抄、違法的大抄與呈遞的訴狀內容完全不同」,居然『拒提聲請再議』,還很興奮的稱:『案件已全部結束了』,證明彼此勾結、作案。

★提『聲請再議』,結果「高檢署」一方面稱「蘇維達」有現場會勘,看見「新電塔」內尚有二根「舊電塔」〝基樁〞,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並無錯,被駁回。』★然而一方面竟然又稱:『「蘇維達」並未對提出的「台電」〝偽公文〞作查證,令其再分案查證。』★★簡直就是承認:「蘇維達」的不起訴處分:【是不合程序的,是無效的】。

▼▼▼【「陳韻如」包庇犯罪的「蘇維達」】:
【「蘇維達」檢察官是先以台電〝偽證、偽公文〞不起訴後,★是「蘇維達」自己再主動將〝偽證、偽公文〞分案給「陳韻如」檢察官查證,★這已證明是:『不合程序行為的不起訴處分』。★★★結果「陳韻如」檢察官果然如其願公然包庇,將「蘇維達」檢察官庭上剛★發生的〝偽公文〞以【過十年時效】之理由作案作掉。】,已不停的提出了十多年,從未有任何一位檢察官理會,當沒看到至今。

 

 

▼▼▼【最後再〝鎮重聲明〞】
本人只告:『官商勾結、犯罪圖利』的〝公職員們〞,決不會去告「建商」,或建商法定代理人「何俊陽」;本人只告與團訴律師勾結作案的檢察官「蘇維達」,決不會去告不作為、勾結的「陳凱聲」律師。

「何俊陽」是二十年前交屋後,A團體100人、B團體300人( 全程庭上不吭聲、不作為之白手套「陳凱聲」律師與「蘇維達」檢察官勾結 ),只有團體是告「建商廣告不實」,建商法定代理人是「何俊陽」,本人根本對「建商廣告不實」完全沒興趣,根本不會白費精神、笨蛋傻瓜一樣的去告「何俊陽」。【本人訴求全都與「何俊陽」沾不上邊。】

★本人天生就是痛恨「官商勾結」領國家俸祿,卻受賄圖利,配合【電塔詐欺遷移】弊案、危害不知情的住戶,這十多年來就只是努力不懈的【查弊、追案】。就只是專心的在告『台電』發〝偽公文〞,以及日後陸續查證出來的官商勾結大弊案。

◆◆◆「蘇維達」檢察官除了與白手套律師「陳凱聲」勾結作案『大抄特抄』、用〝偽公文〞吃案外。★「蘇維達」檢察官什麼查證作為都沒有【附上其不起訴處分書為證】。★硬要將日後才發現的『航照圖』鐵證,大貪官受賄圖利、配合詐欺,及陸續查證出來的各種官商勾結大弊案,★★★全部歸類成「蘇維達」已不起訴處分,「聲請交付審判」已駁回為由,簽結不理,★就太抬舉〝勾結、犯罪、吃案〞的「蘇維達」了。

★所以被告是:「蘇維達」(勾結、犯罪)、「陳韻如」(包庇、瀆職)、「邱創煥」(受賄圖利、配合詐欺)、「葉雲堯」(偽公文、偽圖)、「廖國智」(偽證)、83年配合詐欺的新店地政事務所、新店區公所(承辦員)。本人只告【犯罪的公職員們】,不告【無公職的人員】,已夠明確的說清楚訴求了。這些被告:【全都是犯罪的「蘇維達」檢察官不起訴處分、「聲判」駁回之後,★【「航照圖」出現之後】,才證據明確的提告,是以刑事訴訟法第260條:(新事實、新事證)提出。】

 

 

▼▼▼【「蘇維達」檢察官與「陳凱聲」律師勾結犯罪證據:】
只審理「電塔」的「蘇維達」檢察官,只為本案寫了〝P47〞僅一頁之:【會勘時現場「尚見二舊塔基樁,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14m2緊鄰舊塔,是原地升高的新塔擴大平面地,所新增的面積」】。二段話而矣。「北檢」的檢察官們應該知道,★只寫自己所承辦的案件,就算【查證疏漏、裁定有誤與否。】,都難證實勾結事件。但是★「蘇維達」居然為了讓「團訴成員」看到轟轟烈烈的不起訴理由,讓大家看到【拿100萬團訴費的律師是有作為】,完全未碰過的東西當然寫不出半個字來,就把厚厚一大疊【八十九年度上易字第四二三一號】〝駁回全文〞,更改『公訴意旨』為「陳凱聲」提的『告訴意旨』字句,【一字不漏完整copy抄!抄!抄!】,成全「陳凱聲」是有作為的假象,寄發給:「團訴成員」。

★【拿100萬團訴費的「陳凱聲」律師】,一眼就能看出「枉法胡亂照抄,與〝101訴求〞完全不對頭。」這是犯罪的行為,豈會不懂?居然拒提「聲請再議」,還開心的宣布,案件已結束了。

【拿100萬團訴費的「陳凱聲」律師】,★在前團體被『高等法院駁回』的幾天後,再到律師事務所時,非常傻眼的看到在台北車站附近「天津街」的「陳凱聲律師事務所」正在開心打包,要搬到被告建商的〝汐止東帝士〞大樓「至今」,「達觀鎮當初8億經費」(報紙報導),就被其有名大老闆捲款逃到大陸至今未歸,建商有的就是大樓、豪宅:【贈送值得贈送的對象】,例如證據明確的「邱創煥」。

「陳凱聲」律師不費吹灰之力,▲【嘗到了大甜頭】,有一就一定會有二,夜路走多了終會遇到鬼,這些都是我們常聽到的名言。▲ 中國時報2009.07.03 【科教館弊案 律師涉貪遭羈押】,【檢察官更在「陳凱聲」住處搜出一張可疑行賄名單,懷疑陳扮演〝白手套〞,訊後向法院聲請羈押獲准。】與他有同學之誼的士林地檢署某檢察官說,當年「陳凱聲」忠厚老實,沒想到如今竟會涉入貪汙案件。 檢方在「陳凱聲」家中起出一張行賄名單,上頭不僅▲【寫滿官員姓名,名字後還加註行賄金額】。…..完整詳情網路上很多,還有別的犯罪案2008.07.23【涉配合掏空太平產險 檢追加起訴「陳凱聲」】。因為【嘗到了大甜頭】,懂得扮演〝白手套〞,自本案93年後就【走偏門撈大錢】。

★只要不是智障,都立刻知道〝北檢〞【蘇維達】檢察官勾結團訴律師【陳凱聲】,用【偽造文書】包庇吃掉龐大弊案,這十年多來不停追弊案,全盤查出的【達觀鎮大弊案】,十多年前的「蘇維達」檢察官,只用「台電」的〝偽公文〞稱:『新、舊塔是原地升高』外,什麼都沒審理過。★如今所提出的訴求、被告,全都是之後查證得知的【官商勾結公職員們】,「北檢」共分了200多個案號,100多個檢察官們★90%以上硬是以:『與白手套團訴律師「陳凱聲」勾結犯罪的「蘇維達」檢察官〝已不起訴〞,「蘇維達」檢察官偷將「台電」偽公文呈〝聲判駁回〞為由〝簽結〞』。

 

■■「少股-溫祖德」檢察官,再次提出陳請評鑑之理由

★受評鑑人【餘股-梁光宗】檢察官完全不作為,不依「告訴人」調查所得之證據內容,認定事實。完全以【少股-溫祖德】檢察官照抄『93聲判78』的簽結行為「馬首是瞻」,稱【少股-溫祖德】檢察官已簽結,所以★受評鑑人【餘股-梁光宗】自己也依據、跟隨〝簽結〞。如果不〝再次提出〞,又如何能只對〝跟隨簽結〞的【餘股-梁光宗】提出。

 

「93聲判78號」,全篇疑點重重,至少〝偽公文、偽證〞已完整陳述:
(一) :(75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 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 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 )』 證據是:『新塔15.5*15.6=242平方公尺,舊塔10*10=100平方公尺』。

(二) :蘇維達現場會勘,見現場新塔內尚見二根,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因為新塔興建工程,整個山丘早翻開,不可能還保留「二根舊塔」證據。

(三) :說14平方公尺是【緊鄰舊塔】改【建成新塔】所〝擴增的面積〞。 完全胡扯:因為『新塔15.5*15.6=242平方公尺,舊塔10*10=100平方公尺』。

加上「蘇維達」檢察官只承辦本「告訴人」只告『電塔是由社區外略低下處遷移、架到社區上。「93年聲判」上面字句,非「告訴人」所提供,明明是告「台電」的專案,居然被竄改成是告「建商、是買賣糾紛、是告〝何俊陽〞」。★尤其「告訴人」未曾寫過的字句,「不起訴書」都不會寫,大抄特抄「高院判」,更改「公訴意旨」字句,當成「陳凱聲」提的「告訴意旨」。這樣什麼都不懂的「蘇維達」檢察官為何能頭頭是道,條理分明的寫「告訴人」沒寫過的訴求,移轉成「告訴人」只是對「建商」不滿。

更證明★「蘇維達」是抄「陳凱聲」提供、擬的稿,還寫些與訴求無關的「電塔興建過程」「人、事、物」及夾雜不實的【「新塔」、「舊塔」是同位置、同地號,原地升高】的〝偽公文〞字句,誤導「聲判」不查,稱:新塔、舊塔確實〝原地升高〞『駁回』。

★受評鑑人【溫祖德、梁光宗】二位檢察官違反:

法官法」:第13條、第86條、第89條第4項第1款、第2款、第5款、第7款。

檢察官倫理規範」:第2條、第3條、第6條、第7條、第8條、第9條、第12條、第13條、第19條。

檢察官守則」:第1條(使命)第2條(公正)第3條(認真)第4條(懇切)第5條(效率)第6條(比例原則)第7條(檢察一體)等規範。

★受評鑑人【溫祖德、梁光宗】二位檢察官,也違反「刑事訴訟法」:第2條(有利不利一律注意)、第228條(偵查之發動)、第251條(公訴之提起)、第252條(絕對不起訴案件)、第260條(不起訴處分或緩起訴處分之效力~再行起訴)、第420條(為受判決人利益聲請再審之事由1)及「中華民國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或仲裁罪)、第125條(濫權追訴處罰罪)。

受評鑑人【溫祖德、梁光宗】檢察官嚴重違反辦案程序規定、職務規定,情節重大。
受評鑑人【溫祖德、梁光宗】檢察官違反檢察官倫理規範,情節重大

 

陳請人:   106/03/13

 

 

 

 

 

 

 

 

 

 

 

「聲判全文」絕非僅會寫「一頁、二句」荒謬「14m2偽說詞」「看到二根舊樁」,就稱: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並無遷移,「不起訴處分」之「蘇維達」傑作。

「蘇維達」勾結團訴律師「陳凱聲」作案,抄其擬的稿,(偽公文偷遞給聲判,轟轟烈烈製造出六大頁「聲判全文」)這並不是「告訴人」所能控制的「勾結、犯罪行為」。

「蘇維達」的48頁不起訴處分書,(除僅一頁的偽說詞及名冊外)更是轟轟烈烈一字不漏大抄別團「高院判」,這又與其承辦的「電塔訴求」無關。

 

 

 

 

 

 

 

 

回首頁 別忘了要再點「回首頁」,更多精采內容要與您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