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觀鎮

.廉能.」是政府的 . ..核心價值 ...................貪腐.」足以摧毀 . ..政府形象 .....................................公務員.」理應...堅持廉潔...拒絕貪腐 ...................執法員.」更應...謹守法紀...查緝犯罪


 

本頁有►「出股-吳曉婷承辦之刑事告訴狀」。出股-吳曉婷二度他案擺爛簽結,「高檢-陳文琪四度他案庇護►►「 出股 - 胡曉婷 吃案理由 已被 溫祖德 梁光宗 林安紜 胡曉婷 不作為結 所以結案」“ 擺爛至今 ”。

【北檢「出股-吳曉婷」】能承辦:【專函遞給「北檢檢察長-邢泰釗」的「存證信函」。】想必欽點。
【北檢檢察長-邢泰釗】欽點的【偵弊、高手】:【北檢「出股-吳曉婷」】總該「詳查慎重」回覆吧?

「他字案」簽結「法則」超級好用,「自肥」之偉大發明:【躺著簽結、照抄簽結、隻字不提訴求簽結、有簽結過的案號抄幾個簽結、竄改訴求、竄改被告也能簽結。】不碰、原封不動的 "原"「他字案」,也不用理「訴求意旨」【北檢「出股-吳曉婷」】全「爽」用。

白紙黑字的證據,大弊案一個字都不寫, 卻敢寫:「他字」案,就是「不用辦案」,是有誰在撐腰吧。

 

「出股-胡曉婷」吃案不作為的理由就是:已被「溫祖德、梁光宗、林安紜、胡曉婷」不作為結掉,所以「大弊案」“擺爛至今”。證據滿滿、勾結犯罪公職員“至今”不能法辦,全因北檢-吳曉婷、高檢-陳文琪→以「他」案為由“擺爛”。

 

「出股-吳曉婷」套上「未提具體指謫及相關事證」官方文句,「隻字不提」訴求,就能「作掉」案子。

 

「蘇維達」不起訴後,才調出「航照圖」鐵證 : 新、舊塔位在二個山頭,中間隔著「大斷層」,依法提「新事證」。....北檢「檢察官、廉政官們」,狂妄一個接一個【 拒辦、不作為、胡抄過去式“93年聲判”,無視訴求是94年調出航照圖、是以新事實新事證提、除”台電“外,被告→新增了“蘇維達、陳韻如、邱創煥、新店區公所、新店地政事務所 】尤其「少股-溫祖德」狂抄前”聲判“作案偽公文、然後

一群同僚挺總統剋星-周士榆挺北檢檢察長-邢泰釗挺法務部挺不准檢察官評鑑銷案不准再提至今踐踏司法。】

 

100%【達觀鎮社區】外的舊電塔,台電公司派員作偽證稱:新電塔內埋的二根舊塔樁,【75年】時就在那裏了,為了建新塔,四周要挖16公尺深(五層樓高度)的粗大基樁,這二根舊塔基樁所在的【山丘分毫都沒變過】,因為新塔面積大,所以土丘頂要向下挖100公分(一個等高線),增加平面地,所以【二根舊塔樁的2/3處】,才有【模板的痕跡】露出來,《好笑吧?》。

 

偽證稱:「新塔」內「二舊塔樁」,2/3處原先在土裡,為增「新塔」平面地「下挖」,舊塔墩才露出。

 

台電-葉雲堯發出的偽公文偽圖超級不專業的舊塔畫在高差200公分斜坡」,貽笑大方

 

告訴人「絕不會是閒著沒事,笨到去告建商的人」,本案也「從未告過建商」,本案「告建商訴求」這是團訴律師「陳凱聲」的職責,告訴人只是對「貪贓枉法、勾結、受賄、圖利」的『公職人員』不恥、絕不認同、深惡痛絕。

 

 

「吉股周士榆」檢察官有什麼權力稱「少股溫祖德」檢察官「抄聲判、拒辦弊案」並無不法?

「少股-溫祖德」大抄的「聲判」內文,白紙黑字寫著:

→→【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

→→證人「廖國智」稱:「新塔」內“尚見”的「二舊塔樁」,2/3處原先在土裡,為增「新塔」平面地被整平挖低,舊塔墩才會露出。

▲▲▲▲▲▲▲▲▲▲▲▲▲▲▲▲▲▲▲▲▲▲▲▲▲▲▲▲▲▲▲▲▲▲▲▲▲▲▲▲▲▲▲▲▲▲▲▲▲▲▲▲▲▲▲▲▲▲▲

 

北檢檢察長 - 邢泰釗 」、「 總統剋星 - 周士榆 」: 法律是要講求證據的

如果 :「 75年至今 」→「 新塔 舊塔 」:「 同地號 同面積 原地升高 」。
請問 :“ 二根 「“ 75年 至今 原地存在 」,「 “83年粗大 新塔 如何迸出 」?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吉股-周士榆】106年度調字第58號,“邏輯錯誤,踐踏法律”。
能成就名聲的〖挑案攻擊〗,市井小民的〖棄之如敝屣〗。

 

「達觀鎮社區」工址中部是原「崩塌地」、「大斷層」經過、「電塔緊鄰之後方」就有原「斷層分枝」大呈現,其餘「斷層分枝」已經建案整治,如今已難看到「原貌」,工址中部是原「崩塌地」、「達觀鎮社區」的「中央大道」因而大改道,民國76年「工研院能資所」就嚴重警告「不宜建構房舍」,如今卻能公然蓋成滿山滿谷,超高超大型住宅社區,官商勾結、藐視國法、官官相庇,自民國94年調出「航照圖」後就“證據明確”不停積極提告至今,仍然被「北檢、廉政署」公然以勾結犯罪的「北檢-蘇維達」檢察官已不起訴處分定案、「蘇維達」已不合辦案程序的作案、且用「偽公文、偽證」給「聲判駁回」定案為由,無視一大籮筐的「犯罪事證」。

▲▲▲▲▲▲▲▲▲▲▲▲▲▲▲▲▲▲▲▲▲▲▲▲▲▲▲▲▲▲▲▲▲▲▲▲▲▲▲▲▲▲▲▲▲▲▲▲▲▲▲▲▲▲▲▲▲▲▲

 

「北檢-少股-溫祖德」不作為,滿滿數頁,竄改被告、大抄與「訴求、被告、事證」完全無關的「聲判」簽結。「北檢-餘股-梁光宗」僅把“二個”吃案「不作為案號」寫上,躺著「爽結」。「北檢-吉股-周士榆」居然護盤稱:「少股、餘股」二人並無明顯違法、失職,駁回「不作為、亂抄、吃案」的陳情,全力支持「北檢的-檢察官們」就是不用去辦「官商勾結的大弊案」,讓人瞠目結舌。

 

「少股-溫祖德」拒不作為,反而照抄“風馬牛不相關的被告及訴求”:「被告蘇維達」檢察官與團訴律師「陳凱聲」(日後證實確實為司法界白手套是事實)勾結作案的「聲判內文」。
「餘股-梁光宗」力挺「少股-溫祖德」“不辦弊案胡抄”。

「吉股-周士榆」(106調字58號)更是只顧著能成就其名聲的「總統剋星」封號,『挑案攻擊』。市井小民的『棄之如敝屣』。
沒有內容、不知所云的稱:“二個拒辦弊案、胡抄”的「少股-溫祖德」、「餘股-梁光宗」並無任何“明顯違法。

 

「吉股-周士榆」認為「公職員勾結犯罪」事小,可以不用辦。
但是「總統剋星」封號,得之多榮耀,誓必『竭盡全力』以赴。

 

聲判後調出航照圖才發現邱創煥配合詐欺,「邱創煥藉勢受賄圖利逃聲報≠廉政署可拒辦

 

「北檢檢察長-邢泰釗」上任後,不理陳情說明,全力支持“全不作為”之 「少股-溫祖德」照抄與弊案、被告、訴求無關之十幾年前,被告「蘇維達」 檢察官與團訴律師「陳凱聲」勾結作案之「聲判」內文,接著「餘股-梁光 宗」亦“隻字不提訴求”全力挺。


北檢「吉股-周士榆」大力挺「少股-溫祖德」、「餘股-梁光宗」,接著「為 股-林安紜」等無數檢察官們,全隻字不碰訴求,以「少股-溫祖德」、「餘 股-梁光宗」辦過為由“狂結”,提檢察官評鑑也被銷案、不准提“不受理”。


唯一超級認真,全篇歪曲滿滿回應、照抄“勾結被告「蘇維達」”言論的 「露股-洪敏超」,正好有機會一一“反斥”駁正。接著就有「仁股-林黛利」、 「忠股-陳佳秀」昏天暗地“為挺”而力挺。


就是說:「達觀鎮.tw」網站所陳列,全部都是被告「蘇維達」檢察官不起 訴後,93 年聲判駁回後,才因為 94 年調出“航照圖”後,確認「新、舊 塔」不是“原地升高”後,才重新提出的被告,除了「台電」之外新增加 了「新店地政事務所、新店區公所」當事公職員,及「航照圖」“全都錄” 之大貪官「邱創煥」2.6 億“受賄圖利”受賄豪宅“配合地籍圖線移位” 詐欺,以【新事實、新事證】提出,竟然被吃案“奉令”不准受理,多次 遞出「刑事告訴狀」都查無音訊、已被「北檢檢察長-邢泰釗」“銷案”不理。


附 106/09/01 幾經抗議後才交「出股-吳曉婷」承辦「刑事告訴狀」全文, 再附上「北檢檢察長-邢泰釗」如何讓「出股-吳曉婷」醜陋作案 “簽結文”, 一次、二次、三次,將「案件“擺爛”至今」,硬要包庇官商勾結公職犯 罪人員,官照升、俸照領、快樂逍遙法外,“百斥不聽”,陳情亦我行我素。


「出股-吳曉婷」為何不辦案件毫無所懼?擺出的架勢:要向我家(北檢、 高檢、法務部)來告狀嗎?請吧。「高檢-宿股-陳志芬、主任-陳文琪」以 竄改被告,不知所云,訴求隻字不提,放下職責、榮譽地“枉法力挺”, 依然一次、二次、三次,「雞同鴨講,“全力護不作為的檢察官”」為使命。


全不作為檢察官們深知能用「高檢署」制定的「他字案法則」開脫,稱不 作為簽結,依法有據。過程任由檢察官竄改、栽贓、盲目套上“官式詞句”, 就此檢察官們人人躺著爽結,高枕無憂,還有上層高官們「層層包庇護航」。


廉政署-奇股廉政官」→全不作為被斥不爽從此拒辦」→「法務部竟同意包庇大貪官」。

 

「法務部」下令「廉政署」不用辦,所以是要讓全民繼續不停俸養著「大貪官」嗎? 「北檢」公然拒辦大弊案,完整證據就放在【達觀鎮.tw】網站上,公諸於世,能受全民檢驗,就是代表【犯罪證據明確】。

當過省主席「海撈」,「藍綠通吃」,各路人馬從「國民黨」護航起、包庇至今「民進黨」,「廉政署」大辣辣的公然“胡搞、拒辦”大貪官來路不明,約估【2億6千萬“逃聲報”的大豪宅】,「法務部」更是“護航、漠視”N次的“抗議、陳情”,從不說明「廉政署」為何可以不用查辦?請問究竟是誰要【負責任】?想能拖就拖,都已高齡了,拖到將來就能不了了之了嗎?造成國家極大的損失,就是因為有「法務部」下令「廉政署」不用辦,所以還要讓全民繼續不停俸養著「大貪官」嗎?

「北檢」公然拒辦弊案,從包庇自家「北檢」勾結犯罪「蘇維達」檢察官起包庇「新店地政事務所」官商勾結【竄改、位移地籍圖邊界線】的承辦員,包庇「台電公司」官商勾結【電塔違建侵佔、偽圖偽公文、偽證、埋二基樁詐欺】的承辦員,包庇「新店區公所」官商勾結【詐欺偽造“承租電塔位址”給台電】的承辦員,包庇「大貪官」利用受賄豪宅【配合地籍圖線位移詐欺】航照圖全都錄,完整證據就放在【達觀鎮.tw】網站上,公諸於世,能受全民檢驗,就是代表【犯罪證據明確】。

「北檢」最後吃案拒辦的【吳曉婷】有附上完整的「刑事告訴狀」,其荒唐【不作為的簽結文】也放在網站上,「北檢」檢察長-邢泰釗,能夠把宿敵以【“聖人、智人、完人”不得有任何“缺失、閃失”為人格標準】全力追查透透,相對的卻將國家託付為【“司法犯罪把關”的重要職責】 “大擺爛”。

吃案、不作為、違反檢察官倫理規範的「檢察官們」全都因奉命“沒在怕的”

司法還能“二樣情”是否太誇張太可怕了?「法務部」必須給個說詞,就只是默默不吭聲的將“函文移來移去”請問這就算是在工作了嗎?

 

歷年來,早已N次抗議、陳情「北檢」拒辦弊案陳情人:107/07/25

 

「法務部」將人民陳情先移交,見檢察官、廉政官不爽、拒辦,就稱「已簽結」就是明確答覆,不再受理。

 

台電自己畫的「偽圖」及「現場」呈現:舊塔10*10,新塔15.5*15.6,「偽公文」竟然敢寫出【自75年起至今承租的面積地號一模一樣,“從未變過”的原地升高】, ︎實在假的有夠「愚昧、白癡、太離譜」。因為►►►【75年間的舊塔位在上層,還未向下開挖】►►►︎【哪裡會承租83年改建下挖的「新塔」平面地?】積極追加「台電」的【偽證、偽公文】為被告,結果「蘇維達」視而不理,是用被強烈質疑的【預埋的二基樁、偽證、偽公文】而做出【92年度調偵字第 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

提出「聲請再議」時,「蘇維達」奉93年度上聲議字第1330 號令「主動」再分出給「陳韻如」檢察官再承辦被強烈質疑的【預埋的二基樁、偽證、偽公文】的案件,「蘇維達」是用“未查證”「 預埋的二基樁、偽公文、偽證」先行不起訴,基本上就是【不合行政程序、無效的『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

希望北檢檢察長「邢泰釗」能認清事實真相,不要目光狹隘,盲目護短,自損權威。 「蘇維達」最重要的大勾結證據才更是精彩,明明未碰過的以「建商」為被告的【公設、地質訴求】,不懂就不能下裁示,這絕對是身為「檢察官的基本倫理法則」,結果證明「蘇維達」與300人的團訴律師「陳凱聲」雙雙與「被告方」互通款曲,各自「利用職權」合作結束掉案件。

「蘇維達」將(p47)僅一頁的【92年度調偵字第 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膨脹成48頁,沒碰過當然寫不出隻字片語,就將前團體的「高院駁回判文」,原封不動,一字不差的COPY到【92年度調偵字第 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上,僅將「公訴意指」字句改成「告訴意旨」,栽贓成是「陳凱聲」提出的「告訴書狀」,本團是併入前團體的,而「前團體」都「已被駁回」了,拿百萬團訴費的「陳凱聲」、執法的「蘇維達」是【不懂法律是不允許再遞一模一樣隻字不差的訴狀嗎?】「陳凱聲」遞的當然是完全與前團體完全不同之訴求(團訴成立時就完全避開併入的「前團體已被起訴」的訴求了),被「蘇維達」牛頭不對馬嘴的全篇亂抄,灌爆到48頁,「陳凱聲」為何不吭聲【拒提聲請再議】?這就是【雙方互相篡謀】最明確的證據。

「蘇維達」的【92年度調偵字第 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簡簡單單的只寫了:【爆笑、錯誤、沒大腦知覺、未查證的二句話】而已,就是因為「蘇維達」根本搞不清狀況,就被「陳凱聲」拖拉來一起參與運作、被利用而已。 這樣的「蘇維達」哪裡有能力洋洋灑灑的寫出「93年聲判第78號」判文上所呈現出的滿滿8頁字句?何許人再擬的稿讓「蘇維達」狂抄?這絕非是「告訴人」所能控制,滿篇的胡言亂語,完全不給駁斥的機會,一直不停地駁斥了十幾年,竟然能【被北檢奉為聖旨】的維護、謹守了十幾年至今,實在是大笑話一通啊,「陳凱聲」何許人也?不就是日後也經證實,鼎鼎大名司法界的「白手套」。

告訴人「絕不會是閒著沒事,笨到去告建商的人」,本案也「從未告過建商」,本案「告建商訴求」這是團訴律師「陳凱聲」的職責,告訴人只是對「貪贓枉法、勾結、受賄、圖利」的『公職人員』不恥、絕不認同、深惡痛絕,請不要將「蘇維達」與「陳凱聲」【勾結、相互篡謀、所製造出的“聲判”說詞】張冠李戴,栽贓到本「告訴人」這裡,在「蘇維達」的庭上,從頭到尾就只有一個訴求,【二根舊塔基樁是「預埋造假」,台電「廖國智做偽證」,「葉雲堯發偽圖」,「舊塔」是由其它處遷來】。根本沒有興趣瞭解「電塔興建」過程、也從未質疑過「電塔興建」與告訴人何干,「蘇維達」勾結「陳凱聲」的行為與本人訴求根本無關,『達觀鎮.tw』有詳盡證據說明,不聽陳述仍一昧栽贓,勢必告到底,北檢檢察長「邢泰釗」廉政署長「賴哲雄」二位,包庇下屬拒辦案件,絕對必須付出責任。

 

▲▲▲▲▲▲▲▲▲▲▲▲▲▲▲▲▲▲▲▲▲▲▲▲▲▲▲▲▲▲▲▲▲▲▲▲▲▲▲▲▲▲▲▲▲▲▲▲▲▲▲▲▲▲▲▲▲▲▲

►►►「蘇維達」不起訴後,才調出「航照圖」鐵證 : 新、舊塔位在二個山頭,中間隔著「大斷層」,依法提「新事證」。.........北檢「檢察官們」、廉政署「廉政官們」,狂妄的執法官員們一個接一個【 拒辦、不作為、胡亂抄過去式的“93年聲判”,無視訴求是94年調出航照圖、是以新事實新事證提出、而且被告除了台電外,新增了“蘇維達、陳韻如、邱創煥、新店區公所、新店地政事務所】尤其是「少股-溫祖德」狂抄之前的”聲判“無視新事證、然後一群同僚挺、總統剋星-周士榆挺、北檢檢察長邢泰釗挺、踐踏司法公信力。】

▲▲▲▲▲▲▲▲▲▲▲▲▲▲▲▲▲▲▲▲▲▲▲▲▲▲▲▲▲▲▲▲▲▲▲▲▲▲▲▲▲▲▲▲▲▲▲▲▲▲▲▲▲▲▲▲▲▲▲

 

「少股-溫祖德」拒辦弊案,照抄的「聲判全文」,被「周士榆」等十數位檢察官們力挺,還無數次不准提「檢察官評鑑」。

 

「聲判全文」絕非僅寫「一頁、二句」荒謬「14m2說詞」以「看到二根舊樁」就稱: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之「蘇維達」「不起訴處分」之程度,所能編寫完成之「傑作」►►►「蘇維達」勾結團訴律師「陳凱聲」作案,抄其擬的稿,(偽公文偷遞給聲判→轟轟烈烈製造出六大頁「聲判全文」)這並不是「告訴人」所能控制的「二人勾結、私下→犯罪行為」。

蘇維達48頁不起訴處分書,(一頁二句偽說詞名冊外其他一字不漏大抄別團高院判」,這又與其承辦電塔訴求無關

 

〝偽公文〞「熱騰騰」卻被「陳韻如」以〝過十年時效〞作案,10多年來提出,檢察官們全拒辦「包庇」。

 

所以「少股-溫祖德」胡抄十多年前與「被告-蘇維達」之”訴求、被告“皆不同,且是偷遞「原告」不能掌控”駁斥“的「聲判」內文起,至「出股-胡曉婷」三度不作為漠視訴求明確「刑事告訴狀」隻字不提「簽結」止,已歷經數十位相同作案吃案的檢察官們,「達觀鎮.tw」網站所陳列的犯罪事實證據,就這樣「被擺爛」不理至今,現在連向「行政院」陳情後,發「法務部」轉「北檢」後之“函文”,竟然『查無』,全未立案。

 

自「檢察長-邢泰釗」到任「北檢」一路力挺「不作為」插手「銷案」、不准提「檢察官個案評鑑」。

 

【「蘇維達」與「白手套律師陳凱聲」勾結證據明確】:一個要向受領100萬團訴費的「成員」有交代,是有『轟轟烈烈不起訴書』為證,遞上(101唯一未曾更新過的)成軍時擬的訴狀(有刻意避開併案之另100人團,已經起訴的內容),所以「蘇維達」將厚厚一大疊【八十九年度上易字第四二三一號】〝駁回全文〞,更改『公訴意旨』為「陳凱聲」提的『告訴意旨』字句,【一字不漏完整copy抄!抄!抄!】,成全「陳凱聲」是有作為的假象,寄發給:「團訴成員」。能拿100萬團訴律師費,一眼就看穿是「照抄、違法的大抄與呈遞的訴狀內容完全不同」,居然『拒提聲請再議』,還很興奮的稱:『案件已全部結束了』,證明彼此勾結、作案。

 

「聲判全文」絕非腦袋“案件”毫無所知,胡亂抄「高院」判文,濫竽充數,僅會寫「一頁、二句」錯誤、荒謬「14m2偽說詞」「看到二根舊樁」,就稱: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並無遷移之「蘇維達」「不起訴處分」所能製造出的“「聲判全文」傑作”。

「蘇維達」的48頁不起訴處分書,(除僅一頁的偽說詞及名冊外)更是轟轟烈烈一字不漏大抄別團「高院判」,這又與其承辦的「電塔訴求」無關。

 

【拒辦、不作為、胡亂抄十多年前「訴求不同」:(勾結的「蘇維達」檢察官偷遞『聲判』)駁回的〝偽公文〞,「少股-溫祖德」不知東南西北【不知所云、昏天暗地、亂抄一通】,當作就是現在投訴【達觀鎮大弊案拒辦的簽結文】,本「醜陋包庇」篇網頁之最下方,有「五頁」逐字逐句「圖證駁斥」『聲判』全文,就是要證明「蘇維達」檢察官犯罪的行為,「少股-溫祖德」將『全部數頁』不作為、不查證『抄!抄!抄!』,司法機構全力挺,是在「藐視-國家、法律」嗎?

 

「少股-溫祖德」不作為,照抄「被告、訴求、時間點」不同,被告「蘇維達」偷遞之『聲判』結案。

 

【刑事訴訟法260條,漠視不理?「弊案」任意「拒辦」?】,「吉股周士榆」檢察官有什麼權力稱「少股溫祖德」檢察官「抄聲判、拒辦弊案」並無不法?

 

「少股-溫祖德」大抄的「聲判」內文,白紙黑字寫著:

「少股-溫祖德」拒辦弊案,照抄的「聲判全文」雖轟轟烈烈寫了6大頁,但是被“ 駁回 ”依據的二句明確「錯誤」重要字句如下:

→→【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

 

→→證人「廖國智」稱:「新塔」內“尚見”的「二舊塔樁」,2/3處原先在土裡,為增「新塔」平面地被整平挖低,舊塔墩才會露出。

 

 

「台電」自己畫的「偽圖」及「現場」就是舊塔10*10,新塔15.5*15.6,「偽公文」還竟敢再寫出:【自年起至今承租的面積地號一模一樣,從未變過的原地升高】,因為「台電」「偽證」是稱:►►►【75年間的舊塔位在上,還未向下開挖】►►►【哪裡會承租83年改建下挖的「新塔」平面地?】。

 

「 少股-溫祖德 」胡抄→「 無移請個案評鑑必要 」。「法務部」本事就是 「 護著下屬 、 包庇犯罪 」。

 

 

▲▲▲▲▲▲▲▲▲▲▲▲▲▲▲▲▲▲▲▲▲▲▲▲▲▲▲▲▲▲▲▲▲▲▲▲▲▲▲▲▲▲▲▲▲▲▲▲▲▲▲▲▲▲▲▲▲▲▲

請看:►►►►►►►►►►►►「 出股-吳曉婷 」−-−-−-−承辦的「刑事告訴狀」-−-−-−-−◀◀◀◀◀◀◀◀◀◀◀◀

 

驚悚北檢:【踐踏司法】

106年9月1日北檢出股『吳曉婷』承辦的刑事告訴狀全文如下:

 

被  告:

蘇維達(檢察官:勾結、犯罪);陳韻如(檢察官:枉用錯誤法條包庇同儕);

邱創煥(藉省主席權勢 : 受賄圖利、2.6億大豪宅「逃聲報」、配合地籍圖「移位」詐欺);

葉雲堯(台電:發放「偽公文、偽圖」);廖國智(台電:會勘時做「偽證」);

「新店地政事務所;新店區公所」… (83、84年勾結,當事承辦員)。

 

主旨:
本案必須查證確認:


(一):以「北檢」的法律認知:『蘇維達』的行為究竟算不算犯罪?因犯罪事蹟龐大,完整放在「達觀鎮.tw」網站,本「刑事告訴狀」清晰彩圖,也放在網站之「請先看此」篇。


(二):「蘇維達」僅承辦『新、舊塔“是否原地”改建升高』之議題?「蘇維達」不起訴僅寫『尚見二舊塔樁』、『14m2緊鄰舊塔』?
「蘇維達」最後才敢將「偽公文、偽證」交『聲判駁回』定案?

►「93年聲判第78號」內文:

「偽證-廖國智」稱「舊塔」在山頂尖「最 上層」,改建升高需下挖100公分增加「新塔」平面地“面積”。即告知:
►【75年「舊塔」≠(不存在)「新塔」面積】是“基本常識”。「聲判」是「蘇維達」遞台電“偽公文、偽證”給不知情「法官」“判駁”。

 

證明✖聲判大錯,聲判內文稱寫著:

→→【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是『錯誤』的。

✔✔✔依刑事訴訟法260條:【新事實、新事證
(民國94年)調出►航照圖鐵證:「達觀鎮社區內」的「新塔」,與(民國75年)「達觀鎮社區外低下處」的「舊塔」改建升高工程。……►鐵證告知:新塔、舊塔”:(二不同)山頭。  ►(間隔)天然地形 ►大斷層”

 

將【達觀鎮大地及基礎安全說明書】第93頁,套繪在「林務局農林航空測量所」聲請的【航照圖、正射影像圖】上,由「78年的航照圖」明顯看到,75年設立的「舊電塔」位在【達觀鎮社區】外略低的山頭上,法律憑的就是【證據】。

 

 

錯誤:

(一):錯誤的〝92調偵字第677號〞不起訴處分書。

❖❖❖「蘇維達」僅承辦「告訴人」【新、舊塔「“非”」原地升高】訴求。  
❖❖❖「蘇維達」僅寫了『第47頁,僅一頁、二句話』:(有附證之證據呈上)。

►►►「蘇維達」第一句:【現場尚見二舊塔基樁】證明“原地升高”不起訴。
►►►「蘇維達」第二句:【14m2】緊鄰舊塔“原地升高”新塔“新增”面積。

(二):「93年上聲議字第1330號」錯誤駁回。

❖❖❖「高檢署」未深思:【現場尚見二舊塔基樁】證明“原地升高”而駁回。 

 

►►►「高檢署」第一句:【現場尚見二舊塔基樁】草率字句,就“疑點重重”。
►►►「高檢署」第二句:「蘇維達」奉令將【偽公文、偽證】分案「陳韻如」。

(三):「93年聲判第78號」錯誤駁回。

 

❖❖❖「法官」是根據「蘇維達」遞交:【台電“原地升高”偽公文】而駁回。 
❖❖❖「法官」再依據「蘇維達」遞交:【偽證“現場二根”之說詞】而駁回。

 

 

►►►「法官」第一句:「蘇維達」偷遞【自75年至今,新舊塔同地號、面積】。
►►►「法官」第二句:「蘇維達」續將假【偽證說詞】偷遞,未依法“查證”。

 

理由:

(一):錯誤的〝92調偵字第677號〞不起訴處分書。


✖✖✖現場尚見二舊塔基樁】,新塔內“不可能尚見”二樁,是『基本常識』。
►►►【14m2】“絕非”新塔下挖後「新增」的面積,新塔15.5*15.6舊塔10*10。

►【「蘇維達」僅承辦「新塔、舊塔:原地升高」議題】。為何要「勾結、犯罪」將未碰過的訴求,膨脹到「48頁不起訴處分書」? 
沒碰過寫不出半個字,僅更改“公訴意旨→告訴意旨”字句,一字不漏「照抄」前另個團體被『高院判駁回』全文。
  ……(執法官員任意結案,仍須回答這是否犯罪行為?)

►【「檢察官」犯罪並沒有“狡辯特權”】。

「蘇維達」會稱因庭上從未吭聲的團訴律師「陳凱聲」有遞“公設訴狀”,「蘇維達」沒承辦過,「不知怎麼裁定」才照抄。
✖✖✖這就是“狡辯”,因為「陳凱聲」所遞的“公設訴狀”內容,與前團體已起訴“內容完全不同”,「蘇維達」“枉法狂抄”什麼?
     ►►►「陳凱聲」又為何稱:『案件已全部結束了。』明知文不對題「狂抄高院判」,【拒提“聲請再議”…證明相互唱和、勾結。】

 

(二):「93年上聲議字第1330號」錯誤駁回。


✖✖✖「上聲議」因「蘇維達」現場會勘「看到」二根,似“有查證”才誤駁。
 ►►►「上聲議」令「蘇維達」偽公文“再分案”=【「不起訴」 “不合程序”】。

 

(三):「93年聲判第78號」錯誤駁回。


✖✖✖「蘇維達」知道『偽公文』,不敢寫在『不起訴書』。僅遞(書面審核)『聲判』,讓不知情法官,見『台電偽公文』,
►►► 做出『錯誤駁回』依據。因為是(書面審核)致判文總結以:【綜上證人證述、台電公文,確認電塔並無遷移。】

 

 

►►►【「蘇維達」不起訴後,才調出「航照圖」鐵證 : 新、舊塔位在二個山頭,中間隔著「大斷層」,依法提「新事證」。.........北檢狂妄的執法官員們一個接一個「拒辦、不作為」勢必需“國賠”。】

 

▲▲▲▲▲▲▲▲▲▲▲▲▲▲▲▲▲▲▲▲▲▲▲▲▲▲▲▲▲▲▲▲▲▲▲▲▲▲▲▲▲▲▲▲▲▲▲▲▲▲▲▲▲▲▲▲▲▲▲

 

「禮股-張紜緯」檢察官:仍以92調偵677號「蘇維達」已不起訴;93上聲議1330已駁;聲判78號已駁「簽結」。
……「公職員」枉法,必續提「檢察官評鑑」。

「禮股-張紜緯」檢察官:更稱「少股-溫祖德」照抄聲判,「餘股-梁光宗」認同「少股」照抄聲判,是正確行為。
…… 濫權稱:「少股、餘股」無需「檢察官評鑑」。

 

 

「少股-溫祖德」拒辦弊案,照抄的「聲判全文」,被「周士榆」等十數位檢察官們力挺,還無數次不准提「檢察官評鑑」。

 

「聲判全文」絕非僅會寫「一頁、二句」荒謬「14m2偽說詞」「看到二根舊樁」,就稱: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並無遷移,「不起訴處分」之「蘇維達」傑作。

「蘇維達」勾結團訴律師「陳凱聲」作案,抄其擬的稿,(偽公文偷遞給聲判,轟轟烈烈製造出六大頁「聲判全文」)這並不是「告訴人」所能控制的「勾結、犯罪行為」。

「蘇維達」的48頁不起訴處分書,(除僅一頁的偽說詞及名冊外)更是轟轟烈烈一字不漏大抄別團「高院判」,這又與其承辦的「電塔訴求」無關。

 


敬告北檢檢察長「邢泰釗」:再次率領「仁股-林黛利」檢察官【高估、抬愛:勾結犯罪的檢察官「蘇維達」】,完全不聽「告訴人」【達觀鎮.tw】網站鉅細彌遺地將犯罪事證、說明、指正陳列,實在有夠『昏庸、不適任』,身為公職人員,既然掌權,更需負責,需為【仗勢職位、咨意妄為】所造成的國家社會損失及「告訴人」日後【國賠求償】負責。(本文請參看網站上「蘇維達」勾結犯罪篇)

太高估抬愛「蘇維達」檢察官的【92年度調偵字第 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轟轟烈烈【全篇大勾結犯罪】的【48頁不起訴處分書】

 

 

★「蘇維達」矛盾且『不合程序行為的不起訴處分書』,結果「陳韻如」檢察官果然如「蘇維達」之願★將【「蘇維達」檢察官庭

結論:

國家司法不容踐踏,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是有原則性、根本性的是非問題。
檢察官們全不作為,『可驗dna的證據』就該確實『執行查證』結果,『自我感覺良好』胡扯,根本就是怠忽職守、犯罪包庇的行為。

 

大陸南昌電視台2017/07/24發佈在YouTube :『4個月女兒神秘消失 22年後這個巧合母親竟一眼就認出親生女兒』。短短一個月就已有十幾萬人收看,足證重要的傳播媒台,是不 可任由編導、記者們,擅自濫情的開場白,帶領『觀看』一路尋,然後99%說確認,接著就讓 觀眾們看推拉搶人、互罵的鬧劇,最後編導、記者們,再自我感覺良好濫情結尾,矯情之編導手記…能看到女兒已經很滿足了…今天我們沒有答案,或許不久的將來會將這一遺憾慢慢抹平。……這是什麼鬧劇???無言結局?浪費時間?當然忍不住的人就會留言大 罵:『吵個啥~驗dna不就可以了嗎?』『明顯涉嫌拐賣兒童罪。員警不作為。­­­』『看了這場面好似一齣鬧劇,編 劇是怎麼編的?看了真是生氣。徐哲晴夫婦沒有法律常識也就罷了,難道陪同的記者及公安人員也沒 有?還在那兒瞎攪和!把這件事交給警方處理,再由法院強制親子鑑定,一切不就水 落石出了!』『沒有結果的瞎鬧,耽誤時間。』『不用和對方吵……通過法律去做親子鑒定吧。』『親子鑒定可以通過法 律途徑,強制執行。』『怎麼好像員警和記者都是一群婆婆媽媽的傻 子?其實直接通過起訴拐賣兒童罪就 可以。

  製播成『無結果的鬧劇』(無自省能力發佈在YouTube,在恥笑小部分』大陸的電視台編導、記者、公安們把『可驗dna的證據』uTube讓數十萬人來觀看。

◆反觀國內執法檢察官們( 好逸惡勞 )似乎更是不懂何謂:『可驗dna的證據』。
證據擺在其前,『自我感覺良好』沒有結果『簽結』。還稱再提要『新事證』。

 

謹狀  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    公鑒   具狀人:◎◎◎ 106/09/01

 

 

勾結犯罪公職員“至今”不能法辦,全因北檢-吳曉婷、高檢-陳文琪→以「他案」為由,包庇「不作為」。

 

 

請看:►►►►►►►►►►►►「 出股-吳曉婷 」−-−-−-−是這樣 ► 吃案、“簽結”的-−-−-−-−◀◀◀◀◀◀◀◀◀◀◀◀

所以「大弊案」“擺爛至今”。證據滿滿、勾結犯罪公職員“至今”不能法辦,全因北檢-吳曉婷、高檢-陳文琪→以「他」案為由“擺爛”。

「出股-胡曉婷」吃案不作為的理由就是:已被「溫祖德、梁光宗、林安紜、胡曉婷」不作為結掉。

 

【北檢「出股-吳曉婷」】能承辦:【專函遞給「北檢檢察長-邢泰釗」的「存證信函」。】想必欽點。
【北檢檢察長-邢泰釗】欽點的【偵弊、高手】:【北檢「出股-吳曉婷」】總該「詳查慎重」回覆吧?

「他字案」簽結「法則」超級好用,「自肥」之偉大發明:【躺著簽結、照抄簽結、隻字不提訴求簽結、有簽結過的案號抄幾個簽結、竄改訴求、竄改被告也能簽結。】不碰、原封不動的 "原"「他字案」,也不用理「訴求意旨」【北檢「出股-吳曉婷」】全「爽」用。

 

白紙黑字的證據,大弊案一個字都不寫, 卻敢寫:「他字」案,就是「不用辦案」,是有誰在撐腰吧。

 

請看:「醜陋包庇篇」►►►►►►►►「 出股-吳曉婷 」−-−-−-−是這樣 ► 吃案、“簽結”的-−-−-−-−◀◀◀◀◀◀◀◀

「出股-胡曉婷」吃案不作為的理由就是:已被「溫祖德、梁光宗、林安紜、胡曉婷」不作為結掉,所以「大弊案」“擺爛至今”。證據滿滿、勾結犯罪公職員“至今”不能法辦,全因北檢-吳曉婷、高檢-陳文琪→以「他」案為由“擺爛”。

 

「出股-吳曉婷」套上「未提具體指謫及相關事證」官方文句,「隻字不提」訴求,就能「作掉」案子。

 

「高檢-陳文琪」首度稱:「他案」就是「不用辦案」、無須理會「證據」、可以躺著「爽」結案。

 

107/02/23 高檢署「陳正芬、陳文琪」藐視訴求、包庇「大弊案」,「竄改被告為建商、稱沒違法」,「裝愚痴賣傻、吃案」。

「北檢」全程不碰,高檢署「陳正芬、陳文琪」配合稱:檢察官「已明確答覆」一再陳情,爰不予受理。

 

“行為不檢”檢察官們 : 枉法扭曲【他字案-吃案法則:凡“心無” 「檢察官倫理規範」,敢寫「未提出任何具體事證……“制式”官話」】

不用理“原告訴求”、“新事證”、“「刑事訴訟法260條」”是什麼 ???只要 “無良”敢寫「他字案法則」:“制式”官話,就能不用作為、吃案、作案 、竄改、自己亂編訴求、逃避、樂的不用作為、為所欲為、盡情躺著享用。

【枉法事“想做就”大胆行之】,「法務部」100%全力挺、 推辭“不碰”裁定,「檢察官評鑑」亦100%任由「檢察官們」“自行作掉” 。

【「法務部」更是支持下屬機構「廉政署」無須查辦“受賄圖利”貪官污吏】 讓枉法公職員們官照升、俸照領、快樂逍遙法外、造成“國家”極大的損失。

懇請【「行政院」能用心,移轉給適當的單位】為盼,並請「行政院」詳加 了解【「法務部」公職員“法理正義拋腦後、藉詞推責”壁上觀】是否違法?

陳情人: ⃝ ⃝ ⃝ 107/05/11

 

 

當年「蘇維達、陳凱聲」作案,告「建商」的「公設訴求」、是不同的二個案件。

拿百萬團訴律師費「陳凱聲」的案號是8664,張冠李戴→「電塔詐欺」案號是:。

並不僅只是「電塔位移、詐欺」單一案件了,這又與「蘇維達已不起訴」有何關聯?

高檢「陳正芬」沒見到【達觀鎮.tw】網站滿滿【詐欺、犯罪】事證?
不知羞恥的仍稱「蘇維達」已犯罪不起訴。

訴求明確,卻大辣辣地公然【藐視司法、挑釁、裝愚痴】
是誰在縱容?是誰在縱容?是誰在縱容?

107/04/11

 

「高檢-宿股-陳正芬、主任-陳文琪」漠視訴求,公然強庇「吳曉婷」大吃案竄改被告為「建商」。

 

「高檢-陳文琪」二度→竄改被告,稱「他案」就是「不用辦案」「證據」無用,可以躺著「爽」結。

107/05/02「高檢署」最新發文,大震撼:

【新北市政府笑歪了】竄改地籍圖「移位、直立」詐欺,原81年現場拍攝【無“新塔”下方“丘”】的事實證據,完全 未作隻字片語“否認”犯罪,直指『請台端逕洽司法檢調單位』,而「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竟一再“攬案包庇”,“確實可悲”。

「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一再故我,操弄訴求、被告【視我等為賤民、恣意踐踏、竄改、誣指、轉移訴求】 包庇罪犯:將司法敗類「蘇維達」與團訴律師「陳凱聲」勾結犯罪“成果”當【得意佳作、喜滋滋操弄】。

「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一再濫權、拒聽訴求、說明,強壓“真實事證”【蘇維達作案後、聲判之後, 才因新調出「航照圖」新事證後】依“刑事訴訟法260條,新事實新事證”依法提告之【竄改地籍圖詐欺、 侵佔土地、電塔違建、偽公文、偽證、預埋二基樁詐欺、邱創煥倚仗權勢“受賄圖利”2億6千萬,逃聲報 將受賄豪宅配合地籍圖“移位”詐欺,將早已公告不適建構房舍,有斷層帶經過、工址中部崩塌的山坡地, 蓋成滿山滿谷超高密集大樓圖利,建商完工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憐的是不知情住戶,身家財產毫無保障。

「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漠視“公職員勾結、犯罪”。為了包庇,強行“變造訴求內容、變更被告” 為了同儕,大胆“護航套交”強行“竄改對公職員的被告”硬是“拉往建商”妄想將龐大弊案“不了了之” 再次聲明:告「建商」的是拿百萬團訴律師費8664「陳凱聲」,早、早、早,就已結束、“早已結束”。 本告訴人的是8663只對“勾結犯罪-公職員”提告,打贏了就會有「國家靠山」“賠”、“賠”、“賠”。

本人、陳凱聲“各自”提的告訴,不同的案號,都併到“前團體”之「台北地方法院」“前團體”被駁後, 共三個案號8662\8663\8664分「蘇維達」再審,「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心術不正、掩人耳目【只寫上早已結 案的8664案號“混淆視聽”】,本人8663在「蘇維達」庭上訴求單一明確【“高壓電塔”是從他處遷來, 台電埋二基樁詐欺,派員做偽證,發偽圖、偽造公文】,「蘇維達」庭上僅審本人8663 “單一訴求電塔” 。

8664的「陳凱聲」放水,庭上從未吭過半句,然而「蘇維達」好大胆【花費一年半,唯一審理之“48頁” 92調偵字677號不起訴書“正案”僅寫“一頁二句話”】其餘“47頁”作弊給【全程無作為8664陳凱聲】。

“正案”8663竟僅寫“一頁二句話”又“偽造、錯誤離譜”,法律→「證據」“非昏庸、勾結者”說了算。 (一)稱:現場新塔內尚見二舊塔基樁,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試想山丘上原“二根樁”豈 能保持原封不動,原山丘不挖動,就能迸出“四根粗大”新塔樁嗎?「檢察官」大白癡的耍無賴! (二)稱:14m2緊鄰舊塔,新塔下挖後新增的平面地。「蘇維達」知道什麼又什麼嗎?無腦大鬼扯蛋!

8664之「陳凱聲」訴求:因「蘇維達」根本沒碰過公設議題,面對「陳凱聲」陳年“唯一訴狀”依法不得 理會,為了要給互通勾結吃案的「陳凱聲」拿百萬團訴費交差,「蘇維達」膽大包天、無法無天的將「高等 法院89年度上易字第4231號」針對“前訴訟團體”的“駁回全文”僅更改原“公訴意旨”字句,為8664 「陳凱聲」的“告訴意旨”字句,【一字不漏copy至「蘇維達」“48頁”92調偵字第677號不起訴書上】 。

團訴成員“早已迴避未提”→“前團體已起訴”之議題,所以“訴求完全不同”,拿百萬團訴律師費8664 「陳凱聲」配合漠視「蘇維達」昏天暗地胡亂抄牛頭不對馬嘴的”高院判文”,“拒提聲請再議”,喜稱: “案件已全部結束”當下公然打包事務所搬到“汐止東帝士大樓”至今。證據明確的相互勾結,不容狡辯。

8663“一頁二句話”的「電塔」議題,「告訴人」一直孤軍奮戰至今,首先「高檢署」的“93年上聲議字 第1330號”稱:因為「蘇維達」有到“現場會勘”看到“新塔內尚有二舊塔基樁”,所以證明「新塔、舊 塔是“原地升高”」未深思地認為「蘇維達」無缺失“駁回”。正是因所謂“秀才遇到兵(官)”有理說不清。

「高檢署」對“93年上聲議字第1330號”卻也另有英明一面,就是“認同”「蘇維達」並沒有針對“被告” 「台電」做查證,令其再分案。於是「蘇維達」灰頭土臉的“再自行分案”給「陳韻如」,這可是對「台電」 之“原案訴求” 再重新做查證,請問這豈非極為“矛盾、不合程序”辦案事實?不合法無效的→「蘇維達」 「48頁」92調偵字第677號不起訴書對吧?然而「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竟然喜滋滋地稱【已被本署“駁回”】 。

「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居然是略而不提【93年聲判字第78號已被“駁回”】「洋洋灑灑聲判內文」,絕非只知 “枉抄”腦袋空空一無所知「蘇維達」所能寫出。而且還寫出【新舊塔是:同地號、同面積“原地升高”】 。

92/12/15最後一庭看到「台電」遞的書狀,立刻就說這是“偽公文”所以「蘇維達」僅敢於「聲判」書面 審核時才偷遞「告訴人」無力控制惡行“反駁機會都沒有”要駁斥時,層層「北檢、高檢檢察官們」全引用 「蘇維達」已不起訴,聲判已駁回,無視新鐵證,強行護“勾結犯罪「蘇維達」”至今。尤其是「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 。

「告訴人」竭盡所能地“依法”用新事實、新被告、新證據,證明一切都沒用,為了包庇罪犯“不顧法理” 的竄改被告、訴求,最後「高檢署-陳文琪、陳正芬」還理直氣壯用自肥不用作為的「他字案」法則“吃案” 。

陳情人: ⃝ ⃝ ⃝ 107/05/07

竄改地籍圖「移位、直立」詐欺,原81年現場拍攝【無“新塔”下方丘】事實證據,檢調單位卻「包庇」。

 

「高檢-陳文琪」三度竄改:稱「他案」就是「不用辦案」、無須理會「證據」、隨便「爽結」。

「高檢-陳文琪」庇「吳曉婷」不作為,竄被告為→建商。四稱:「他案」就是「不用辦案、證據無用」。

被告們“無言”反駁,全靠(檢察官們)濫權“護庇”法務部「差官」稱:檢察官【“違背倫理法則、違背檢察官守則” 竄改被告、包庇、吃案、漠視證據、隻字不寫“訴求主旨-犯罪內容”、全不作為】→【是“個案問題”,非“行政問題”,不便“介入”】。打臉「行政院、監察院」,「不甘他家事」,那麼這是“誰家”的事?

法務部「差官」稱:請「陳情人」好好參閱【高檢署宿股-陳正芬107/04/03回復文】,請看下方早已陳列。

107/04/24

 

鐵證!鐵證!鐵到不行 “超級”大鐵證!!滿滿陳列「dgz.tw」「達觀鎮.tw」網站。

 

「新北市政府」既然已“確認”了「地政科人員」勾結「竄改位移」“地籍圖邊線”,83年才堆積迸出「偽地籍圖邊線“尖三角詐欺丘”」。

將平躺“有面積的三角形”「尖角處:號稱是電塔之“小角14m2”」“直立”起來到【83年才“堆積迸出”的三角形丘】“最頂端”,再在【“直立”的丘側】釘上【偽地籍圖邊線】柱子。

 

107/04/11呈「高檢長」如附上之「陳正芬」“竄改被告”內文,詳述「陳正芬」的“ 行為認知 ”是錯的,“法律是講證據的”「高檢長」仍“三度”交「陳正芬」自行處置,疑似被「存查不理」因04/13詢其「書記官」被訴說:『早就告訴你了,“要放下”,檢察官早已明確答覆,也回「監察院」了,同一事件一再提出,不予受理。』

 

「新北市政府」工務局→簡單回一句:「請台端逕洽司法檢調單位」。一付他家員工犯罪→「與其無關」。

 

(少股、餘股)檢察官隻字不提訴訟內容,不查證、不作為的“基本吃案法則”就是拒分“偵字”查辦,「告訴人」不停盯案,「法務部」也稱本「告訴人」的案件都有列管,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停遞狀請求分“偵字”查辦,「副本」也都有向「法務部檢察司」同步呈遞,全都有憑有據,【(少股、餘股)有何理由拒不理會?(少股、餘股)至少也該寫出為何不用分“偵字”查辦的理由】,(少股、餘股)隻字不提、不理案件,拒分“偵字”就是違法犯罪的行為。然後【吉股-周士榆檢察官】不看訴狀說明,稱(少股、餘股)拒分「偵字」查辦,就是依「他字案」辦案法則,所以不用查證,“邏輯錯誤,踐踏法律”。

 

【吉股-周士榆檢察官】再寫上「同一事實重複告發」,更是(少股、餘股)無罪的完美「依法」行為,整個歪曲掉本案是【有很明確的證據告知】,本案【同一事實重複告發】早已近二百次,至少(100位以上檢察官們)是用【犯罪的(蘇維達檢察官)已不起訴處分,(聲請交付審判)已駁回】,當簽結理由,「告訴人」早已一再很明確說明在訴狀上、網站上,指明全都是(蘇維達檢察官)不起訴處分後,再查證所新發現的大弊案,這是“從未有任何一位檢察官承辦過”,與(蘇維達檢察官)的不起訴處分書的“時間、內容”完全不同,(少股、餘股)拒分“偵字”查辦,全不作為。【吉股-周士榆檢察官】就稱:【他字案、同一事實重複告發】(少股、餘股)無罪。“操弄法條、邏輯錯誤、踐踏法律” 。

 

「105他字11616號」是105/12/05分案給【餘股-梁光宗】檢察官。已整整【二個多月】,已打了N次電話給書記官,仍是堅持拒分「偵字」查辦,因為:『「他字」辦案法則才可以隨意簽結,堅持到底,不肯放棄。』可以「不用寫不起訴書」,也不怕被「聲請再議」駁回,多數違法簽結的檢察官們,大多不敢具名、不敢依法呈「檢察長」核批,寫不出理由就東西亂抄(陳情後北檢只會分陳字、調字,意思就是快快【了結、擺平】案子。) 或訴求內容隻字不提的寫上:『內容空泛、不知所云』;或不寫出內容的僅寫幾個字:『查無具體事證』;或者抄上幾個之前就是:『拒辦案件違法簽結的「案號」示威』;或者強調:『檢察官依職權的簽結行為,不容懷疑』字句;本案近百個檢察官們幾乎都是以:『「蘇維達」已不起訴,「聲判」已駁回。』為由簽結。證據、訴求,一概不理的簽結。

 

「北檢檢察官們」護庇犯罪行為,是最惡質官場文化,傷害國家政府「法制威信」,「法務部」豈能屈服?

 

★【痛斥】:


■◆■『為股-林安紜』不專心辦本「告訴人」「106/03/13」向「北檢」正式提出的「刑事告訴狀」所分出的『106年他字第3402號』,把不相干的給「檢察長信箱郵件」,給「最高檢察長電子信箱郵件」,一個訴狀多蹦出三個案號,如果內容相同何需另分案號?如果內容不同,又為何能混合打包?僅用簡單字句:台端「指述事實未對刑貴之構成要件有具體指摘」就不用辦案,全簽結了?本「刑事告訴狀」是本人親自署名呈遞,『為股-林安紜』全不作為,還賺了四個案號的業績,為何不向「北檢檢察長」回復查辦結果?為何不向「最高檢檢察長」回復查辦結果?【亦經簽准結案】是指:【經何人?是經檢察長之簽准嗎?】請告知【為何檢察長不敢蓋大印】?這份【完全沒有任何:內容、說明、查證、公信力】之簽結文,請問:【北檢檢察長認可嗎?】,要求【北檢檢察長背書認同】後,再論述。

■◆■「蘇維達」用「台電」公司【預埋的二根舊塔基樁,及設計的14m2(地標)】,稱:『新塔、舊塔是原地升高,當「不起訴處分」之唯一證據。』因為:◆首先14m2緊鄰「舊塔」就是荒誕無稽之說詞,是假造,要求查證說明,投訴再投訴。『為股-林安紜』檢察官為何不肯查辦?◆挖「新塔」時〝整個山頭早已翻爛〞,「蘇維達」的〝不起訴處分書〞之唯一理由,及「聲請再議被駁回」的唯一理由,都是「蘇維達」之稱:「新塔」內〝尚見〞「二舊塔基樁」,所以證明「原山頭」【〝原地〞保留未變】是【明顯偽造、明顯錯誤、明顯未查證勾結照抄】的〝不起訴處分書,及再議駁回〞,明顯就是必須:【依刑事訴訟法260條,應重啟調查的案件】,『為股-林安紜』檢察官又為何不肯查辦受理?★「蘇維達」與300多人團訴律師「陳凱聲」勾結(之後犯罪累累,報載有名之白手套),用【〝偽公文〞不起訴掉〝電塔是遷移、詐欺〞的弊案】,「聲請再議」後「高檢署」令【〝偽公文〞需另分案查證】★(因為92/12/15最後一庭時,當庭看到「台電」呈遞給「北機組調查局」上的公文寫著:《【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75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 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 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而:新塔15.5*15.6=242,舊塔10*10=100面積,當然不是同面積,立刻當庭說這是〝偽公文〞,立刻寫「訴狀」追加將「台電」正式列入詐欺之〝正式被告〞,因為原先會認為是「建商」埋的二根「假舊塔」基樁。》明確的〝偽公文〞,『為股-林安紜』檢察官有什麼權利?條件?後台?為何不肯查辦?

■◆■「蘇維達」檢察官是先以〝偽公文〞不起訴後,奉「高檢署」『聲請再議』之令:〝再主動〞將〝偽公文〞分案給「陳韻如」檢察官查證,★就已證明這是矛盾且『不合程序行為的不起訴處分書』,結果「陳韻如」檢察官果然如「蘇維達」之願,公然包庇。★將【「蘇維達」檢察官庭上剛發生的〝偽公文〞以〝過十年時效〞之理由作案作掉。】為此不停的提出了10多年,從未有任何一位檢察官理會,當沒看到的至今天的『為股-林安紜』。請問:『為股-林安紜』檢察官究竟有什麼權利可以不用查辦?把手上四面八方來的案號一股腦打包到正式提出的「刑事告訴狀」上,僅用極其簡單的一句話:台端「指述事實未對刑貴之構成要件有具體指摘」,案號那麼多,被告那麼多,情節那麼多,犯罪事實證據各不同,究竟是指什麼事件?還是說指「全部一股腦都是」?要求有人必須【負起責任、給個交代】。

■◆■證據明確的指控「蘇維達」與【拿100萬團訴費的白手套陳凱聲律師勾結】,這是多麼嚴重的指控,請問:『為股-林安紜』檢察官為什麼不肯查辦還當事人一個清白?如果指控屬實,『為股-林安紜』檢察官又有什麼膽量勇氣,違背職責,坦護犯罪的同儕?★「蘇維達」為了讓「團訴成員」看到轟轟烈烈的不起訴理由,讓大家看到庭上從未吭過聲的白手套「陳凱聲」律師是有作為,完全未碰過的東西當然寫不出半個字來,就把厚厚一大疊【八十九年度上易字第四二三一號】〝駁回全文〞,更改『公訴意旨』為「陳凱聲」提的『告訴意旨』字句,【一字不漏完整copy抄!抄!抄!】,成全「陳凱聲」是有作為的假象,寄發給:「團訴成員」。★【拿100萬團訴費的「陳凱聲」律師】,一眼就能看出「枉法胡亂照抄,與〝101訴求〞完全不對頭。」這是犯罪的行為,豈會不懂?居然拒提「聲請再議」,還開心的宣布,案件已結束了。

■◆■因為查證「達觀鎮社區」的〝電塔〞是勾結、詐欺、違建。★:94年調出〝航照圖〞後,真相大白。★:【大官邱創煥】為什麼要將「自家豪宅」去配合『地籍圖』套繪現場地形時『〝移位〞配合〝詐欺〞』★訴求證據明確的指控【國家的高官】配合〝詐欺〞如果【誣告有損名譽】是何等嚴重事件,『為股-林安紜』檢察官為何不肯查明真相?

 

★有非常明確【被告、主旨、訴求、證據】。條理分明陳訴,舉證。★「不同被告」各自「不同犯罪」內容〝官商勾結〞的【達觀鎮大弊案】「106/03/22」分案給『為股-林安紜』:【數位公職員勾結犯罪、大官勾結配合詐欺、檢察官勾結犯罪,詐欺、貪瀆、侵占、偽造、竄改地籍圖……】如此龐大複雜的官商勾結大弊案:『為股-林安紜』檢察官自知【無能辦此大弊案】,也不向「檢察長」提出聲請支援。 ★非常明確【被告、主旨、訴求、證據】,條理分明陳訴之「刑事告訴狀」【106年他字第3402號】上,僅用極其簡單的一句話:台端「指述事實未對刑貴之構成要件有具體指摘」,就能吃案了結。

★『為股-林安紜』檢察官決心吃案,當然就不會依法傳訊「被告」、「告訴人」了解案情。經驗告知,檢方若想「吃案」動手腳的學問即是:以「他字」案來處理,則根本不必寫起訴書或不起訴書,只要寫個「簽呈」,經由「檢察長批結」即了事,然而這份【106年他字第3402號】『為股-林安紜』簽結文,既未具名,也未依法呈報「檢察長」核批。既然沒有蓋上「檢察長」的大印,簽結文上【亦經簽准結案】,究竟是經何人簽准?要求說明負責。

 

「為股-林安紜」全不作為,面對龐大弊案、事證訴求,無恥致極的空寫「無具體指責」字句,就能結案。


敬告北檢檢察長「邢泰釗」:再次率領「仁股-林黛利」檢察官【高估、抬愛:勾結犯罪的檢察官「蘇維達」】,完全不聽「告訴人」【達觀鎮.tw】網站鉅細彌遺地將犯罪事證、說明、指正陳列,實在有夠『昏庸、不適任』,身為公職人員,既然掌權,更需負責,需為【仗勢職位、咨意妄為】所造成的國家社會損失及「告訴人」日後【國賠求償】負責。(本文請參看網站上「蘇維達」勾結犯罪篇)

太高估抬愛「蘇維達」檢察官的【年度調偵字第 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轟轟烈烈【全篇大勾結犯罪】的【48頁不起訴處分書】。

 


貴署「蘇維達」檢察官(92調偵字第677號已不起訴處分)只寫了二句與承辦的「電塔」案件,簡短二句話:
一、新塔內尚見二根舊塔樁,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
二、14m2是為增「新塔平面」下挖100公分,「緊鄰舊塔」平面地。

►►蘇維達勾結被利用了,還搞不清狀況 “ 天馬行空、癡人說夢話 ” 。
一、舊塔「改建升高」,用仙女棒一點,四周山丘不動,就能蹦出四根16公尺高,粗壯「新塔樁」嗎?
二、「14m2」就是「無賴」瞎扯,都不打草稿的「醉話」。

►►「蘇維達」勾結將不起訴膨脹成48頁。「達觀鎮.tw」有詳述。
►►「蘇維達」先用偽公文、偽證不起訴,聲請再議時被「高檢署」令再分案,是不合行政程序、無效的(92調偵字677號不起訴)。
►►「蘇維達」另分案給「陳韻如」,將熱騰騰的「現行犯」,偽公文、偽證、預埋二樁詐欺:稱「已過十年時效」瞎扯作掉案子。
►►「蘇維達」勾結製造出的「聲判」內文,【「新、舊塔」絕不可能是同位置、同地號、同面積「原地升高」,“自75年起至今”,承租面積完全一樣】,因為“75年舊塔還在上層丘”,還未下挖,怎麼可能承租“83年下挖後新增”出的平面地?

 

堂堂「北檢」檢察長「邢泰釗」想護盤,也不長點智慧,真能包庇的了「自家勾結犯罪」檢察官?葬送司法聲譽、自身職位?

「少股-溫祖德」拒辦弊案,照抄「聲判全文」起,被「周士榆」等十數檢察官們力挺,遭無數次不作為結,不准提「檢察官評鑑」。

 

 

▲▲▲▲▲▲▲▲▲▲▲▲▲▲▲▲▲▲▲▲▲▲▲▲▲▲▲▲▲▲▲▲▲▲▲▲▲▲▲▲▲▲▲▲▲▲▲▲▲▲▲▲▲▲▲▲▲▲▲

 

「禮股-張紜緯」仍以:92調偵677號「蘇維達」已不起訴;93上聲議1330已駁;聲判78號已駁「簽結」…「公職員」枉法,必續提「檢察官評鑑」。

「禮股-張紜緯」更稱「少股-溫祖德」照抄聲判,「餘股-梁光宗」認同「少股」照抄聲判,是正確行為。…濫權稱:「少股、餘股」無需「檢察官評鑑」。

 

「少股-溫祖德」照抄聲判,「餘股-梁光宗」,接下來就是不作為的挺,也不准提「個案評鑑、銷案」。

 

附上露股-洪敏超』檢察官:【無視法律講求證據,棄「訴求」如敝屣,隻字不提】。大膽的配合被告「蘇維達」,「肆無忌憚、目無法紀」的大肆全盤「竄改」訴求,將「告發意旨」竄改成:『告建商的購屋糾紛』,稱:對「何俊陽」(建商代理人)涉犯詐欺罪嫌已經「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 號不起訴處分,93年度上聲議字第1330號駁回再議、93年度聲判第78號駁回聲請……。

 全篇【強掰鐵證『航照圖』無用、『地籍圖』殘破】,殊不知「達觀鎮」的「地籍圖」是根據「85年航照圖」繪製,『露股-洪敏超』卻枉稱「日據時代繪製」,早已殘破不堪使用。

 

『露股-洪敏超』更污衊專業,稱:『航照圖,其拍攝天候、時間、飛行方向……等狀況下拍攝,所以不能當證據』,『沒有“知識”也應有常識,沒有“常識”更應上網搜尋長“見識”』。

 

開挖後「新塔」內不可能還有「二支舊樁」存在,這是『基本常識』,一說再說,『露股-洪敏超』仍跟「弱智」一般地『沒知覺』。

 

『露股-洪敏超』“癡人說夢話”的稱:「舊塔」位址(二十多年前早已拆除)需『戶地測量界址』,所以「簽結文」的最後『結論』就是:本件純屬“確定界址”之『民事糾紛』,需循『民事途徑解決之』。

 

 

► 106他9519「露股-洪敏超」是「邢泰釗」檢察長全力包庇下的「北檢」,唯一最認真、最敬業、最驚人“抄寫”「被告言詞」的檢察官,【正好讓「告訴人」有痛批機會】「露股-洪敏超」“絕對”好過「溫祖德」亂抄以來,全不作為隻字不提訴求「檢察官們」。

 

痛訴「露股-洪敏超」錯誤言詞,總好過「根本全不作為,包庇、不回應、百斥不聽」的檢察官們。

 

法律講求證據

►►►將【達觀鎮大地及基礎安全說明書】第93頁,套繪在「林務局農林航空測量所」聲請的【航照圖、正射影像圖】上,由「78年的航照圖」明顯看到,75年設立的「舊電塔」位在【達觀鎮社區】外略低的山頭上,法律憑的就是【證據】。

「蘇維達」92/112/15,最後一庭上,看到「台電」提出的「公文」→→【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當庭就說這是『偽公文』、是『錯誤』的。

 

堂堂檢察官們「眼殘」:看不出「新、舊塔」絕非►「同地號」「76之40、41」「同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原地升高嗎?

►►►「不查證瞎掰」►►►『露股洪敏超』指控「達觀鎮」的[地籍原圖]是『日據時期所測繪』,當時原圖已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全部炸毀。…致圖紙介縮、破損,多數地區已達不堪使用程度。…台端對於地籍圖結果有意見時,可依土地法►►►申請複丈,本件純屬確定界址之民事糾紛,宜由台端「另循民事」途徑解決之。►►►...有航照圖證..需►申請複丈耍寶耍酷

 

人民辛苦納稅錢,竟被迫俸養著→不作為、不思考→執法人員【擺爛司法】。上層單位→又不思“監督”。

 

「仁股-林黛利」(106調字173號)“昏庸至極”倚賴檢察長「邢泰釗」護盤“敲鑼打鼓似公然作案”稱:因為超級大弊案已經被「蘇維達」勾結完畢成定局。(92調偵字第677號已不起訴處分)面對都炸了鍋的犯罪事實證據,還稱『沒新事實、新事證』。

 

為挺全篇被罵翻,照抄被告「蘇維達」說詞的「露股-洪敏超」,仍昏庸稱「蘇維達」已不起訴「定案」。

 

「忠股-陳佳秀」(106調字173號)無視 “ 士大夫之無恥 ” 是謂“國恥”,狂妄以►► “ 拒分偵字 ” 查辦法則 :►►【將 “ 他字案 ” 空寫:“ 未提出具體指責及相關事證 ” 字句, 依法 “ 他 ” 字案就可以簽結。】寫出被吃案「簽結」的「相同事實一再提出」,對執法「吃案」的公職員不服而申告,又 “ 未提出具體指責及相關事證 ” ,所以依「 他字案 」法則「簽結」,並無違法不當之處。

 

昏庸力挺而力挺,完全不理會「少股、餘股、為股」事不作為吃案,還說「他案」就是「不用辦案」。

 

法律講求證據

►►►將【達觀鎮大地及基礎安全說明書】第93頁,套繪在「林務局農林航空測量所」聲請的【航照圖、正射影像圖】上,由「78年的航照圖」明顯看到,75年設立的「舊電塔」位在【達觀鎮社區】外略低的山頭上,法律憑的就是【證據】。

『蘇維達』92/12/15庭,見到「葉雲堯」發的「台電」偽公文上寫:→→【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當庭就說這是偽公文』。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蘇維達」與「達觀鎮社區」交屋後,成立的300人團訴,主打「公設與地質」訴求之「陳凱聲」律師的“勾結”行為與本「告訴人」之「電塔是他處遷到社區上」之單一『台電電塔訴求』根本無關,『達觀鎮.tw』有詳盡證據說明,【屍位素餐】的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們,一再枉法的改稱:本告訴人的“電塔被告”是『建商-何俊揚』早已是經「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 號不起訴處分、93年度上聲議字第1330 號駁回再議、93年度聲判第78號駁回聲請」。公然眾目睽睽地「棄置」要承辦的【明確犯罪、證據、弊案說明】,不聽陳述內容,為能輕鬆不作為的「簽結行為」栽贓、解套。【法律畢竟是講求證據的】。

 

「蘇維達」用偽證、偽公文,偷交「聲判」法官,完美犯罪“ 如願 ”混搖視聽,作弄了全「北檢」至今。

 

「聲判全文」絕非僅會寫「一頁、二句」荒謬「14m2偽說詞」「看到二根舊樁」,就稱: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並無遷移,「不起訴處分」之「蘇維達」傑作。

「蘇維達」勾結團訴律師「陳凱聲」作案,抄其擬的稿,(偽公文偷遞給聲判,轟轟烈烈製造出六大頁「聲判全文」)這並不是「告訴人」所能控制的「勾結、犯罪行為」。

「蘇維達」的48頁不起訴處分書,(除僅一頁的偽說詞及名冊外)更是轟轟烈烈一字不漏大抄別團「高院判」,其承辦的「電塔訴求」又與現金大弊案的被告、內容毫無關,結果是「蘇維達」完全未查證「台電」,就可寫出可笑的「14m2偽說詞」,被「高檢」令再分案查辦,「蘇維達」用“未查證”「偽公文、偽證」先行不起訴,基本上就是【不合行政程序、無效的『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

 

「蘇維達」團訴律師「陳凱聲」勾結,「聲判」結束當下「事務所」→搬到汐止「東帝士大樓」至今。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