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觀鎮

.廉能.」是政府的 . ..核心價值 ...................貪腐.」足以摧毀 . ..政府形象 .....................................公務員.」理應...堅持廉潔...拒絕貪腐 ...................執法員.」更應...謹守法紀...查緝犯罪


 

「聲判全文」絕非僅寫「一頁、二句」荒謬「14m2說詞」以「看到二根舊樁」就稱: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之「蘇維達」「不起訴處分」之程度,所能編寫完成之「傑作」►►►「蘇維達」勾結團訴律師「陳凱聲」作案,抄其擬的稿,(偽公文偷遞給聲判→轟轟烈烈製造出六大頁「聲判全文」)這並不是「告訴人」所能控制的「二人勾結、私下→犯罪行為」。

蘇維達48頁不起訴處分書,(一頁二句偽說詞名冊外其他一字不漏大抄別團高院判」,這又與其承辦電塔訴求無關

〝偽公文〞「熱騰騰」卻被「陳韻如」以〝過十年時效〞作案,10多年來提出,檢察官們全拒辦「包庇」。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陳韻如」枉用【過十年時效】幫助犯罪的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蘇維達」,才是案件真正的「訴求主旨」,「陳韻如」是「蘇維達」奉93年度上聲議字第1330 號令「主動」分出給「陳韻如」的案件,「蘇維達」用“未查證”「偽公文、偽證」先行不起訴,基本上就是【不合行政程序、無效的『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

 

「蘇維達」自己承認了是“ 無效 ”不合辦案程序的裁定,是“ 無效之不起訴處分書 ”,結果竟然左手交右手,「陳韻如」逕自將「蘇維達」庭上才發生熱騰騰“ 最新鮮 ”的偽公文說成是「過了十年時效」,「陳韻如」漠視國法大辣辣的公然不起訴處分 「作掉案件」,公然枉法,必須給個交代。十年後「陳韻如」又再度作案說「蘇維達」已不起訴處分,聲判已駁回為由,“二度大吃案 ”。

 

是「蘇維達」自己“ 親自再 ”將「未查證」就引用「台電」說詞→偽公文,交→「陳韻如」再分案查辦。

 

★「蘇維達」矛盾且『不合程序行為的不起訴處分書』,結果「陳韻如」檢察官果然如「蘇維達」之願,公然包庇。
★將【「蘇維達」檢察官庭上剛發生的〝偽公文〞以〝過十年時效〞理由作案作掉。】10多年提出至今,檢察官們全拒辦。

 

「陳韻如」→庇「蘇維達」,將「蘇維達」庭“熱騰騰”偽公文,「過十年時效」作掉,是「犯罪」行為。

 

「蘇維達」未查→「陳韻如」→庇「蘇維達」庭偽公文「過十年時效」作掉,十年後再稱「蘇」已不起訴。

 

台電「葉雲堯」遞「蘇維達」之「偽公文」

偽公文:81/12/11竟知83年-新塔面積228m2  ? 地號「76之40、41」與「偽圖-舊塔」完全不相不符。

 

42+186=228(還缺小角)➜再+14m2。才=「正方形」。(創造的「偽地標」14m2又非→緊鄰舊塔)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蘇維達」與「達觀鎮社區」交屋後,成立的300人團訴,主打「公設與地質」訴求之「陳凱聲」律師的“勾結”行為與本「告訴人」之「電塔是他處遷到社區上」之單一『台電電塔訴求』根本無關,『達觀鎮.tw』有詳盡證據說明,【屍位素餐】的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們,一再枉法的改稱:本告訴人的“電塔被告”是『建商-何俊揚』早已是經「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 號不起訴處分、93年度上聲議字第1330 號駁回再議、93年度聲判第78號駁回聲請」。公然眾目睽睽地「棄置」要承辦的【明確犯罪、證據、弊案說明】,不聽陳述內容,為能輕鬆不作為的「簽結行為」栽贓、解套。【法律畢竟是講求證據的】。

 

「蘇維達」用偽證、偽公文,偷交「聲判」法官,完美犯罪“ 如願 ”混搖視聽,作弄了全「北檢」至今。

 

“達觀鎮社區”「舊塔改建升高」工程,為將“侵入”「新塔」移出,偽裝合法「新店區公所」土地。

於是在85年描繪「地籍圖」套繪「航照圖」時,將外圍「地形邊界線」向社區右下方「位移」,於是『擠縮掉的地籍圖上:三角面積』架高成五層樓高的「山丘」16公尺高,『擠縮掉的地籍圖上:三角面積』就「直立」起來,再由『丘側:魚目混珠』偽造、設計個『14m2』“說詞”是「新塔」之一小角,當成堆高的『山丘側面』上缺乏「標的」之認證。

 

【平面的地籍圖上,新塔一小角『14m2』直立到丘頂,這是沒面積的】。(由丘側偽造變出的假象)。

官商勾結,『設計的14m2』,為將新塔移出社區,正符合【地籍圖線套位時,向右下方移位】,擠縮掉的面積,「直立」到山丘頂→由丘側變出「標的」位置。「 邱創煥」將受賄大豪宅先圍成不像樣區塊,拆、再說補購買、再重新圍,【配合詐欺】航照圖全都錄。

 

【聲請交付審判】 蘇維達(現場會勘)見:新塔15.5*15.6=242m2,舊塔10*10=100m2不起訴書、聲請再議,不敢寫「同地號“同面積、原地升高”偽公文字,偷遞書面審核的「聲判」定案。果真如「蘇維達」計謀,一直「爽用」至今。

『蘇維達』92/12/15庭,見到「葉雲堯」發的「台電」偽公文上寫:→→【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75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

 

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當庭就說這是『偽公文』

 

『蘇維達』92/12/15庭,見到「葉雲堯」發的「台電」偽公文上寫著:

【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75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庭上立刻說這是「偽公文」。

所以「蘇維達」的「不起訴處分書」上不敢寫,只偷遞(書面審核)不知情的聲判法官,誤導錯誤判決。
48頁「僅寫第六段」一頁才是其「承辦的電塔」,又寫「二句」荒唐字句,1~15頁→團訴名冊,庭上團訴律師「從未吭聲」。

「北檢-檢察官 」的「水準素質」?

新塔開挖→中間「土丘不動」保留二根→檢察官履勘? 分不清14m2是什麼,被「勾結者」耍,錯了要認。

 

「蘇維達」48頁不起訴處分書,(除僅一頁偽詞及名冊外)轟轟烈烈一字不漏大抄別團「高院判」。

「蘇維達」完全未查證「台電」,就可寫出可笑的「14m2偽說詞」,被「高檢」令再分案查辦,「蘇維達」用“未查證”「偽公文、偽證」先行不起訴,基本上就是【不合行政程序、無效的『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

 

「蘇維達」與團訴律師「陳凱聲」勾結,將其訴求照抄「高院判」來不起訴處分,訴求不同,竟拒提再議。

 

「蘇維達」與團訴律師「陳凱聲」勾結,將其訴求照抄「高院判」來不起訴處分,訴求不同,竟拒提再議。

 

「蘇維達」以偽公文、偽證說詞偷遞「聲判」誤導判決成功,有證據說明就請查辦。

 

「蘇維達」的「不起訴處分書」,都已證明是錯的,可以請求「北檢-檢察官」→「辦案、還個公道」嗎?

 

「蘇維達」知道同地號、同面積是『偽公文』,不敢寫在『不起訴書』僅遞(書面審核)『聲判』,讓不知情法官見『台電偽公文』,

►►無疑慮做為『錯誤駁回』依據。因為是(書面審核)致「判文」總結是以:【綜上證人證述、台電公文,確認電塔並無遷移。】

 

「蘇維達」『偽公文、偽圖、偽證』偷遞(書面審核)的『聲判』誤導駁回,成功耍弄「北檢」力挺至今。

 

「93年聲判第78號」內文:「偽證-廖國智」稱「舊塔」在山頂尖「最上層」,改建升高需下挖100公分增加「新塔」平面地“面積”。

✔✔✔等於告知:
✔✔✔【75年「舊塔」≠(不存在)「新塔」面積】是“基本常識”。..............「聲判內文」寫著:【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75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聲判駁回』內文寫著:『偽證、偽公文』相互矛盾、偽造說詞。

 

✔✔✔『蘇維達』的不起訴處分書,也只寫「一頁、二句」錯誤說詞。

「新塔」內「尚見:二舊塔基樁」證明『新、舊塔原地升高』,根本就是『基本常識』的『錯誤說詞』,『14m2緊鄰舊塔』說是「舊塔」下挖100公分後,「新塔」所新增的面積,更是天馬行空的妄言。

『蘇維達』更是將不起訴處分書膨脹到48頁,狂抄他團訴求不同的『高院判』,僅更改其中「公訴意旨」字句變更為本案團訴律師的「告訴意旨」字句,本案團訴律師『陳凱聲』拒提「聲請再議」,證明相互勾結演戲給不知情的團訴(共繳了100萬)成員看。

 

「蘇維達」偽公文偷遞→聲判,成功做掉「勾結犯罪」案子,耍弄全「北檢」盲目力挺「聲譽毀損」至今。


因查證「達觀鎮社區」〝電塔〞勾結、詐欺、違建。★【94年調出〝航照圖〞】真相大白,檢附證據,提告「官商勾結-公職人員」。

92年調偵677號『蘇維達-不起訴』僅寫二件事。(一):新塔內看到二樁,證明原地升高。(二):14m2緊鄰舊塔=新塔「新增」面積。『蘇維達』與團訴律師「陳凱聲」製造「聲判」內文。「偽公文」:75年至今,新、舊塔同地號=76之40、41「同面積」原地升高。

 

新店地政事務所 →「地籍圖線」移位「標的14m2」何來?台電偽圖:「新塔」後方「斷層」、非「層層坡」;「舊塔」在「斜坡」?千真萬確「台電」偽公文偽圖,舊塔居然畫在高差200公分的斜面上,還真把知識份子當智障唬?沒知識也要有常識,鐵證就是鐵證。

 

北檢-「蘇維達」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新塔一角14m2緊鄰舊塔、新舊塔「原地升高」➜大錯吧。

 

100%【達觀鎮社區】外的舊電塔,台電公司派員作偽證稱:新電塔內埋的二根舊塔樁,【75年】時就在那裏了,為了建新塔,四周要挖16公尺深(五層樓高度)的粗大基樁,這二根舊塔基樁所在的【山丘分毫都沒變過】,因為新塔面積大,所以土丘頂要向下挖100公分(一個等高線),增加平面地,所以【二根舊塔樁的2/3處】,才有【模板的痕跡】露出來,《好笑吧?》。

 

偽證稱:「新塔」內「二舊塔樁」,2/3處原先在土裡,為增「新塔」平面地「下挖」,舊塔墩才露出。

 

「新塔」面積「加大」,所以“ 土丘頂 ”要「 向下挖100公分 」(一個等高線)增加平面地,→→→ 所以【 二根舊塔樁的2/3處 】,才會→模板的痕跡露出來,→ 強調 二基樁 原封未動過 ,→「新塔粗大基樁如何建出

 

「台電-葉雲堯」超不專業「偽公文、偽圖」→將「舊塔」畫在「高差200公分」斜坡,貽笑大方。

 

太高估抬愛「蘇維達」檢察官的【92年度調偵字第677號「48頁」不起訴處分書】→【全篇大勾結犯罪】

 

『蘇維達』92/12/15庭,見到「葉雲堯」發的「台電」偽公文上寫著:

→→【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

→→證人「廖國智」稱:「新塔」內“尚見”的「二舊塔樁」,2/3處原先在土裡,為增「新塔」平面地被整平挖低,舊塔墩才會露出。

 

「蘇維達」用“偽公文、偽證”偷遞「聲判」,成功作掉「勾結犯罪」的案子。

「台電」自己畫的「偽圖」及「現場」就是舊塔10*10,新塔15.5*15.6,「偽公文」竟然敢寫出【自75年起至今承租的面積地號一模一樣,“從未變過”的原地升高】,因為►►►「台電」「 偽證」又稱【75年間的舊塔位在上層,還未向下開挖】►►►【哪裡會承租年改建下挖的「新塔」平面地?】➜➜➜「信口胡言,自相矛盾」。

 

75年間的舊塔「位在上層」,還未下挖,哪裡會承租「83年改建下挖」的「新塔」平面地?腦殘?

 

「台電」偽公文、偽圖,舊塔居然畫在「高差200」公分的斜面上,沒知識也要有常識,就是犯罪鐵證。

因查證「達觀鎮社區」〝電塔〞勾結、詐欺、違建。★【94年調出〝航照圖〞】真相大白,檢附證據,提告「官商勾結-公職人員」。

92年調偵677號『蘇維達-不起訴』僅寫二件事。(一):新塔內看到二樁,證明原地升高。(二):14m2緊鄰舊塔=新塔「新增」面積。『蘇維達』與團訴律師「陳凱聲」製造「聲判→偽公文」。→稱75年至今,新、舊塔同地號=76之40、41「同面積」原地升高。

 

新店地政事務所 →「地籍圖線」移位「標的14m2」何來?台電偽圖:「新塔」後方「斷層」、非「層層坡」;「舊塔」在「斜坡」?

 

「蘇維達」用“偽公文、偽證”偷遞「聲判」,成功作掉「勾結犯罪」的案子。

 

不要太高估、抬愛「蘇維達」檢察官的【92年度調偵字第 677號不起訴處分書】,「蘇維達」也絕對不是廉政署拒辦案件的大藉口。

所以再次將來龍去脈說一個清楚。.......也請不要再讓我等超極級「鄙視、痛罵」好嗎?附上給「北檢」的文同時也是給[廉政署]的。

 

敬告北檢檢察長「邢泰釗」:再次率領「仁股-林黛利」檢察官【高估、抬愛:勾結犯罪的檢察官「蘇維達」】,完全不聽「告訴人」【達觀鎮.tw】網站鉅細彌遺地將犯罪事證、說明、指正陳列,實在有夠『昏庸、不適任』,身為公職人員,既然掌權,更需負責,需為【仗勢職位、咨意妄為】所造成的國家社會損失及「告訴人」日後【國賠求償】負責。(本文請對照參看網站上的「蘇維達」勾結犯罪篇)

太高估抬愛「蘇維達」檢察官的【92年度調偵字第 677號不起訴處分書】,轟轟烈烈【全篇大勾結犯罪】的【48頁不起訴處分書】。

「蘇維達」庭上僅只「告訴人」陳述、提告“唯一訴求”:「舊塔」位在“社區外”,「新塔」改建升高是由“社區外”遷入,「新、舊」塔絕非“現場會勘”時,看到的「新塔」內“僅只”埋了二根「舊塔」基樁就稱是【原地升高】,「蘇維達」僅只辦了這一個單純的「電塔」議題,因此「蘇維達」的【92年度調偵字第 677號不起訴處分書】,僅寫了「電塔」相關簡短的【二句話】:

►►►【現場尚見二舊塔基樁】,經過大開挖後的「新塔」內絕,不可能尚見「二舊樁」,這絕對是『基本常識』。 
►►►【14m2】“絕非”「為增加新塔平面地」下挖100公分後,「緊鄰舊塔」所新增的面積,若「舊塔」原本在土丘上層,下挖100公分所新增的「新塔」面積,絕對不會是現在「新塔」的一個【小三角面積14m2】,這是『基本常識』。

上面二個說詞,是不經大腦思考,「蘇維達」就藉詞說有看到「台電」偷懶的僅只“埋了二根”舊基樁,加上「台電」派出的偽證「廖國智」稱:「舊塔」原本在「土丘上層」,向下鏟平100公分的平面地,因此[舊塔樁]才露出2/3痕跡。所以裁定『原地升高』的【92年度調偵字第 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

太荒唐可笑了,僅只見到“二根”就疑點重重了,加上台電「葉雲堯」呈上的“偽圖”:「舊塔」是位在高差“200公分的斜面”上,【假的太離譜】,「蘇維達」最後一次庭上見到「台電」100%偽公文,當庭立刻提出。→→【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是『錯誤』的,事偽公文。

 

 

台電自己畫的「偽圖」及「現場」就是舊塔10*10,新塔15.5*15.6,「偽公文」竟然敢寫出【自75年起至今承租的面積地號一模一樣,“從未變過”的原地升高】,實在假的有夠「愚昧、白癡、太離譜」,因為►►►【75年間的舊塔位在上層,還未向下開挖】►►►【哪裡會承租83年改建下挖的「新塔」平面地?】積極追加「台電」的【偽證、偽公文】為被告,結果「蘇維達」視而不理,是用被強烈質疑的【預埋的二基樁、偽證、偽公文】而做出【92年度調偵字第 677號不起訴處分書】。

提出「聲請再議」時,「蘇維達」奉93年度上聲議字第1330 號令「主動」再分出給「陳韻如」檢察官再承辦被強烈質疑的【預埋的二基樁、偽證、偽公文】的案件,「蘇維達」是用“未查證”「 預埋的二基樁、偽公文、偽證」先行不起訴,基本上就是【不合行政程序、無效的『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號不起訴處分書』】。希望北檢檢察長「邢泰釗」能認清事實真相,不要目光狹隘,盲目護短,自損權威。

「蘇維達」最重要的大勾結證據才更是精彩,明明未碰過的以「建商」為被告的【公設、地質訴求】,不懂就不能下裁示,這絕對是身為「檢察官的基本倫理法則」,結果證明「蘇維達」與300人的團訴律師「陳凱聲」雙雙與「被告方」互通款曲,各自「利用職權」合作結束掉案件。

 

「蘇維達」的「不起訴書」,只寫了二句錯誤的說詞,要求北檢執法人員「正視犯罪」速速查案為盼。

(一):錯誤的〝92調偵字第677號〞不起訴處分書。


✖✖✖【現場尚見二舊塔基樁】,新塔內“不可能尚見”二樁,是『基本常識』。
►►►【14m2】“絕非”新塔下挖後「新增」的面積,新塔15.5*15.6舊塔10*10。

►【「蘇維達」僅承辦「新塔、舊塔:原地升高」議題】。為何要「勾結、犯罪」將未碰過的訴求,膨脹到「48頁不起訴處分書」?沒碰過寫不出半個字,僅更改“公訴意旨告訴意旨”字句,一字不漏「照抄」前另個團體被『高院判駁回』全文。
   ……(執法官員任意結案,仍須回答這是否犯罪行為?)
►【「檢察官」犯罪並沒有“狡辯特權”】。

「蘇維達」會稱因庭上從未吭聲的團訴律師「陳凱聲」有遞“公設訴狀”,「蘇維達」沒承辦過,「不知怎麼裁定」才照抄。
✖✖✖這就是“狡辯”,因為「陳凱聲」所遞的“公設訴狀”內容,與前團體已起訴“內容完全不同”,「蘇維達」“枉法狂抄”什麼?
     ►►►「陳凱聲」又為何稱:『案件已全部結束了。』明知文不對題「狂抄高院判」【拒提“聲請再議”…證明相互唱和、勾結。】

 

(二):「93年上聲議字第1330號」錯誤駁回。


✖✖✖「上聲議」因「蘇維達」現場會勘「看到」二根,似“有查證”才誤駁。
►►►「上聲議」令「蘇維達」偽公文“再分案”=【「不起訴」 “不合程序”】。

 

(三):「93年聲判第78號」錯誤駁回。


被  告:

蘇維達:

林務局農林航空測量所〝正射影像圖、航照圖〞套繪地籍圖,達觀鎮社區【新、舊塔】間隔著【斷層】。偽圖畫著在同山頂。

1:稱14m2緊鄰舊塔,是新塔改建升高擴大新增的面積,需向「東華開發」購買分新地號,與達觀鎮現況、偽圖,完全無關(不符)。
2:達觀鎮現場只見〝尚有二根基樁〞【四周開挖四根】:〝16公尺深粗壯尚有二根小基樁〞。(不理質疑)
3:僅〝1/48〞頁是蘇維達經手承辦唯一訴求〝新塔是遷移的〞,蘇維達〝抄高院判〞,更改〝團訴律師陳凱聲〝告訴意旨〞。
4:新塔(15.5*15.6=242m2、舊塔(10*10=100 m2),因場勘不敢將同地號、同面積偽公文寫在不起訴處分書上,職權呈〝聲判〞 5:與庭上從未吭聲拿百萬團訴費【〝陳凱聲訴求不同〞拒提聲請再議〞】證明勾結。從此之後偏離正道,犯案累累,成為報載有名〝白手套〞。高院判駁當下(他團陳凱聲併案),毫不避嫌將律師事務所搬至「汐止東帝士大樓」至今,不作為,兩面遊走。

 

蘇維達 」〝不起訴處分書〞僅寫【14m2、原地升高】,無從對〝偽公文〞作〝正確攻防〞。偷呈新事證。〝偽造文書〞要如何【〝駁斥〞】討回法理?

資深蘇維達檢察官只辦〝達觀鎮社區〞違建〝電塔〞,狂抄他團〝高院〞判、與拿100萬團訴費未吭聲陳凱聲律師勾串,抄別團無關訴求,更改公訴告訴意旨,是為團訴律師之作為造假象,陳凱聲律師拒提『聲請再議』 〝互補、相輝映〞大〝勾結〞。

 

達觀鎮網站:蘇維達斷層崩塌填土陡坡高樓群〝達觀鎮社區〞違建〝電塔〞『48頁』中僅一頁一句『14m2』不起訴處分,其他狂抄〝高院(他團)無關判〞。將『公訴』改成『告訴』。北檢拒辦『官商勾結公職員們,官照升、俸照領,快樂逍遙法外。』

14m2證實偽造,北檢十多年來〝100以上〞檢察官們拒辦,北檢檢察長法務部部長是否應檢討?面對〝同儕包庇〞給個交代?

 

 

 

「蘇維達」勾結製作的「不起訴處分書」:新塔一角14m2,是緊鄰舊塔、新舊塔“原地升高”所新增面積,全部胡扯,證明勾結犯罪。(一):20多年台電高壓電塔:違建、偽造、侵占。 (二):新店區公所:侵占社區領土。(三):新店地政事務所:套地籍圖時移位詐欺。 78年航照圖很明確告知:【舊塔位在社區外】,85年航照圖:【新塔架入社區內】。

 

「蘇維達」勾結「大詐欺」寫上「14m2」是緊鄰「舊塔」、「新塔」下挖「新增的平面地」確實犯罪。

 

「偽公文」說:75年至今,新舊塔承租面積均未改變,說「75年」就知→新塔面積,要求「北檢」辦案。

 

勾結的〝北檢〞【蘇維達】檢察官:

〝北檢〞【蘇維達】檢察官勾結團訴律師【陳凱聲】,用【偽造文書】包庇吃掉龐大弊案,讓十多年來官商勾結的公職員們,官照升、俸照領、快樂逍遙法外,造成國家司法弊端,造成國家級大損失,就因為〝北檢〞檢察官【蘇維達】犯罪,北檢的檢察官們就要護航包庇,這是可恥【犯罪行為】,十多年來已100~200檢察官們【包庇、簽結】不理。

 

✔✔✔『蘇維達』的不起訴處分書,也只寫「一頁、二句」錯誤說詞。

「新塔」內「尚見:二舊塔基樁」證明『新、舊塔原地升高』,根本就是『基本常識』的『錯誤說詞』,『14m2緊鄰舊塔』說是「舊塔」下挖100公分後,「新塔」所新增的面積,更是天馬行空的妄言。『蘇維達』更是將不起訴處分書膨脹到48葉,狂抄他團訴求不同的『高院判』,僅更改其中「公訴意旨」字句變更為本案團訴律師的「告訴意旨」字句,本案團訴律師『陳凱聲』拒提「聲請再議」,證明相互勾結演戲給不知情的團訴(共繳了100萬)成員看。

 

究竟要「說明多少次」?不甩「法務部」的「北檢-檢察官」要如何才肯辦案?公開「包庇」都不怕的。

 

►【「蘇維達」僅承辦「新塔、舊塔:原地升高」議題】。

「蘇維達」的48頁不起訴處分書,(除僅一頁的偽說詞及名冊外)更是轟轟烈烈一字不漏大抄別團「公設」議題「高院判」,這又與其承辦的「電塔訴求」無關。

因是書面審核,被偷遞的「聲判全文」洋洋灑灑,絕非僅會寫「一頁、二句」荒謬「14m2偽說詞」「看到二根舊樁」,就稱: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並無遷移,「不起訴處分」之「蘇維達」所能製造出的「傑作」。

 

「蘇維達」勾結「陳凱聲」作案,抄其擬的稿,(偽公文偷遞給聲判,製造出六大頁「聲判全文」)

這並不是「告訴人」所能控制的「勾結、犯罪行為」,「少股-溫祖德」竟然全面、抄、除了電塔訴求外(十多年前電塔違建,已有航照圖、81年現場拍攝鐵證、及無數證據一一在網站上,是以「新事實新事證提出」)新增了「新店區公所」、「新店地政事務所」當事枉法公職員、利用勾結受賄圖利大豪宅「配合地籍圖線位移」詐欺的大貪官「邱創煥」,「少股-溫祖德」枉法亂抄、不作為簽結。

 

「蘇維達」92/112/15,最後一庭上,看到「台電」提出的「公文」→→【自75年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影本5份(年間之租賃契約書即明載台電公司之「76之40、41」號土地面積各為42、186平方公尺,迄至92年間之租賃契約書記載台電公司承租之上開土地面積均未改變)】』當庭就說這是『偽公文』、是『錯誤』的。

 

蘇維達(現場會勘)新塔15.5*15.6=242m2,舊塔10*10=100m2不起訴書、聲請再議,不敢寫「同地號、同面積」原地升高。

 

只敢偷遞(書面審核)的「聲判」來定案,無法駁斥。果真如「蘇維達」計謀,一直爽用至今。

 

「「聲判全文」絕非僅會寫「一頁、二句」荒謬「14m2偽說詞」「看到二根舊樁」,就稱:證明「新、舊塔」是「原地升高」並無遷移,「不起訴處分」之「蘇維達」傑作。

「蘇維達」勾結團訴律師「陳凱聲」作案,抄其擬的稿,(偽公文偷遞給聲判,轟轟烈烈製造出六大頁「聲判全文」)這並不是「告訴人」所能控制的「勾結、犯罪行為」。

「蘇維達」的48頁不起訴處分書,(除僅一頁的偽說詞及名冊外)更是轟轟烈烈一字不漏大抄別團「高院判」,其承辦的「電塔訴求」又與現金大弊案的被告、內容毫無關,結果是「蘇維達」完全未查證「台電」,就可寫出可笑的「14m2偽說詞」,被「高檢」令再分案查辦,「蘇維達」用“未查證”「偽公文、偽證」先行不起訴,基本上就是【不合行政程序、無效的『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 號不起訴處分書』】。

 

完整「聲判」全文,逐段逐句用事實證據駁斥,此內文是「照抄勾結律師」的稿,絕非「蘇維達」能寫。

 

告訴人「絕不會是閒著沒事,笨到去告建商的人」,本案也「從未告過建商」,本案「告建商訴求」這是團訴律師「陳凱聲」的職責,告訴人只是對「貪贓枉法、勾結、受賄、圖利」的『公職人員』不恥、絕不認同、深惡痛絕。一再說明不要將「蘇維達」與「陳凱聲」【勾結、相互篡謀、所製造出的“聲判”說詞】張冠李戴,栽贓到本「告訴人」這裡,在「蘇維達」的庭上,從頭到尾就只有一個訴求,【二根舊塔基樁是「預埋造假」,台電「廖國智做偽證」,「葉雲堯發偽圖」,「舊塔」是由其它處遷來】。根本沒有興趣瞭解「電塔興建」過程、也從未質疑過「電塔興建」與告訴人何干。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蘇維達」與「達觀鎮社區」交屋後,成立的300人團訴,主打「公設與地質」訴求之「陳凱聲」律師的“勾結”行為與本「告訴人」之「電塔是他處遷到社區上」之單一『台電電塔訴求』根本無關,『達觀鎮.tw』有詳盡證據說明,【屍位素餐】的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們,一再枉法的改稱:本告訴人的“電塔被告”是『建商-何俊揚』早已是經「蘇維達92年度調偵字第677 號不起訴處分、93年度上聲議字第1330 號駁回再議、93年度聲判第78號駁回聲請」。公然眾目睽睽地「棄置」要承辦的【明確犯罪、證據、弊案說明】,不聽陳述內容,為能輕鬆不作為的「簽結行為」栽贓、解套。【法律畢竟是講求證據的】。

 

 

回頁首