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蘇維達』的勾結犯罪行為,『因犯罪事蹟龐大,完整專篇陳列。』

▲▲▲▲▲▲▲▲▲▲▲▲▲▲▲▲▲▲▲▲▲▲▲▲▲▲▲▲▲▲▲▲▲▲▲▲▲▲▲▲▲▲▲▲▲▲▲▲▲▲▲▲▲▲▲▲▲▲▲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陳韻如」枉用【過十年時效】幫助犯罪的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蘇維達」,才是案件真正的「訴求主旨」,「陳韻如」是「蘇維達」奉93年度上聲議字第1330 號令「主動」分出給「陳韻如」的案件,「蘇維達」用“未查證”「偽公文、偽證」先行不起訴,基本上就是【不合行政程序、無效的『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

 

▲▲▲▲▲▲▲▲▲▲▲▲▲▲▲▲▲▲▲▲▲▲▲▲▲▲▲▲▲▲▲▲▲▲▲▲▲▲▲▲▲▲▲▲▲▲▲▲▲▲▲▲▲▲▲▲▲▲▲

 

「93年聲判第78號」內文:「偽證-廖國智」稱「舊塔」在山頂尖「最上層」,改建升高需下挖100公分增加「新塔」平面地“面積”。

等於告知』:

75年「舊塔」≠(不存在)「新塔」面積】是“基本常識”。..............「聲判內文」寫著:【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75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 公司之「76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 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聲判駁回』內文寫著:『偽證、偽公文』相互矛盾、偽造說詞。

 

『蘇維達』的不起訴處分書,也只寫一頁二句錯誤說詞。

「新塔」內「尚見:二舊塔基樁」證明『新、舊塔原地升高』,根本就是『基本常識』的『錯誤說詞』,『14m2緊鄰舊塔』說是「舊塔」下挖100公分後,「新塔」所新增的面積,更是天馬行空的妄言。

『蘇維達』更是將不起訴處分書膨脹到48頁,狂抄他團訴求不同的『高院判』,僅更改其中「公訴意旨」字句變更為本案團訴律師的「告訴意旨」字句,本案團訴律師『陳凱聲』拒提「聲請再議」,證明相互勾結演戲給不知情的團訴(共繳了100萬)成員看。

 

 

依刑事訴訟法260條:【新事實、新事證】
(民國94年)調出航照圖鐵證:「達觀鎮社區內」的「新塔」,與(民國75年)「達觀鎮社區外低下處」的「舊塔」改建升高工程。…… 鐵證告知:       “新塔、舊塔”:位在(二不同)山頭 。    ►(間隔)天然地形      “大斷層”

 

▲▲▲▲▲▲▲▲▲▲▲▲▲▲▲▲▲▲▲▲▲▲▲▲▲▲▲▲▲▲▲▲▲▲▲▲▲▲▲▲▲▲▲▲▲▲▲▲▲▲▲▲▲▲▲▲▲▲▲

 

告訴人「絕不會是閒著沒事,笨到去告建商的人」,本案也「從未告過建商」,本案「告建商訴求」這是團訴律師「陳凱聲」的職責,告訴人只是對「貪贓枉法、勾結、受賄、圖利」的『公職人員』不恥、絕不認同、深惡痛絕。一再說明不要將「蘇維達」與「陳凱聲」【勾結、相互篡謀、所製造出的“聲判”說詞】張冠李戴,栽贓到本「告訴人」這裡,在「蘇維達」的庭上,從頭到尾就只有一個訴求,【二根舊塔基樁是「預埋造假」,台電「廖國智做偽證」,「葉雲堯發偽圖」,「舊塔」是由其它處遷來】。根本沒有興趣瞭解「電塔興建」過程、也從未質疑過「電塔興建」與告訴人何干。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蘇維達」與「達觀鎮社區」交屋後,成立的300人團訴,主打「公設與地質」訴求之「陳凱聲」律師的“勾結”行為與本「告訴人」之「電塔是他處遷到社區上」之單一『台電電塔訴求』根本無關,『達觀鎮.tw』有詳盡證據說明,【屍位素餐】的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們,一再枉法的改稱:本告訴人的“電塔被告”是『建商-何俊揚』早已是經「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 號不起訴處分、93年度上聲議字第1330 號駁回再議、93年度聲判第78號駁回聲請」。公然眾目睽睽地「棄置」要承辦的【明確犯罪、證據、弊案說明】,不聽陳述內容,為能輕鬆不作為的「簽結行為」栽贓、解套。【法律畢竟是講求證據的】。

 

 

(一):錯誤的〝92調偵字第677號〞不起訴處分書。


            【現場尚見二舊塔基樁】,新塔內“不可能尚見”二樁,是『基本常識』。
            ►►【14m2】“絕非”新塔下挖後「新增」的面積,新塔15.5*15.6舊塔10*10。

►【「蘇維達」僅承辦「新塔、舊塔:原地升高」議題】。為何要「勾結、犯罪」將未碰過的訴求,膨脹到「48頁不起訴處分書」? 
       沒碰過寫不出半個字,僅更改“公訴意旨告訴意旨”字句,一字不漏「照抄」前另個團體被『高院判駁回』全文。
       (執法官員任意結案,仍須回答這是否犯罪行為?)
 
►【「檢察官」犯罪並沒有“狡辯特權”】。

      「蘇維達」會稱因庭上從未吭聲的團訴律師「陳凱聲」有遞“公設訴狀”,「蘇維達」沒承辦過,「不知怎麼裁定」才照抄。
        這就是“狡辯”,因為「陳凱聲」所遞的“公設訴狀”內容,與前團體已起訴“內容完全不同”,「蘇維達」“枉法狂抄”什麼?
     ►►►「陳凱聲」又為何稱:『案件已全部結束了。』明知文不對題「狂抄高院判」,【拒提“聲請再議”證明相互唱和、勾結。】

 

(二):「93年上聲議字第1330號」錯誤駁回。


  「上聲議」因「蘇維達」現場會勘「看到」二根,似“有查證”才誤駁。
 ►►「上聲議」令「蘇維達」偽公文“再分案”=【  不起訴」 “不合程序”】。

 

(三):「93年聲判第78號」錯誤駁回。


 「蘇維達」知道『偽公文』,不敢寫在『不起訴書』。僅遞(書面審核) 『聲判』,讓不知情法官,見『台電偽公文』, 
 ►►► 出『錯誤駁回』依據。因為是(書面審核)致判文總結以:【綜上證人證述、台電公文,確認電塔並無遷移。】

 

 

 

『蘇維達』的「不起訴」僅寫:「新塔」內「尚見:二舊塔基樁」證明『新、舊塔原地升高』,根本就是『基本常識』的『錯誤說詞』「新塔」開挖豈能保留「二舊塔」基樁?【身為廉政官、檢察官們,「素質」有待加強。(一大群簇擁力挺的數百位北檢檢察官們)】 

 

 

 

因查證「達觀鎮社區」〝電塔〞勾結、詐欺、違建。 【94年調出〝航照圖〞】真相大白。
 檢附之證據、附件:【更多“完整證據”放在「達觀鎮.tw」網站。】

92年調偵字第677號,『蘇維達』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僅寫“一頁”二件事。(一)75年至今:舊、新塔同地號=76之40、41 
同面積=42+186=228「偽造」。(二)舊、新塔「原地升高」14m2緊鄰舊塔=新塔「新增」面積「皆偽造」。

 

 

 

「新店地政事務所」將〝地籍圖套繪地形〞時,往社區內移,目地是想把「侵入」架到社區的新塔移出社區範圍,
【偽造新、舊塔是75年同位置】,偽造是「新店區公所」的地,偽稱是合法的。

於是擠縮掉的三角面積,就架高直立,由【丘側變出三角形面積】,所以平面圖的三角形頂端角:『設計的14m2』
【筆直、豎立在架高之山丘最頂端】「明確犯罪、事實證據」就在眼前。             

 

 

勾結的〝北檢〞【蘇維達】檢察官:

只要不是智障,都立刻知道〝北檢〞【蘇維達】檢察官勾結團訴律師【陳凱聲】,用【偽造文書】包庇吃掉龐大弊案,讓十多年來官商勾結的公職員們,官照升、俸照領、快樂逍遙法外,造成國家司法弊端,造成國家級大損失,就因為〝北檢〞檢察官【蘇維達】犯罪,北檢的檢察官們就要護航包庇,這是可恥【犯罪行為】,十多年來已100~200檢察官們【包庇、簽結】不理。知法犯法,更是【國恥】。

 

被  告:

蘇維達

林務局農林航空測量所〝正射影像圖、航照圖套繪地籍圖,達觀鎮社區【新、舊塔】間隔【斷層】。 偽圖畫著在同山頂

1:稱14m2緊鄰舊塔,是新塔改建升高擴大新增的面積,需向東華開發購買分新地號,與達觀鎮現況、圖,完全無關(不符)
2達觀鎮現場只見尚有二根基樁四周開挖四根】:〝16公尺深粗壯基樁15.5*15.6新塔尚有二根小基樁〞。(不理質疑)
3僅〝1/48〞頁是蘇維達經手承辦唯一訴求〝新塔是遷移的〞,蘇維達〝抄高院判〞,更改〝團訴律師陳凱聲〝告訴意旨〞。
4:新塔(15.5*15.6=242m2)舊塔(10*10=100 m2),因場勘不敢將(同地號、同面積)偽公文寫在不起訴處分書上,職權呈聲判
5與庭上從未吭聲拿百萬團訴費【〝陳凱聲訴求不同〞拒提聲請再議〞】證明勾結。從此之後偏離正道,犯案累累,成為報載有名〝白手套〞高院判駁當下(他團陳凱聲併案),毫不避嫌將律師事務所搬至「汐止東帝士大樓」至今,不作為,兩面遊走。

 

蘇維達 」〝不起訴處分書〞僅寫【14m2、原地升高】,無從對〝偽公文〞作〝正確攻防〞。偷呈【聲判】〝誤導駁回〞。
〝剝奪駁斥申辯機會〞〝定案〞,全署一片附和聲浪,無視〝航照圖〞 新事證。〝偽造文書〞要如何【〝駁斥〞】討回法理?

資深蘇維達檢察官只辦〝達觀鎮社區〞違建〝電塔〞,狂抄他團〝高院〞判、與拿100萬團訴費未吭聲陳凱聲律師勾串,抄別團無關訴求,更改公訴告訴意旨,是為團訴律師之作為造假象,陳凱聲律師拒提『聲請再議』 〝互補、相輝映〞大〝勾結〞。

 

達觀鎮網站:蘇維達斷層崩塌填土陡坡高樓群〝達觀鎮社區〞違建〝電塔〞『48頁』中僅一頁一句『14m2』不起訴處分,其他狂抄〝高院(他團)無關判〞。將『公訴』改成『告訴』。北檢拒辦『官商勾結公職員們,官照升、俸照領,快樂逍遙法外。』

14m2證實偽造,北檢十多年來〝100以上〞檢察官們拒辦,北檢檢察長法務部部長是否應檢討?面對〝同儕包庇〞給個交代?

 

刑事訴訟法228:「檢察官因告訴告發、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 刑事訴訟法260條:航照圖、新事證 】無視?

105他5522號 (少股)溫祖德 檢察官(拒分偵字偵辦),仍大抄〝聲判 內文簽結(完全不同被告、主旨)『檢察官評鑑』為其而生 。

 

 

 

 

 

 

www.dgz.tw 詳列蘇維達勾結犯罪『48頁不起訴書,僅一頁一句『14m2』蘇維達電塔專案 所寫『唯一字句』,其餘狂抄高院無關判將『公訴意旨』竄成『告訴意旨』公然『勾結、犯罪』 『官商勾結的公職員們,官照升、俸照領,逍遙法外。』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